Friday, April 10, 2015

GoGo霸權無懼競爭?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GoGo霸權無懼競爭?

2015年04月10日

香港人喜歡鋤強扶弱。無論是「地產霸權」、「超市霸權」甚至「管理費霸權」都是除之而後快。最近一個上報的「霸權」例子是GoGoVan。欄友徐家健和曾國平前兩日分別提到有客貨車司機抗議「GoGo霸權大過天,司機苦況無人知」。司機們認為很多同行漸依賴GoGoVan接單,擔心變成客貨車霸權的GoGoVan賺到盡,在壟斷市場後隨即壓價搶客,嚴重影響全職自僱客貨車司機收入。徐家健提到要賺到盡,初期壓價以本傷人,在獲得霸權後大幅加價賺取暴利才是需要留意的掠奪性定價(predatory pricing)。相反,要壓價搶客的霸權其實不要也罷。

要壓價搶客的霸權其實冇乜肉食,同時可能代表它所面對的競爭不少。GoGoVan與其他IT界Startup一樣依靠「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很多人投訴微軟的辦公室軟件諸般不是,但因同事上司都用而不轉用其他替代品;朋友認為WhatsApp與其他短訊工具分別不大,但大部分親朋戚友都用,故不會考慮轉用其他;同樣GoGoVan與其他電召貨Van的應用程式可能在功能上分別不大,但用家會因GoGoVan的車隊遠為龐大而選用GoGoVan。

理論上,依靠「網絡效應」的產品較易取得較高市佔率,從而取得「霸權」。但這些「霸權」其實孰好孰壞呢?有研究曾指,在微軟的辦公室軟件未曾取得「霸權」前的1980年代,市場上辦公室軟件平均價錢一直有升冇跌,但當微軟在90年代初取得「霸權」後,其價格卻一直下降。WhatsApp全球用戶已達7億人,但當它開始收取1美元年費時卻遇到不少阻力和競爭對手(如WeChat)的狙擊。GoGoVan的「的士版」Uber亦面對不少競爭。這學期我教授名為「資訊科技及經濟」的科目,學生需分組寫一份簡短研究報告作為功課之一,有幾位學生以Uber為研究題材。他們發現Uber在「壟斷」美國市場同時,其所面對的競爭仍不斷,另發現Uber市佔率雖十分高,但由於ridesharing的市場仍在發展,其他競爭者如Lyft仍可吸引較業餘、對收入要求不太高的司機加入其網路。這對Uber其實仍有一定的競爭壓力。

香港的公平競爭法快要正式實施,但坊間對競爭法相關經濟知識似乎仍是一知半解。很多人認為只要一間企業被冠以「霸權」之名,它所行的必定是壓榨消費者等不公義之事,政府(或競委會)便必須介入,但其實很多時「霸權」之形成是市場「物競天擇」之自然結果。微軟如是,WhatsApp如是,GoGoVan也如是。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