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9, 2015

籌旗新經濟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籌旗新經濟
2015年05月29日

朋友社企有難,江湖救急。昔日江湖,今天互聯網。救急者,籌旗也。互聯網加籌旗,真係有得諗?

事源係,朋友創辦無障礙的士服務「鑽的」方便要坐輪椅乘客,實屬可嘉。經營一段日子後,最近以《需要支持更換舊車》為主題網上眾籌(crowdfunding),不幸前幾天其中一輛鑽的遇上交通意外要提早退役,眾籌更刻不容緩。朋友是斯文人,未必同意我用「籌旗」二字。但我相信朋友同意「眾籌」在港未成氣候,普遍市民仍存不少誤解。朋友的朋友左問一句「為何要籌款支持做生意?」,右答一句「做生意不應向公眾籌款」,反映誤解甚深。籌旗好,眾籌也好,我希望用大家容易產生共鳴方式解釋crowdfunding點解有得諗。

網上籌旗,大致上可分為股權式(equity-based)或非股權式(non-equity-based)兩種。以發行新股網上籌旗,在美國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法案下是合法的,在香港證監眼中卻是非法集資。香港「鑽的」網上眾籌,是非股權式那種。出資的,不會換來任何股權,只會按出資金額得到「鑽的」代用券等紀念品。再跟大家分享一個非股權式網上籌旗例子。美國一位同事16歲兒子,在kickstarter.com這樣介紹他的大計:I’m just a high school student trying to make my way in the big world of computer coding, so when I saw the Fibonacci clock on here(註), it was pretty disappointing that it was so expensive. However, I really wanted one, so I programmed my own. I started from scratch, and ended up with fibclock.com. I’d like to make it into an app, so everyone can have it right in their pockets, but I need the money to pay for it to be in the app store. I thought of a sort of fund raiser for my idea by making these T-shirts and bumper stickers, and I’m just hoping for the best!

喜歡數學的宅男朋友,都知道「斐波那契數列」(Fibonacci Sequence:1, 1, 2, 3, 5, 8, 13,……)大有來頭。加拿大一位仁兄以這數列為有品味宅男設計一個「斐波那契鐘」,只要出資135加元便可預先認購這個宅男鐘。同事的兒子喜歡數學,但嫌宅男鐘太貴,於是他希望將這概念寫成app公諸同好。但把app放上app store要幾百美元成本,於是他先以印有「斐波那契鐘」的T-shirt作贈品網上籌旗。執筆時,那位加拿大仁兄已為「斐波那契鐘」超額籌集逾16萬加元,同事兒子亦為他的app版「斐波那契鐘」籌近300美元。

俗語「籌旗」,為的不是大棚福利就是出於義氣。互聯網拉近人與人之間距離,亦有望降低集資資訊成本。經濟學者研究發現,成功的網上籌旗多先由親友支持做起個勢,之後其他網友見籌旗項目真係有得諗便紛出資。從香港愛心「鑽的」到美加宅男至愛「斐波那契鐘」,籌款都是你情我願的事。問為何要自願籌款支持做生意?不如先諗為何要被迫交稅支持政府亂使錢?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hursday, May 28, 2015

過分著重四大支柱是競爭力下降的主因?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過分著重四大支柱是競爭力下降的主因?
2015年05月28日

中國社會科學院早前發表了全國城市競爭力的排名,當中最矚目的,當然是多年獨佔鰲頭的香港,終於被深圳超越。

很多人對此結果感到十分驚訝。我向來對這種競爭力的排名玩意不太上心,因為這類排名,通常是建基於各項相關指數的分數相加,或取其平均而成。當中涉及有不少技術性問題要處理,處理不當,結果與現實可以是兩回事。

有一些指數如幸福感指數,似乎沒有甚麼客觀的標準可作依據,要作城市之間的比較更是困難。另外,不同指數在總體綜合競爭力上的比重(即加權,weighting)應該為何,亦很難有客觀的標準,但這卻對排名有決定性的影響。

該分報告談到香港時指,其「過於著重貿易、金融、航運、旅遊及專業服務,城市發展格局無變」,以及「對新興但有潛力的產業關注不足,長遠缺乏新型產業」。

的確,香港的四大支柱產業(即貿易及物流、金融服務、專業及工商服務和旅遊業)對香港經濟的重要性頗高。以2011年為例,四大支柱產業便佔了香港GDP接近六成。

一個地方的經濟集中在幾大支柱產業是壞事嗎?這問題的答案涉及貿易帶來的好處。其實國與國、公司與公司、甚或至人與人之間的貿易,其實都是大同小異。無論是國家、公司還是個人,都會有比較優勝之處。

例如個人有各自有擅長的技能,各國有不同的地理優勢, 同時個人亦有學極都唔識的技能,而各國的地理優勢也非絕對,例如有些國家有上佳的樹林,但卻沒有良好的港口。

貿易為個人和國家提供了一個讓大家可以專注於發展自己所長,然後透過市場交易互補長短的平台。

正如我對數理分析比平常人好一點,但對做家頭細務,卻是一塌糊塗,故此我專注於做教研,以賺取薪水,再請外傭替我做家務,這反映著的是貿易帶來的好處。

即使大家的能力相同,在分工合作下,大家各自專注於其生產領域時,也可從工多藝熟當中得益,透過貿易整體產出仍會是有多無少的。

Adam Smith在《原富》(The Wealth of Nations)中,便講述造針業的工序分工之細,以及這分工合作所帶來的巨大利益,他把分工合作的好處放在整本巨著的首章,不是沒有原因的。

回頭說,競爭力報告對香港太集中於幾大支柱產業發展的批評。雖然很多本土派可能對此並不認同,但內地以及特區政府近年大力催谷的中港融合,卻似乎是不可逆轉的大趨勢。

在這大趨勢下,香港根本沒本錢不集中發展有比較優勢的幾大支柱產業。不過,報告提到香港的創新力不足,我是認同的。

香港要提升競爭力,可能要探究如何能利用金融業的優勢,來發展對創業和創新科技十分重要的風險投資市場(venture capital market)。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May 27, 2015

天氣惡劣以「衝價」解決供求問題?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天氣惡劣以「衝價」解決供求問題?

2015年05月27日

早前的紅雨警告,令我想起經濟學中的供求關係。每次剛打完風,到街市買菜都會比平時貴。貴,不是因為菜販「坐地起價」,而是因為供應減少,導致價格短暫上升。農曆新年不少茶餐廳都會加價,何解?新年是香港人的重要假期,要員工上班需要額外獎勵,亦即供應下降。至於聖誕去西餐廳比平時貴,除了因為員工難求,亦由於聖誕既是男歡女愛,亦是合家歡的時節,需求比平時大增。

如紅雨般的惡劣天氣,因工作危險,的士的供應暫時減少。的士市場特別之處,在法例規定的士不能加價。司機沒有動機開工,出現的士短缺,想截的士於是非常困難。

這個分析只對了一半。張五常教落,官方價格不能改,但競爭還是會以另一種方式進行。惡劣天氣下,不少的士司機會非法地要求加價,加幾成或固定的附加費不等,轉以「黑市價」為競爭準則。非法加價有兩個效果:唔急住出街的乘客因而打消念頭留在家中,原本不想搵命搏的司機,又因為多錢收而開工。透過非法加價,最肯付錢的乘客會有車搭,敢冒風險賺錢的司機又有生意,成交量上升。法律不容,但從經濟學的角度看,非法加價互惠互利,資源得到較有效的分配。

不過,這個非法加價的安排,有難以解決的資訊問題:乘客未必清楚打風落雨加價的「公價」是多少,司機又怕開天殺價惹上官非。截車時「打手勢」以示願意多付錢的傳統有點幫助,但雙方始終要估估下,非法加價增加生意的效果有限。

分享經濟(sharing economy)者,以資訊科技減少投閒置散,令資源運用得更徹底也。比傳統非法加價更有效率的,可能是Uber創立的「衝價」(surge pricing)機制。根據區內供求的數據(多少人叫車、多少司機在等客等等),若遇上需求特多、供應特少的情況,價格會立即上升。

做法的好處,是供求雙方都知道價格,不用靠估,解決了資訊不完全的問題。機制是新嘗試,仍有一些技術困難要解決(如「衝價」變化太快,令司機無所適從),但讓資源更有效分配的方向正確。

在香港,UberTaxi奉公守法,當然沒有「衝價」(法律問題:若果apps有俾貼士的功能,打風多打賞可是灰色地帶?)。UberBlack不受限制,據說上星期紅雨時就一度「衝價」。在風雨中送貨,貨車司機同樣搵命博,不知道香港的貨車apps有沒有引進「衝價」的功能?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May 26, 2015

回報率要幾高? 不易計但仍須計的折現賬

2015年5月26日

回報率要幾高? 不易計但仍須計的折現賬


經濟學或金融學的入門課,總會提及現值(present value)這概念:10年後的100元,以每年10%的折現率(discount rate)計算,現值是多少?這類題目簡單直接,只須記住方程式加上手執計數機,再不濟的學生都懂得作答。

書本上的練習題如此簡單,現實卻是另一回事:計算現值難,難在實際應用時,既不知道未來到底有100元還是50元,也不肯定要用10%還是5%的折現率。計算現值既是科學也是藝術,再聰明的學生都不一定答得好。

近有「三跑」遠有高鐵,加上未來兩電准許回報的調整,這些香港的重大議題都跟折現率的概念有關。事關重大,計算現值雖然難,還是要計,更要計得小心。

折現率的經濟學基礎

未來的收支要折現,源於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的概念。政府起高鐵,原本預計支出670億元公帑,而高鐵可為香港帶來若干的經濟效益。要決定高鐵是否「抵起」,就要為高鐵工程選一個合適的折現率。當年高鐵用的實質(即不計通脹)折現率為4%,是香港政府基建工程的一貫標準。計算的假設是,公帑如果不用來起高鐵,其次優(best alternative)的用途有4%回報率。以4%一算,高鐵經濟效益的現值比成本的現值要高,即高鐵的回報率超過4%,比次優的用途要吸引,高鐵於是去馬。

事後孔明,要問的是4%的折現率到底從何而來?所有工程統一用上4%是否合理?須知道風險愈高,折現率愈高。舉個例,有單生意風險極高,用低的折現率計算現值作決定,其實是搵自己笨。風險極高,何不到股票市場借孖展炒細價股,獲取極高的預期回報?既然風險相若的次優用途回報高,折現率就要增加,亦即生意的回報率要跨過更高的門檻。

當年高鐵至少有兩大風險(「一地兩檢」的困難加上政府工程超支的劣績),不能跟其他較穩陣的政府工程等量齊觀,以4%計算現值是否太樂觀?根據當年政府的高鐵報告,工程的回報率只有6%;只要折現率超過6%,工程就是蝕本生意。

以當年高鐵牽涉的風險,用上超過6%的折現率是否更恰當?大錯已鑄成,要向前看:「三跑」的「抵起」結論,同樣來自4%這個折現率。除了空域問題,「三跑」的經濟效益建基於對未來內地經濟頗為樂觀的估算,加上政府工程超支已成常態,4%又是否不夠審慎?「三跑」的預期回報到底夠唔夠高?

當政府工程遇上市場

這個4%的折現率來得有點神秘。一個透明度較高、較有程序可依的做法,是計算加權平均資金成本(weighted average cost of capital)。這個簡稱WACC的概念,是將政府部門當作私人企業看。私人企業的資產總值,等於負債(debt)加上股東權益(equity)。舉個例,公司向股票市場集資100億元,再跟銀行借100億元,用來購買200億的資產(電腦、影印機等等),其負債和權益就是一半半。要計算企業資金來源的平均成本,就要將負債和權益兩者的成本(即利率和股票回報)乘以兩者的比例再相加。大家都聽過的MM定理(Miller-Modigliani Theorem),講的就是在理想的假設下,兩者的比例不會影響企業的WACC,舉債和招股的成本一樣。理實不符合理想的假設,企業的資本結構於是會影響資金成本。MM定理的另一含義是,不同企業的不同資本結構都各有前因,企業要為兩種融資方法權衡輕重,務求將資金平均成本減到最低。企業應否推行一個計劃,取決於計劃的回報率是否比WACC高。即是說,企業以WACC為折現率。

講完一大輪私人企業,關政府工程乜事?用WACC的概念為政府算折現率,求的是工程有點「市場根據」。舉個例,機管局要建「三跑」,我們就要估算負債和權益的成本。機管局有政府無形的支撐,借錢付的利率跟政府的相若。不過,既然「三跑」講明是機管局「自己搞掂」,不會為納稅人增加負擔,那就要估算沒有政府支撐的機管局在市場上要付什麼利率。不易估算,但利率肯定比財政穩健的香港政府高一截。權益的成本一般用CAPM之類的模型估算(如將工程跟市場上性質相似的上市公司比較),牽涉的是工程的風險。

這個計算WACC的過程頗複雜,亦有不少可商榷的假設和預測,但其以市場為基礎兼步驟清楚,總比來歷不明的4%折現率優勝。

除了用作折現率,為受管制的公用事業(如電力公司)算出准許回報率,亦可參考WACC。舉個例,要為兩電算出利潤管制下的回報率,可從兩電舉債的成本及其股票的回報率算出WACC。計算出來的WACC或有爭議,但一定比現行的9.99%准許回報率少一點神秘色彩。同理,最近政府的顧問報告建議的6%至8%准許回報率,除了提到「無風險收益率呈下降趨勢」(無風險收益率已接近零,仲有得跌?),並無公開背後的「方法、參數及假設」,神秘程度不下於政府愛用的4%。政府有責任解釋計法之餘,亦要交代6%至8%跟WACC的比較。

計算現值是科學也是藝術,更往往扯上政治:政府想推行某項工程,總有辦法將經濟效益加一加、成本減一減,再找出合適的折現率「做靚盤數」,給工程加一點偽學術包裝。我建議使用如WACC的折現率,會令「造數」困難一點,爭論起來更加有根有據,或能減低高鐵這類大白象出現的機會。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SLA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TSLA

2015年05月26日

搵金融才俊做role model,識搵嘅梗係搵J.P. Morgan。我說的不是細摩,我說的是一個世紀前的華爾街話事人J. Pierpont Morgan。有點國際視野的金融才俊都知道,那些年,金融界沒有投行商行之分,在沒有大摩細摩的華爾街,只有老摩J. Pierpont Morgan一夫當關。但原來,華爾街話事人亦有老貓燒鬚的時候。百多年前,有本事令他一次輸掉15萬美元的人,是NikolaTesla。想當年,老摩一心投資有得賺的無線通訊,Tesla卻一意研發蝕到喊嘅無線輸電。

金融才俊唔易做,荷李活紅星里安納度狄卡比奧有分投資的電動車Fisker Automotive破產收場,是近年venture capital的反面教材。相反,Tesla Motors(NASDAQ:TSLA)於2010年上市,每股作價17美元,集資超過兩億美元,三年後,隨Model S推出市場,公司首次轉虧為盈,股價之後由不到50美元升至今天約250美元。事後孔明,我們知道Tesla不是Edison,Fisker亦非Tesla。對企業家而言,Nikola Tesla的確不是個好role model。但百多年後的Tesla Motors,會是當今創意工業的role model嗎?

考考大家,問題一,相比BMW i系百花齊放(先賣純電動車i3,之後貴幾倍的插電式混能車i8才推出市場,更有傳研發中的i5由燃料電池推動) , Tesla獨沽一味只做純電池電動車(先推小量貴價跑車roadster,再做豪華轎車Model S,進軍SUV市場的Model X快要推出市場,平民版Model 3卻一直只聞樓梯響),何解Tesla專一得嚟愈做愈大眾化?問題二,BMW i系廣告隨處可見,Tesla卻唔賣廣告,更唔靠傳統 dealerships分銷,何解Tesla直銷被部分地方立例禁止仍一直堅持?

這是我對TSLA事後孔明的經濟分析:汽車本身,是有身份象徵意義的社會消費品——you are what you drive,而以目前的成本來說,電動車仍是奢侈品(純為慳油錢轉揸電動車,多數是蝕本投資)。需求方面,會考慮買電動車的第一批顧客,主要是重視環保又有購買力的小眾,這批喜歡炫耀環保生活態度的小眾,會毫不吝嗇向身邊朋友推介電動車。供應方面,充電站網絡興建需時,而互補之下投資充電網絡唔蝕大本要有足夠電動車數量,加上電池佔電動車成本近三分一,降低電池成本令電動車普及要靠邊學邊做的learning by doing。

供求邏輯看似頭頭是道,但怎樣解釋其他電動車的不同策略?最明顯的線索,是其他電動車都是出自汽車老品牌。對於老品牌,品牌是甚麼檔次市場早有睇法,亦毋須以純電池電動車吸引注意,小試牛刀分散投資反而有助減低風險。百多年前的電流大戰,獨沽一味推動直流電的愛迪生抹黑交流電非常危險。百多年後的電動車之戰,孤注一擲發展電池電動車 (BEV)的馬斯克對燃料電池車(FCV)的評價是they are extremely silly。隨著Toyota的Mirai推出市場,BEV vs. FCV之戰正式揭幕。往後TSLA股價能否再創高峰,要看幾年後平民版Model 3與到時FCV的較量。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May 22, 2015

經濟四本書:如何(慢慢地)投資致富?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經濟四本書:如何(慢慢地)投資致富?

2015年05月22日
一連介紹三本舊書,題材有點嚴肅之餘,三本書的作者均已仙遊,死氣沉沉,不配合《am730》的青春氣息。最後一本書,一於帶大家返回當世:馬基爾(Burton G. Malkiel)的《隨機漫步華爾街》(A Random Walk Down Wall Street)。這本書的初版於1973年出版,隔幾年更新一次,手頭上的是2015年最新版,四十多年來銷量超過150萬本。

書名有雙重意思。作者帶大家到華爾街漫步,介紹各種的投資產品、策略、歷史和理論,充滿趣味之餘非常實用,是全面的投資通識課。隨機漫步(random walk)也是統計學術語,形容股價的變化隨機上落,今天的升跌,對預測明天的升跌沒有幫助,股價像醉酒佬般跌跌撞撞。

股價隨機漫步的特徵,有大量的實證研究支持,就算偶有偏差,都是轉瞬即逝,是以技術分析(technical analysis)的「睇圖派」不可靠,是無中生有的玩意。

跟隨機漫步有關的另一理論,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效率市場假說(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意指股價已反映投資者擁有的資訊,只有出乎意料的新消息,才會令股價改變。上市公司的基本因素是公開資料,是以基本分析(fundamental analysis)的「睇tal派」同樣不可靠,除非你有公司狀況的獨家消息。

實證研究並非完全否定兩種流行的分析方法,只是偶然的成功不能天長地久,今次有用,難保下次一樣咁靈。再者,兩種分析都很花工夫、花時間(分析圖表和財務報告),而且沒有一定準則(情人眼裡出靚圖,愛股總有好的fundamentals),唔知信自己定股評人好。

是以馬基爾支持「學術派」的投資建議:長期買入及持有手續費低的指數基金(index fund)。既然投資者長期跑贏大市難於登天,而以各種分析買買賣賣又要蝕手續費,埋單計落買指數基金的回報才最可觀。

買基金,就要揀指數基金,由「明星經理」主理的基金,往往一剎那光輝不代表永恆,加上收費較高,長期來說得不償失。

以非常慢的速度致富,馬基爾承認這是個悶蛋的投資策略(a very dull strategy),違反一些人愛好冒險的性格。誰不想短炒發達,「有眼光」選中升幾倍的股票,又能在跌到瞓低之前及時離場?

搵快錢的天性難改,但馬基爾不忘提醒投資者:炒還炒,大部分的資金要留在指數基金,小賭怡情的交易次數則愈少愈好。

馬基爾建基於實證研究的投資哲學,就是避開收費,以最低廉的方法作長期投資。不過,香港人「被投資」強積金,半自由行雖有些幫助,有些收費仍是避無可避,硬食!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hursday, May 21, 2015

Tesla vs. Tesla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Tesla vs. Tesla

2015年05月21日

今次我準過股神。周一在本欄給大家選擇題「當你驚嘆Tesla在馬路上開得有幾快,你會問Tesla為甚麼叫Tesla嗎?」 同日友報便有金融才俊大讚Model S起步有幾快。更難得的是,金融才俊雄辯滔滔細說馬斯克(Elon Musk),這個Tesla「發明者」如何英雄造時勢 。

關於Tesla的「發明者」,其實選擇題答案AB餐內有玄機:(A)同是新移民發明家馬斯克視Nikola Tesla為role model;(B)Tesla電動車的設計與Nikola Tesla的發明有關。開估答案不是(A)。原來,據Tesla首任CEO Martin Eberhard,馬斯克一直誤導外界自己是Tesla「發明者」。在律師信中,這位首任CEO指他在2002年成立Tesla Motors,馬斯克於2004年才加入:「Musk has set out to re-write history by falsely claiming that he was the founder or the creator of Tesla Motors」。再講,馬斯克曾承認愛迪生才是他的role model,更直頭話I am a bigger fan of Edison than Tesla。

又原來,市面上大多數電動車都是以直流電摩打驅動,Tesla電動車卻一直採用交流電摩打。Nikola Tesla既是交流電之父,Tesla Motors因父之名是名正言順?可是,Tesla首任CEO在信中講創業經過時,沒有明確提及摩打設計:「Eberhard named Tesla Motors after Nikola Tesla,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scientists and inventors of the modern age, known for his various inventions in the area of electric engineering.」Nikola Tesla 的確發明過第一代交流電摩打,但Tesla採用的三相交流電摩打其實並非由他所創。這些細節,秒秒鐘幾百萬上落的金融才俊未必有時間留意。

Tesla兩任CEO的恩怨誰是誰非,我不肯定,法庭亦沒有裁決,因為兩方最終決定庭外和解。Tesla Motors的真正「發明者」是誰,可能永遠是個謎,Nikola Tesla和愛迪生的恩怨之始卻寫在歷史:當年Tesla初到美國為愛迪生打工,愛迪生對Tesla說能成功改進一個直流電摩打設計的話,便給他5萬美元獎金,成功後,愛迪生笑Tesla不懂美國人幽默。

馬斯克視這樣的一個愛迪生為role model,是因為愛迪生成功把他的發明親手帶到市場,Tesla沒有這樣做。不論Tesla Motors真正「發明者」是誰,真正把Tesla帶到市場的是馬斯克,Eberhard 沒有這樣做。馬斯克認為,美國成功之處,在於她比任何地方都樂於接受新思維,因此,能從各方吸引有新思維的人才。不管美國普選制度有幾真,這個最樂於接受新思維的地方,不但吸引到未能親手把發明帶到市場的Tesla,還吸引了親手把Tesla帶到市場的馬斯克。

說過了,計天下利,香港還差一點國際視野;求萬世名,我們尚欠一個本土role model。既生Tesla亦生Edison,發明家到美國追名逐利從來不缺role model。香港呢?一中環都係金融才俊!但要搞創新科技提升競爭力,我們的國際視野不能止於Tesla比「掃把佬」起步快,重視細節的電車男更不可視所謂的「金融才俊」為role model。提升競爭力,先向mediocrity說不。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May 20, 2015

尊重米奇老鼠霸權主義?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尊重米奇老鼠霸權主義?
2015年05月20日

早前迪士尼向網媒謎米新聞發律師信,指其報道網民製作的「香港釋迦牟尼樂園」宣傳片侵犯迪士尼版權,並要求謎米將新聞下架,否則採取法律行動云云。

我不評論謎米報道是否侵權,但不少人在網上為迪士尼做法是否霸權所為爭論不休。有人認為迪士尼向二次創作發律師信是扼殺創意的霸權行為;亦有網絡大作家在Facebook上說尊重原創者精神是二次創作的根本,勸告網民在反霸權之餘亦保留一點理性。到底這是扼殺創意霸權行為還是保障創作誘因的必要手段?米奇老鼠告人侵犯版權不是甚麼新鮮事物,迪士尼不但懂得利用版權法例去牟利,且專於不斷向政府遊說,以確保版權法能向有利於自己的方向「與時並進」。美國立國之初已有版權法,至今有幾次大改動,版權保護年期由最初14年(可申請再延長14年)一直不斷延長,到1998年版權保護年期已長達95年(或作者死後50年)。98年那個版權法案修訂由迪士尼在背後全力推動,該法案又被戲稱為「米奇老鼠保護法案」(Mickey Mouse Protection Act)。

網絡大作家的高尚情操會話版權要尊重,經濟學得半桶水稱版權保護期愈長,創新誘因愈多,新作品隨之愈多。事實是否如此?有研究翻查美國版權處(US Copyright Office)數據,1900年至今美國每年註冊文學作品約維持1萬人中有12本左右,並無因版權保護期加長而上升。為何如此?答案之一與折現值有關。如「米奇老鼠保護法案」把版權保護年期由75年提升至95年。額外20年版權保護期看似對創作人十分著數,但細心想想當中額外收益微不足道。關鍵在於這額外20年是在作品面世後第75年起計。同一筆版權費,現在到手還是90年後才收,哪筆錢的現值更高?深明「早買早享受」道理的都知道。有諾貝爾獎經濟學者計過,「米奇老鼠保護法案」確可增加創作人預期回報現值,但增幅僅0.33%!

既然延長版權保護期對創作人回報近乎零,為何迪士尼卻肯大花人力物力對美國政府進行遊說呢?關鍵在於「米奇老鼠保護法案」不只令新創作受惠,亦可適用於現存作品。你試想自己公司坐擁大量一直十分賺錢但版權快到期的卡通人物,你會否覺得遊說政府的花費物有所值?到底米奇老鼠是應受人尊重的創作品,還是應被人指摘的版權霸權的反映?大家不妨擺事實,講道理,再理性思考。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May 19, 2015

經濟四本書:社會主義下沒有繁榮和自由?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經濟四本書:社會主義下沒有繁榮和自由?

2015年05月19日

上星期介紹過的兩本書,都在1962年出版,對新一代來可說是「文物類」的著作。不過,時間往往是質素的最佳檢驗。今年的暢銷書明年可能沒有人記得,但一百幾十年後仍未被遺忘的著作,必有可取之處。

今日要介紹的書更舊,出版於二次大戰仍未打完的1944年。既是舊書,也是常被誤解的書:海耶克(F.A. Hayek)的《到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

先講歷史背景:經過大蕭條的一鋪清袋,加上戰爭時期國家操控資源有效果,三、四十年代的歐美知識界不論文理工商,齊齊大左轉推崇社會主義。海耶克見大勢不對,心存恐懼,撰文力陳社會主義下人民必會失去自由,文章幾翻延伸後成了《到奴役之路》。

如此的社會氣氛下提出相反意見,海耶克當然受到各方的猛烈批評,左傾知識分子紛紛unlike。見朋友大讚《到奴役之路》,名哲學家卡納普(Rudolf Carnap)寫信訓斥之,但不忘「利申」話自己未讀過這本書。又有政治學者寫成《到反動之路》唱對台,反對書中提倡的法治精神,認為海耶克有希特拉的反民主傾向。有趣的,是海耶克的「論敵」凱恩斯大讚此書,深受感動,認同書中幾乎所有論點。

書愈罵愈好賣,《到奴役之路》成了英美文兩地的暢銷書!

這本200頁的書到底說了甚麼?

先澄清一個誤解。海耶克書中的社會主義(socialism),指的不是高稅率高福利再分配式的社會主義(像瑞典等北歐國家),而是指將生產資源國有化的中央計劃經濟(像1949年後30年的中國大陸)。計劃經濟下,國家要發展,就有各種的社會目標(societal goal)。目標,可以是生產稻米幾多斤,也可以是全國今年要起好幾多間屋。人的目標喜好各有不同,但在國家社會目標的大前提下都得犧牲,生產資源(包括你的勞動力)都要聽從國家安排。目標一定要得,就容不下人民有選擇不合作的自由。你不想起屋想去教書,在自由市場只需提上辭職信,但在社會主義國家就冇咁易話為。

海耶克的一個有趣推論,是最壞的人才會「上位」(the worst get on top)。你心地善良,不習慣強迫人民做這做那,更不願意懲罰唔聽話的反動分子,國家的偉大目標如何達成?所以,要在社會主義國家「上位」,必定要心狠手辣道德淪喪,才能將國家派下來的任務完成得頭頭是道。

海耶克指出的,是社會主義的矛盾:社會主義者重視人文關懷濟弱扶傾,但要成功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正正要放棄這些道德價值。將《到奴役之路》和近現代史並讀,就明白到社會主義的理想和現實,相距很遠。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不要問,信顧問?

2015年5月19日

不要問,信顧問?


去年,霍建寧先生一句「買內地電係一個大倒退」,買電或輸氣兩個A餐B餐的選擇引起公眾高度關注。一年後,霍大班再一句「係咪要死鍊鍊到停電?」,兩電准許回報會否被政府由目前9.99%「鍊」至8%甚至6%,我認為是餘下個月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的討論焦點。

作為消費者,我們未必人人同意港燈主席「電改不應為變而變」的結論。但作為正常人,我十分認同霍大班對這次環境局公眾諮詢的分析:「你問用戶減唔減電費,梗係話減,根本唔使做諮詢。就等於問同事加唔加人工,實話好㗎……你叫人減電費,我梗係減,點解唔減啫。」既然環境局局長請大家踴躍發表意見共謀良策,作為經濟學者,我自覺有責任,與「大嘥鬼」升呢版「慳神」共謀良策。

准許回報率忌比喻不倫

長達82頁紙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討論准許回報率的篇幅其實十分有限。首先,在諮詢文件第二章指「有若干意見批評,現行的准許回報率9.99%(投資於可再生能源設施的回報率為11%)過高,有建議認為應降低准許回報,以減低電費」。

若干意見,應該不會是霍大班的意見吧;若干意見想減低電費,應該多數來自「梗係話減」的用戶。但現行的9.99%准許回報率過高,又是相對什麼的過高? 回報率花多眼亂,討論時切忌比喻不倫。

隨便引述我最近親眼目睹的:不久前出席一個座談會,一位專家認為,利潤管制協議的准許回報率有下調空間,皆因外國例子除了接近10%的高回報率,亦有約5%的低回報率。但認真看清楚,近5%的原來是實質(real)而非名義(nominal)回報率。有通脹,實質回報率比名義回報率低。低幾多? 還看通脹幾多。

再隨便引用我比較熟悉的美國數據。今天美國電力市場最新的准許回報率平均是10%,比10年前的10.5%只下調了0.5個百分點,但此回報率不同彼回報率。10%的准許回報率是Return to Equity (RoE),利潤管制協議的9.99%是Return to Assets(RoA),兩者之差是資本率。除非無債一身輕,RoE一般比RoA高。高多少?視乎公司資本結構負債多少。

但即使同樣是名義RoA,比較准許回報率是否過高時亦不能隨隨便便蘋果同蘋果樹比。同樣是電力公司,兩電提供的是發電、輸電、配電和供電一條龍服務,而外國電力公可能只做其中一兩項。由於電力市場不同環節的風險不一,回報率因此亦各有不同。

6%-8%准許回報率欠透明   

那麼,政府建議的6%至8%名義RoA是從何而來呢?根據諮詢文件第五章有關准許回報率的方法計算:「政府是根據考慮了受監管的公共事業市場的無風險收益率、股本成本和借貸成本的綜合方法計算。」

就係咁簡單,大家明白未?

以這「綜合方法計算」六字真言推算:「在2013年中期檢討期間,政府委託顧問進行研究,以檢討釐定准許回報率所用的方法、參數及假設。因應近年環球經濟情況導致無風險收益率呈下降趨勢,並使風險接受程度產生變化,顧問認為,可以考慮將准許回報率下調至約6%至8%。為準備與電力公司進行磋商,我們會再次委託顧問進行研究,因應目前市場狀況更新合適的回報率。」

明白哂,三個字——信顧問。

猶記得機場三跑的兩份顧問報告,滙豐銀行所做的顧問報告總結三跑非蝕本生意莫屬,顧問公司Enright, Scott & Associates卻估算三跑經濟淨現值是9120億元。正如「梗係話減」的用戶只怕6%准許回報率過高,霍大班和兩電股東卻嫌8%准許回報率太低。「蝕本生意」與「近萬億經濟淨現值」之間有好大空間,顧問造數你懂的。

我不懂的是所謂「無風險收益率呈下降趨勢」,請問美國未來還有多少減息空間?電力市場投資一講便是至少30年,過去十年八載的低息低通脹與未來十年八載的息口物價又有什麼關係?還有,除了息口通脹難測、電力需求隨經濟波動,還有准許回報率先由13.5%減至9.99%,現在想再由9.99%進一步再「鍊」,都是30年內一改再想改的。兩電做生意幾時無過風險?

不要問,只要信?慳神真心想共謀良策,請至少先把顧問報告公開。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Monday, May 18, 2015

Tesla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Tesla

2015年05月18日

今日不講電動車。先講比謎一樣更神秘、更偉大的Nikola Tesla。他是塞爾維亞裔美籍發明家、科學家、機械工程師、電機工程師、甚至未來學家。偏偏Tesla生前未能成為成功企業家;死後名氣不及敗將愛迪生。以下4個Tesla之謎,有答案請麻煩相告。

謎一:史上電流大戰(War of Currents),Tesla的交流電(AC)大敗孤寒舊老細愛迪生的直流電(DC),奠定往後電力市場發展基石。生時愛迪生到處抹黑交流電電死人畜,只適合作執行死刑;死後愛迪生被譽為世界上最偉大發明家。生時Tesla是才子馬克吐溫老友,曾獲財神老摩(J. Pierpont Morgan)垂青;死後唔係Model S,今日香港幾多人聽過Tesla或他發明的Tesla coil?

謎二:據載Tesla早於1895年初做了第一個無線電通訊實驗。同年一場大火卻燒掉實驗紀錄。兩年後他在美國替無線電技術申請多項專利,1900年獲批。據載Marconi差不多同時在意大利進行其首個無線電報實驗。1876年他成功在英國取得專利,到1900年在美國申請無線電專利被拒,因Tesla的發明比他早。4年後,Marconi的無線電專利失而復得。同期財雄勢大的Marconi聘請愛迪生做工程顧問。到1911年,Marconi憑其無線電技術發明贏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究竟誰是真正無線電之父?

謎三:有傳1915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原由Tesla和愛迪生共同獲得。又傳兩人勢不兩立拒絕一同領獎,於是獎項最終頒予第三者。傳聞有幾可信?

謎四:Tesla晚年稱發明可保家衛國的「死光槍」(death ray)。傳該技術落到冷戰時期的蘇聯手。你估世上有「死光槍」先還是有「飛行號」先?

計利應計天下利,求名當求萬世名。當內地網購額屢創新高,中國人熱烈討論互聯網金融有幾創新。當我們談互聯網金融自我感覺良好時,Tesla CEO馬斯克早已賣掉一手創立的PayPal,兼職研究廉價火箭上太空。當港人知道馬斯克創意走在內地企業家前,原來Tesla首任CEO Martin Eberhard曾發律師信控告馬斯克誤導世人他是Tesla創辦人。當你驚嘆Tesla在馬路開得有幾快,你會問Tesla為何叫Tesla嗎?俾兩個答案大家揀:(A)同是新移民發明家馬斯克視Nikola Tesla為role model;(B)Tesla電動車的設計與Nikola Tesla發明有關。

計天下利,香港還差一點國際視野;求萬世名,我們尚欠一個本土role model。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May 15, 2015

經濟四本書:如何借政府過橋壟斷市場?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經濟四本書:如何借政府過橋壟斷市場?

2015年05月15日

民政事務局的《物業管理服務條例草案》快將三讀,草案包括建立物業管理發牌制度,以確保物業管理從業員達到一定水平。業內人士認為目前業界服務質素參差,從業員「欠缺正式培訓或相關法律知識」,隨時「買漏物業保險」累及業主。

海外醫生來港執業,要考醫務委員會的「執業資格試」,但海外醫生合格率一向甚低。2014至15年度,醫管局僅18名非本地醫生。由1994年至今,香港人口增加不少,但香港的士牌照數目沒有增加過,今天一個市區牌照價值超過700萬元。

以上事例有甚麼共通點?限制供應,減少競爭,先不論各樣牌照、專業資格能否保障消費者,肯定的是,受保護供應者從中得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專業團體利用政府權力限制競爭,冠冕堂皇為大眾著想理由只宜聽住先,更要思考團體從中得到甚麼益處。

第一次見識這「大膽」觀點,在十幾年前的港大校園。觀點來自一本薄薄的書,封面一張作者照像是張五常教授拍攝的。書名《資本主義與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作者是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多年來反覆重讀書中章節,翻了又翻,書本不勝負荷,隨時一分為二!這本書是佛利民學術思想綱領,從貨幣財政到國際貿易,從教育制度到社會福利,在短短200頁內,佛利民為每個議題界定市場和政府不同角色。學券制、負入息稅、固定貨幣供應增長率等他的「招牌」概念,都因此書而街知巷聞。要留意的,是佛利民雖高舉自由市場,但非逢政府必反;視佛利民為邪魔外道的朋友讀此書,會驚覺他在不少議題上都不反對政府干預。

記得有位經濟學者講過,無論你經濟立場上是左是右,《資本主義與自由》都值得細讀。右傾的,可學習佛利民分析方法,不作人云亦云信徒;左傾的,可視之為「敵方」最嚴謹最有說服力論述,以收知己知彼之效。講開牌照和專業資格,我想起佛利民書中最大膽的觀點:廢除醫生的執業資格制度。他認為美國現有的制度(取得大學學位後再讀醫學院,畢業通過考試後再實習)限制醫生數量,保證醫療質素只是借口,市民多付診金之餘,亦阻礙醫療行業的創新。他建議取消資格制度,只要確保醫生負上法律和財務責任(如疏忽或詐騙),人人可以開門做醫生,靠病人的口碑競爭。在自由市場下,他推斷會有像微型醫院的醫療小組(medical teams)出現,提供一站式服務,跟傳統大醫院和私家醫生搶生意。

好激?五十幾年前寫成的書,仍可撩交嗌,佛利民從來是惹火人物。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hursday, May 14, 2015

經濟學家排碳減住先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經濟學家排碳減住先

2015年05月14日

早前應邀出席商界環保協會舉辦的一個座談會,與環境局官員、消委會專家、兩電(編按:中華電力和港燈)代表一起討論香港未來電力市場發展。不知道甚麼原因,類似座談會總有人質疑兩電誇大可再生能源成本。要知道在利潤管制協議之下,投資可再生能源的准許回報率為11%。回報率比9.99%還要高,兩電有甚麼誘因放棄大手投資可再生能源,名正言順賺到盡呢?好了,既然商界環保協會關心減碳問題,我先向大家介紹德國電力市場改革的經驗。

電動車市場,美國有Elon Musk的Tesla,德國有Quandt family的BMW i。推動可再生能源政策,美國於2005年有能源政策法案,德國原來已於2000年率先推出再生能源法案(Erneuerbare-Energien-Gesetz,以下簡稱EEG)。雄心壯志,EEG定下2020年減排溫室氣體40%的中期目標,以及2050年減排80%至95%的長遠目標。至於EEG的兩大特點,其一是大幅補貼可再生能源,單單補貼太陽能發電的金額,便曾經是每度電補貼逾2.5港元。其二是補貼並非來自稅收,每年數以過百億歐元計的補貼,由消費者埋單。短短5年時間,德國電費因補貼導致加價超過六成!跟美國一樣,有資格安裝太陽能發電系統的,都不是窮等人家;但與美國不同,為保競爭力,個別大企業可獲豁免加電費。如此一來,德國的能源轉型,令一些有分捱貴電,但冇分賺補貼的市民不滿,連歐盟的競爭委員會亦要研究豁免是否有違競爭法。

要知道,減排是全球共用品(global public good),我減一噸與你減一噸的環保效果相同。至於香港寸金尺土高廈林立,不計成本的話,可以學英國起座外牆鋪滿太陽能板的CIS Tower,甚至興建太空太陽能站,然後傳送電力到地球。但要廣泛推廣可再生能源,政治成本唔到你唔計。機會成本有得計!機會成本的一個重要含意是比較優勢,肚餓,唔一定自己的米自己種。減排,亦唔一定自己的碳自己減。符合經濟原則的減排,排碳減住先,是減排成本愈低愈先要減得多。

排碳減住先的方法其實很多。有力出力,家庭安裝太陽能發電不划算,可以考慮「社區共享太陽能」(community shared solar),由市民自願集資,與電力公司及政府合作在適當的公共設施上蓋安裝太陽能板,總好過成功爭取「不能避雨亭」又貴又廢。有錢出錢,除了共享太陽能,亦可多做「碳補償」(carbon offset),發展碳貿易好,多種樹木又好,投資減排科技亦好,都比由政府主導發電燃料組合更平更靚。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May 13, 2015

「洗濕咗個頭」的高鐵超支?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洗濕咗個頭」的高鐵超支?

2015年05月13日

政府向立法會提交報告指高鐵工程延誤,換言之2017通車一定唔得。此外,工程再超支,消息指最新估算造價達900億元,即超支250億元!面對倒水般支出,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主席陳恒鑌議員質疑高鐵工程是「無底深潭」,但已花許多錢,「洗濕咗個頭」,要「繼續行落去」。

經濟學有所謂歷史成本(sunk cost)。假設有間「隱世」餐廳在香港某郊外角落,小明越過高山又越過谷,終找到該餐廳門口,發現門外人山人海,等30分鐘終入座,點一碗聞名已久的燒味飯,又苦等半個鐘才有,把飯送進口,竟發現燒味飯味道猶如糞水!

經濟101問題:這時小明會否因花時才找上餐廳和點了這碗糞水燒味飯,「洗濕咗個頭」而「食埋先」﹖還是計算餓着肚子回市中心再醫肚的額外成本是否化算,才決定是否「繼續食落去」﹖學張五常教授話齋,成本永遠是向前看。以「洗濕咗個頭」決定要「繼續行落去」或「繼續食埋佢」是不懂經濟學。普通人不懂計算成本,損失的是自己,高官們和議員們計錯數,卻由市民埋單找數。部分責任在於我們這班經濟學者未能做好傳播知識責任。我不是說高鐵工程應立刻叫停,而是決定時應向前看。要算好這筆帳便需知道高鐵帶來回報有多少?繼續下去額外成本又要多少﹖

政府料高鐵回報870億元,這是基於準時通車及一地兩檢成事等,現看來假設不切實際。倘未能達標,是否如另一議員田北辰所說「坐高鐵去廣州更『衰過』直通車」﹖是否應重新估算高鐵回報?至於額外成本要計的非已花多少錢,而是繼續工程與現在停工違約賠償差額。我沒有數據不敢妄下結論是否應繼續工程。但冀高官們和尊貴的立法會議員用基本經濟常識算好這筆帳。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Tuesday, May 12, 2015

風險投資與創新

2015年5月12日

風險投資與創新


創科局的撥款申請數月前在立法會未能獲得通過。不少高官名人對此不無憤慨,特首亦批評泛民議員的行為是「對事不對人」,有行政會議成員更詛咒拉布議員會遭「天誅地滅」。其後特首成立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並委任前理大副校長楊偉雄為委員會主席。

大量實證研究顯示,一個國家或地方的經濟發展與當地的創新速度息息相關,是以特區政府有心推動香港的創新科技發展不是壞事。雖然去年公布的全球創新指數(Global Innovation Index 2014)顯示,新加坡和香港的排名相差不遠(新加坡排第七,香港則排第十,在亞洲分別排名頭兩位),不過,兩地在全球創新指數下有關創新科技的指數排名卻是天壤之別,而香港在高科技方面的出口排名,更在100名以外。

Startups缺乏財力

要發展高科技,人才、制度、創新的氛圍和土壤缺一不可。針對近年資訊科技的發展需要,我認為「風險投資」(venture capital)市場的發展也不可或缺。何為「風險投資」﹖大家都知Startups需要充裕的資金去營運,但很多時這些「冇背景、冇財力」的Startups既未夠班上市集資,銀行亦不會向它們作無抵押的貸款,專門為這些Startups提供財務、市場策略,以及其他營運方面的協助的「風險投資者」(venture capitalists)是這些企業的唯一幫手。

「風險投資」市場及其投資者為何重要?原因有幾方面。首先,大量研究指出,一個國家或地方的創新不少源自那些「冇背景、冇財力」的Startups。原因不難理解:大企業不少只顧「食老本」,加上有時受政策保護,因而故步自封不求創新;相反Startups沒有老本可食,更少受政府政策重視,於是只能鑽研新產品和技術以求滿足甚至創造前所未有的市場需求。

另外,由於Startups的「存活率」一般甚低,「風險投資者」所承擔的風險十分巨大。下面的例子很能說明問題:1946年,兩位分別是麻省理工和哈佛的教授聯同一些當地的生意人成立了America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ARD),這是第一間作「風險投資」的公司。ARD當時主要投資在一些因應二次大戰時軍事需要而發展出來的技術型企業。在ARD起始的26年裏,絕大部分的投資都「胎死腹中」,公司差不多一半的利潤只來自一個投資項目:在1957年ARD投資了7萬美元在一家名為Digital Equipment Company的公司,後來公司升值至3.5億美元!

正因如此,「風險投資者」所能(或願意)承受的風險比一般投資者或銀行要來得高,他們亦會在Startups成立初期進駐不同企業,以為其提供各方面的協助來減低風險。

創業初期燒錢甚巨

「風險投資」市場對創新重要的另一理由,是近年新興的資訊科技企業在營運初期都花費甚巨。Uber是一個好例子。這間在6年前由兩名北美的年輕人創立的Startup,開初只是在三藩市試用,其後很快便已能集資過千萬美元,在2013年獲USA Today選為年度科技企業,最近集資後其估值更已超過400億美元!這些資訊科技的企業都有一個共通點:它們所提供的產品或服務都有「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的特質。為了催谷產品盡快在市場內被接受,以便產品或服務的普及率比對手早達到市場的臨界點(tipping point),從而令產品在「網絡效應」的協助下可以發揚光大,是以這些企業很多時都需要補貼早期用戶。香港的Uber早前便曾免費送了用戶兩程200元以內的的士服務,大陸的兩家打的Apps在去年便花了數以億計的金錢大打補貼戰。相比起一般的創新科技企業,Uber這類的資訊科技企業起步時所需的資金可能更多(所謂「燒銀紙」),故此「風險投資」市場是否存在對這類新興的創新科技尤為重要。

普通Startups的「存活率」一般甚低,IT Startups因為網絡效應「爭奪整個市場,而不只是市佔率」(competition for the market, not in the market)的特質,這種「一將功成萬骨枯」的競爭更為激烈,當中所涉及的風險亦更高。

政府一直想推動創新科技的發展。最近創科局在立法會財委會闖關不成,政府應否考慮其他方法,如發展「風險投資」市場來推動創新科技?香港應該繼續發展金融業,為四大支柱之一找來更多的人才嗎?要有答案,先要認真研究香港的金融業,探討其中各分支的發展情況,尤其是牽涉中介功能(intermediation)的業務發展狀況。香港「風險投資」的供應一向偏低,為什麼?香港最出色的大學生,有多少選擇投身金融業?香港的創新科技欠奉,到底是少了一個科技局,還是人才給金融業搶掉而又不夠資金?問題多多,有機會再跟大家討論吧!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經濟四本書:「袋住先」 何以需要三分二市民支持?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經濟四本書:「袋住先」
何以需要三分二市民支持?
2015年05月12日

三十度高溫提醒學生:就快放暑假!暑假時間多,不妨讀幾本書。不過,茫茫書海,讀甚麼?為降低大家的搜尋成本,我會介紹四本經濟書。四本書有三個共通點:一,篇幅較短,沒有暑假放的打工仔都有時間讀;二,不是消閒書,要動腦筋;三,我讀過至少一次,不是「想讀」書。

布坎南(James Buchanan)和杜洛克(Gordon Tullock)1962年的《計算共識》(The Calculus of Consent)成功開創了用經濟學看政治的新方向。市場上,消費者和生產者追逐私利,前者精打細算,後者精益求精,競爭無處不在;到了政治場,官員、政客、選民又豈會「精神分裂」,忽然變成博愛又無私的聖人?

且介紹書中最關鍵的理論。

今晚睇邊套戲,是個人行動,至多要徵求女友同意,與人無尤;政改袋唔袋住先,是集體行動,影響所有香港人,如何取得共識是個難題。一個「民主」辦法,是少數服從多數,只要有一半以上的人贊成就去馬。布坎南和杜洛克提出的大膽結論,是過半數的準則不一定最好,何謂合適的「大多數」要視乎議題的性質,取決於決策和界外兩種成本。

行動若由一人獨裁,當然簡單快捷,決策成本近乎零。若要全民一致贊成,那一大班人遊說、辯論、傾掂數的決策成本就非常之高。十個朋友諗去邊食飯,要過半數決定比較可行,但若果次次都要一致贊成,恐怕餓死都未有決定。

決策成本,隨著門檻提高而上升。

不過,由一人說了算,那人自然從自己利益出發,懶理決定如何傷害其他人。若果每次食飯都隨機由其中一人來決定食飯地點,其餘九人總有幾個唔啱食。若果地點要有過半數支持,有人唔啱食的機會低一點。最極端的一致贊成,就肯定人人滿意,將界外成本減到最低。

界外成本,隨著門檻提高而下降。

理論的含義清楚:決策成本高,決定行動的門檻要低;界外成本高,決定行動的門檻要高。集體行動,沒有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大多數」。以政改為例,「袋住先」是改變政制的重大決定,就如國家訂立或修改憲法,對所有香港人(包括未出世的香港人)都有廣泛深遠的影響(特首和政府都手握大權)。界外成本比決策成本重要,所以有三分二的票數要求。同理,要證實袋住先「眾望所歸」,民意亦至少要有三分二支持。(大家可參考本欄徐家健去年《差不多先生的大多數》一文的相關討論。)

半世紀前的一半書,竟跟今天的香港如此接近!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Monday, May 11, 2015

太陽底下有排碳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太陽底下有排碳

2015年05月11日

十年前,電車男神馬斯克 (Elon Musk)向他兩位老表提議搞太陽能生意。SolarCity2006年成立,2012年每股作價8美元上市(NASDAQ:SCTY),今天股價升過60美元。十年間,美國太陽能光伏發電量更由16千兆瓦小時,增至15,874千兆瓦小時。想學美國太陽底下冇排碳?我的答案有兩部分,一半經濟,一半政治。

談經濟,正如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李遠哲向本報記者表示,太陽能電板的成本不斷下降:「1977年發明太陽能的時候,當時每瓦發電成本要76美元;到了2013年,每瓦成本大幅降到0.14美元。這說明科技發展,我們可以減少靠開發而來的能源。」李遠哲教授提的其實不是甚麼新發現,近年在不同學術會議或政策論壇,我聽過無數次「太陽能成本臨界點」(Solar Grid Parity)之說,意思是太陽能發電成本與傳統化石燃料的發電成本睇齊。又平又乾淨,香港有甚麼理由唔用太陽能呢?莫非利潤管制協議下兩電不及電車男神有生意頭腦?

太陽能板的成本再跌,今天一個美國家庭要在屋頂安裝一套太陽能發電系統的成本平均仍要17,000美元,當中包括太陽能電板、轉流器、組裝人工等,純自用的還要安裝電池。有見及此,SolarCity的商業模式既搞環保,亦做金融。幫襯SolarCity裝太陽能發電系統,可租亦可買。租,可以固定月費租足20年。買,可以零首期年息約5%借到足分30年還;買,亦可只買電不買系統:最受歡迎的Power Purchase Agreements零預繳包安裝,之後以固定電價向SolarCity買自己屋頂發的太陽能電。

大拿拿一炮過十幾萬,怕股災多過怕天災的港人攞去炒股好過。但假如裝太陽能電板零預繳,精打細算的港人會冇興趣?興趣當然有。我跟大部港人一樣有興趣在郊區一間獨立屋,在市區一間penthouse,奈何香港屋仔有幾貴不用多講,天台特色單位溢價亦閒閒哋兩至五成。香港有排歎的人才有資格冇排碳,但有資格的又有幾多捨得唔僭建不特止,反而將天台裝滿太陽能電板?談經濟,太陽能發電成本不能只算電板價錢,不計天台租金。

論政治,原來SolarCity成立前一年,美國通過能源政策法案,由政府資助30%稅賦抵免(抵免上限兩千美元),鼓勵投資太陽能發電。其實SolarCity的真正商業模式,既搞環保,亦做金融,更賺補貼。早前SolarCity股價一度受壓,便是有投資者擔心十年補貼過後,補貼減碼生意難做。論政治,想學電車男神冇排碳,政府先要說服全港納稅人夾錢補貼離地離到上天台嘅豪宅業主。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May 8, 2015

破舊立新的創新之道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破舊立新的創新之道

2015年05月08日

1845年,法國人Frédéric Bastiat寫了一封公開信予法國國會。

在這封公開信中,Bastiat「投訴」說法國所有與照明有關的行業都被一所「外來公司」搶去大量生意,這「外來公司」生產的照明產品不但品質很高,兼且成本和價格也相當低,所以當它的照明產品在法國市場面世時,差不多所有需要照明產品的顧客都會光顧它。

他寫這封公開信正是要為那些被搶生意兼咬牙切齒的蠟燭、街燈和所有與照明有關行業的法國工人請命,建議法國實行保護主義,踢走這些「外來公司」

這間所謂的「外來公司」其實是大家差不多每天都會見到的太陽伯伯

Bastiat的這篇諷刺性文章當然十分荒謬。不過,為保住行業內的壟斷地位而出盡招數其實只是利之所在。不同行業的龍頭大佬所用招數的不同分別,只在於沒有政策保護的便需靠創新維持行內領導地位,而「受保護」的企業便「外判」這工作予政府。最近看到新聞說廣州的Uber因「涉嫌組織黑車進行非法經營」而被廣州市公安、工商、交通等部門查處。另外,香港立法會航運交通界代表易志明議員向張炳良局長指控市面上的打的Apps「掩飾違法行為,當局會否檢討現行法例,以堵塞漏洞」。

經濟學者大多不認為市場是萬能的,我們更不是盲目反對政府干預的。在以往訊息不發達的年代,乘客對街上的士司機的質素只能估估下,對街上路面情況(如那裡塞車、截車時間地點的需求供應等)更可能是如墮五里霧中,如果每次乘客與司機都因情況互相議價,這樣的市場交易成本可能是天文數字,當時政府對的士業實施司機考牌和價格的相關管制實是無可厚非。

時移世易,今日資訊科技十分發達,訊息不對稱的情況可經由科技大為改善。網站或應用程式可為面目模糊之的士司機進行評分(或者由乘客自己對司機大佬們評頭論足),相關的電腦程式更可以因應路面情況和需求供應自行調節車資。換言之,當時監管的理據大多已不適用於現今社會,而現在監管的背後多是利益集團與政府部門之的尋租角力。

不少研究都指出,很多劃時代的創新都是由Start-up搞出來的。政府過分保護行業的壟斷,只會有礙「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的技術更替。經濟學者D. McCloskey便指出,這種破舊立新對人類福祉的重要性:

People had to start liking “creative destruction,” the new idea that replaces the old. It’s like music. A new band gets a new idea in rock music,and replaces the old if enough people freely adopt the new. If the old music is thought to be worse, it is “destroyed” by the creativity. In the same way,electric lights “destroyed” kerosene lamps,and computers “destroyed” typewriters.To our good.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Thursday, May 7, 2015

大尿袋減碳必勝法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大尿袋減碳必勝法

2015年05月07日

欲知股票必勝法,睇《大時代》;想練減碳必勝法,買大尿袋?

「今晚我要談一個從根本改變世界的革新,這革新關乎能源怎樣在地球上傳送。」這是上周四電車男神馬斯克(Elon Musk)在Tesla新產品Powerwall發布會上的開場白。

馬斯克一向是清潔能源的大好友,從電動車Tesla(NASDAQ:TSLA)到太陽能系統供應商 SolarCity(NASDAQ:SCTY),都是以市場力量減碳的成功例子。用太陽能為你的Model S充電,環保兼有型。問題是,太陽落山怎麼辦?要解決這個太陽能電筒冇光絕對唔會着的問題,馬斯克比達聞西高明得多。無需另外一支電筒,馬斯克提出的方法是「大尿袋」。

香港的低頭族用手機,不會對「尿袋」(外置充電器)感到陌生。簡單講,Powerwall其實是個既方便又美觀的「大尿袋」。除了大,與手機尿袋的主要分別是「大尿袋」掛牆,唔會帶出街周圍走。手機尿袋為低頭族帶來的方便,不用多講。但Powerwall只是個港幣兩萬幾蚊的掛牆大尿袋,有甚麼了不起呢?

首先,Powerwall以較合理的成本,解決了太陽能電筒冇光絕對唔會着的問題。雖然「尿袋」大或小其實都只是個充電器,掛排電芯上牆究竟有甚麼大不了?這樣想吧,Apple Watch有甚麼大不了?不又是會上網的手錶,算不上新科技大突破。但在內地做過廠的朋友都明白,因供電不穩,配置後備發電機有幾煩。即使只是後備電池,從佔用空間、安裝複雜和外觀問題等等,都令不少用家卻步。價錢合理加上美觀方便,從來都是消費者不變的需求。

其次,Powerwall有望幫助解決電力市場另一個獨有的根本難題。有本地傳媒以為「大尿袋」只適用於獨立屋,對家住大廈的用戶價值不大。我認為,這個說法是出於對電力市場的無知,淺見也。電力市場一個獨特之處,是電力供求差不多要每分每刻得到平衡,皆因傳統儲電成本高,還往往要靠天時地利(中電在廣州的蓄能水電廠是個合乎環保和經濟原則的例子)。供求秒秒要平衡,但需求卻隨季節天氣作息時間大上大落。於是一套可靠的供電系統備用電率至少要兩至三成,香港高樓大廈林立,更令備用電率唔高唔得。「大尿袋」的前景,是當儲電成本夠低,備用電率便可望下調,最終有助降低發電成本。

符合經濟原則的減碳方法,需要發電和儲電等多方面的技術發展。Powerwall發布會當日,Tesla和SolarCity的股價卻不升反跌,似乎反映市場覺得新產品驚喜不足。要練成減碳必勝法,條路還有排行。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May 6, 2015

環球科技 地方智慧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環球科技 地方智慧

2015年05月06日

新科技有好有壞。壞的,可以毫無創意,更甚者會淪為企業用以打擊對手的工具(這樣的例子應在歐美各國的專利登記冊比比皆是),另一可能性是有創意但冇人識用,最後落得孤芳自賞悲慘收場。那麼好的新科技呢?其意念新穎以及「以人為本」(即普通人也容易學懂)當然是必須條件,同樣重要的是它具有地方智慧。

何謂「地方智慧」﹖一個解讀是這新科技的應用能因應不同社會各自特殊局限而作出調整,令資源使用效率在面對不同局限的社會中能得以提高。近年多人談及的是Uber。兩位欄友曾指Uber的創意不在其為打的Apps,而是這Apps能提高「順風車」供應彈性,從而改善整體交通效率。的士在美國很多城市是十分稀有,無論打的Apps如何厲害也對改善交通幫助不大。我在明尼蘇達州讀研究院時從未搭過的士,見過的士的次數更是十隻手指也數得出。幸好以美國標準來看,其他公共交通網絡(巴士和輕鐵)尚算不錯,不然我這個無車窮學生肯定變成毒男中的毒男。

美國不少地方的公交網絡比明尼蘇達州差,的士既少且貴。同時私家車空載率十分高,很多司機不介意上班途中多載一些「同道中人」。換句話說「順風車」市場在這些地方有供求,欠缺的是把兩者聯繫起來的平台。Uber的成功在於利用資訊科技建立一個將「順風車」供求有效地聯繫起來的平台,從而改善不少地方的交通狀況。只要某地的士供應較缺乏或相關管制較嚴,其的士服務價格愈高昂,Uber在這些地方生存空間會較大。

香港的士數目多年維持在約1.8萬部,但的士服務收費在「國際標準」中不算十分高,加上香港公共交通網絡十分發達,因此不難理解在6年前已成立的Uber,為何最近才有限度進駐香港。Uber在香港前景如何?要取決Uber在香港的應用能否具地方智慧特質了。相信很多人都有在街苦等也截不到的士經驗,不少中上產嫌泊車麻煩,但又想出入有靚車接送。換句話說,要發展一個配對的士或豪華轎車供求的市場平台應有空間,Uber故仍有市場價值。事實上,收入水平較高的港島區有不少人使用UberBlack,九龍區亦有不少人用UberTaxi。Uber在香港最終是成是敗我不敢說,但肯定的是沒有地方智慧的環球科技也只能是死路一條。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May 5, 2015

點解經濟學者乞人憎?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點解經濟學者乞人憎?

2015年05月05日

早前拜讀友報林行止前輩的《機會成本有得計!經濟學家「袋住先」?》一文,獲益良多。林前輩引述調查結果,指經濟學者一般都不放其他社會學科在眼內,少引用經濟學以外的研究成果,亦對跨學科研究持懷疑態度,形象極有問題。

讀畢全文,我這個人微言輕的經濟學者只覺過癮,因文章講的大都是事實,認識的經濟學者(甚至包括我自己)都多少有文中提及的「特徵」。(對前輩的唯一「批評」,是文中提及一個在母校華盛頓大學做的研究,指大學生讀了經濟學後更不合群。那研究我多年前讀過,其結論其實沒有那麼大膽,有機會再跟前輩解釋。)

經濟學者,何解咁乞人憎?猶記得研究院年代,同學們不少都看不起哲學系和社會學系的鄰居,覺得他們做的東西太軟性,吹水成分甚高。如今當了大學教師,又聽同事說校內每有甚麼委員會,只要有經濟學者和社會學學者同時在座,必定鬧交,會有排都開唔完。

經濟學者看不起其他社會科學的態度,除了源於誤解或片面的認識,更重要的是,經濟學本身的獨特風格:對政策的不信任、強調人性自私的一面、擔憂好心做壞事、相信自發秩序等等,難免跟一些重視「濟世」、提出改良社會建議的其他學科相衝突。

至於其他學科多引用經濟學研究,而經濟學則少在學科以外取經,我有一個無關經濟學者乞人憎的解釋:經濟學比其他社會科學數學化、量化得早,而社會學、政治學的學者引用經濟學的研究,不少是為借用經濟學的數學模型和計量工具。同理,經濟學一直大量引用數學、統計、工程的研究,就是為了在數學的應用上更上層樓。

研習經濟學多年,既不是香港唯一甚麼學派經濟學者,在行內行外亦沒有甚麼影響力,從未目中無人,只有愈學愈謙卑。因為謙卑,多年來盡量讀經濟學以外的書,見識其他學科的高人和洞見;因為謙卑,才知道要在經濟學中一個小領域有點建樹已不容易,對經濟學有全面的了解是難得,要搞好跨學科研究更要接近天才的能耐;因為謙卑,一直不夠膽用經濟學者、大學教授的「尊貴」身份論政,怕自己計錯機會成本論出禍來。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全球經濟關鍵詞:儲蓄滿溢

2015年5月5日

全球經濟關鍵詞:儲蓄滿溢


在大學教了7年書,每年都會教一門「中級宏觀經濟」。初級的微觀和宏觀經濟算作通識,文理工商的學生都會修;中級的課較深入,多用數學,修的大都是主修經濟的學生。教中級課程,最煩惱的是選教科書。有趣的是,不同微觀教科書的分別不大,程度或有深淺,但涵蓋的題材相若;比較兩本不同年代的書,看不出有大分別。相反,不同宏觀教科書的內容可以差天共地,有的重視傳統的凱恩斯觀點,有的專注經濟增長,各有特色,反映作者的立場和喜好;同一本書,幾年間可以有大量修改,像時裝潮流一樣變完又變。

宏觀經濟既分門派,也講潮流興衰。上次介紹的長遠停滯(secular stagnation)理論,就是「翻炒」幾十年前的舊學說。今次講的儲蓄滿溢(saving glut),更有爭議性,源自貝南奇2005年仍未當上聯儲局主席時的一篇演說(隨後有格林斯平和議),至今仍是全球經濟的一個熱門課題。

分道揚鑣的儲蓄行為

有用的宏觀經濟,往往是簡單的算式。經常賬(current account)等於總儲蓄減去投資。經常賬是國際貿易、收入(如海外股息)、轉移(如捐款)的總和,並以貿易為最大的部分。經常賬赤字,通常等如貿易赤字(入口多過出口)。儲蓄,則包括私人的儲蓄和政府的財政盈餘(或赤字)。經常賬為順差,等於國內的投資不夠「吸納」儲蓄,資金唯有跑到國外去;經常賬為逆差,等於國內的儲蓄不夠「應付」投資,於是要靠外國的資金流入。

我借用貝南奇博客上的統計數字【表】,讓大家對經常賬的金額有個概念:美國連年赤字以千億美元計人所共知,英國以及南歐諸國亦如是;同時大有盈餘的,主要有中、德、日三國,再加上好一些新興國家和石油輸出國。政府儲備節節上升的香港,經常賬多年來也是順差。

從九十年代尾到金融風暴前夕,這個分道揚鑣的情況最為明顯。貝南奇從數字中得出的結論,是以中國為主的國家儲蓄「滿溢」,經常賬長期有巨額順差,導致資金大量外流。資金的主要去處就是美國,於是壓低了美國的利息,更令美元轉強擴大其貿易赤字。金融危機前美國的樓價一升再升,不是因為聯儲局堅持低息,而是「外國勢力」的資金流入令借貸成本降低。這個全球不均理論有個大膽的潛台詞:金融危機的出現,間接因為某些國家儲蓄「過多」!

貝南奇儲蓄滿溢論的惹火之處,在於指出某些國家儲蓄多是政府蓄意造成。自亞洲金融風暴一役,亞洲國家變得更為謹慎,大量積累儲備,以應付炒家突襲。大家最熟悉的例子,當然是我們常常估錯數的香港政府。

儲錢過多累街坊,貝南奇於是反對人民幣價值「過低」,對德國愈升愈高的貿易順差也看不過眼。不過,貝南奇對未來樂觀,認為今天儲蓄滿溢的情況有改善(見表),各國之間的經常賬距離收窄,利率有望逐漸回升。

儲蓄滿溢的理論假設政府可任意調節儲蓄,但總儲蓄的私人部分其實是個人選擇,極受國內的福利保障、醫療制度、人口結構等因素影響,國與國之間的情況大為不同。

當貝南奇遇上男女私情

幾年前就有一項別開生面的研究(註),指中國儲蓄率高只因男女私情。超聲波的技術,令父母可以預早知道嬰兒的性別並選擇性墮胎,造成男多女少的怪現象:新生嬰兒中,每一個女的,就有一點二個男的。男婚女嫁,男的要爭奪稀有的異性,於是各出奇謀。奇謀之一,就是父母幫兒子增加儲蓄,以示身家豐厚,有能力為未來新婦提供美好的生活。研究發現,中國的男女比例變化跟儲蓄率的升降異常吻合,而有兒子的住戶儲蓄率又的確比有女兒的要高, 婚姻競爭的經濟解釋似乎有道理。

根據儲蓄滿溢論,全球低息以至什麼樓市「泡沫」,只因中國男人努力「爭女」!

這個推論有點搞笑,但搞笑中也有道理。宏觀的推論,要建基於微觀的分析。貝南奇儲蓄滿溢論不完整之處,在未曾解釋順差、逆差國家的私人儲蓄行為。是私人信貸市場的分別?是對經濟前景的看法不同?是福利措施的多寡?從供求角度看,儲蓄是資金的供應,投資是資金的需求,市場利率偏低,到底是供應升得多(儲蓄滿溢)還是需求跌得勁?

宏觀經濟難,難在不能抽取一部分來分析,整體經濟各項因素互為影響,一國之內已經「立立亂」,扯上全球關係更是複雜無比。是因是果,抑或是互為因果,往往是辯論不完的問題;數據有限兼且質素參差,紛爭亦不一定能以實證解決。難,所以要靠基本的經濟學概念(如供求關係)作根基,以不變應萬變,檢視宏觀理論是否合理。難,所以宏觀經濟娛樂性十足,各門各派的學者一直吵得熱鬧。

註:"The Competitive Saving Motive: Evidence from Rising Sex Ratios and Savings Rates in China" byShang-Jin Wei and Xiaobo Zhang,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Vol. 119, No. 3 (June 2011), pp. 511-564.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Monday, May 4, 2015

地球一定瓜得?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地球一定瓜得?

2015年05月04日

股市在興旺,地球正沉淪?這邊廂,「港股策略王模擬爭霸戰」在大時代個個渾水摸魚鬥過你死我活;那邊廂,擔心地球就瓜得的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李遠哲卻大聲疾呼我們的敵人只有溫室氣體。

我對化學家談化學不敢指指點點,但找化學家論應對氣候變遷的方法是否有點化學呢?抱怨過經濟師股評人預測股災能力不及丁蟹,對氣象及地震學家未能準確預測天災,我們卻只怨天有不測之風雲。還是師兄兼同事夏保加(Al Harberger)說得好,世上有三種政策問題,第一種純經濟問題,經濟學者要幫社會出聲(如跌斷手腳,當然要找骨科醫生);第二種與經濟無關,經濟學者最好出少句聲(如政制普選,骨科醫生論政水平不一定比牛頭角順嫂高);第三種既涉及其他科學亦影響資源分配,經濟學者應量力而為(如衛生局長、骨科醫生應量力而為)。

預測氣候變遷,經濟學者與牛頭角順嫂一起乖乖聽書。但影響到資源分配的氣候變遷應對措施,經濟學家的經濟分析應該冇化學家的言論咁化學。夏保加認為,無論我們多麼關心下一代,在考慮環保投資時,也不能漠視投資的機會成本。我們這一代享受各種科技,靠上一代不斷投資。我們下一代當然會像我們一樣,喜歡美好的自然環境,但不要忘記他們同時亦會像我們一樣,喜歡上一代投資在環保以外的科技成果。

然而,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更喜歡做末日博士:「我們的地球現在是在沉淪……今年美國加州鬧旱災,這是百年最嚴重的一次,更有人說是千年最嚴重的;兩年前,超級颱風『海燕』經過菲律賓的時候,風力達到每小時300公里,超過6,000人在一天就死掉了,這些影響世界的『極端氣候』會愈來愈嚴重,現在全球都面臨氣候變遷這個大問題!不解決這個問題,人類的未來有很大危機。」原來,一定瓜得的不是地球,是人類。我另一位芝大師兄Matt Kahn研究過自然災害與人命傷亡的關係。過去數十年的數據顯示天災無處不在,但面對天災一定瓜得的地方,都是較貧窮的落後國家。道理一字咁淺,賑災救人需要錢。減碳的兩難,是為保護環境放棄經濟增長,難免削弱下一代對抗天災的能力。

另一個值得深思的發現,是愈不民主的國家遇到天災,便愈死得人多。不想下一代道德沉淪是非不分,請骨科醫生記住:假普選袋住先人各有志,但甚麼是民主普選,國際學術界是有一定標準的。講完!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