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4, 2015

經濟學家排碳減住先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經濟學家排碳減住先

2015年05月14日

早前應邀出席商界環保協會舉辦的一個座談會,與環境局官員、消委會專家、兩電(編按:中華電力和港燈)代表一起討論香港未來電力市場發展。不知道甚麼原因,類似座談會總有人質疑兩電誇大可再生能源成本。要知道在利潤管制協議之下,投資可再生能源的准許回報率為11%。回報率比9.99%還要高,兩電有甚麼誘因放棄大手投資可再生能源,名正言順賺到盡呢?好了,既然商界環保協會關心減碳問題,我先向大家介紹德國電力市場改革的經驗。

電動車市場,美國有Elon Musk的Tesla,德國有Quandt family的BMW i。推動可再生能源政策,美國於2005年有能源政策法案,德國原來已於2000年率先推出再生能源法案(Erneuerbare-Energien-Gesetz,以下簡稱EEG)。雄心壯志,EEG定下2020年減排溫室氣體40%的中期目標,以及2050年減排80%至95%的長遠目標。至於EEG的兩大特點,其一是大幅補貼可再生能源,單單補貼太陽能發電的金額,便曾經是每度電補貼逾2.5港元。其二是補貼並非來自稅收,每年數以過百億歐元計的補貼,由消費者埋單。短短5年時間,德國電費因補貼導致加價超過六成!跟美國一樣,有資格安裝太陽能發電系統的,都不是窮等人家;但與美國不同,為保競爭力,個別大企業可獲豁免加電費。如此一來,德國的能源轉型,令一些有分捱貴電,但冇分賺補貼的市民不滿,連歐盟的競爭委員會亦要研究豁免是否有違競爭法。

要知道,減排是全球共用品(global public good),我減一噸與你減一噸的環保效果相同。至於香港寸金尺土高廈林立,不計成本的話,可以學英國起座外牆鋪滿太陽能板的CIS Tower,甚至興建太空太陽能站,然後傳送電力到地球。但要廣泛推廣可再生能源,政治成本唔到你唔計。機會成本有得計!機會成本的一個重要含意是比較優勢,肚餓,唔一定自己的米自己種。減排,亦唔一定自己的碳自己減。符合經濟原則的減排,排碳減住先,是減排成本愈低愈先要減得多。

排碳減住先的方法其實很多。有力出力,家庭安裝太陽能發電不划算,可以考慮「社區共享太陽能」(community shared solar),由市民自願集資,與電力公司及政府合作在適當的公共設施上蓋安裝太陽能板,總好過成功爭取「不能避雨亭」又貴又廢。有錢出錢,除了共享太陽能,亦可多做「碳補償」(carbon offset),發展碳貿易好,多種樹木又好,投資減排科技亦好,都比由政府主導發電燃料組合更平更靚。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