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9, 2015

不要問,信顧問?

2015年5月19日

不要問,信顧問?


去年,霍建寧先生一句「買內地電係一個大倒退」,買電或輸氣兩個A餐B餐的選擇引起公眾高度關注。一年後,霍大班再一句「係咪要死鍊鍊到停電?」,兩電准許回報會否被政府由目前9.99%「鍊」至8%甚至6%,我認為是餘下個月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的討論焦點。

作為消費者,我們未必人人同意港燈主席「電改不應為變而變」的結論。但作為正常人,我十分認同霍大班對這次環境局公眾諮詢的分析:「你問用戶減唔減電費,梗係話減,根本唔使做諮詢。就等於問同事加唔加人工,實話好㗎……你叫人減電費,我梗係減,點解唔減啫。」既然環境局局長請大家踴躍發表意見共謀良策,作為經濟學者,我自覺有責任,與「大嘥鬼」升呢版「慳神」共謀良策。

准許回報率忌比喻不倫

長達82頁紙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討論准許回報率的篇幅其實十分有限。首先,在諮詢文件第二章指「有若干意見批評,現行的准許回報率9.99%(投資於可再生能源設施的回報率為11%)過高,有建議認為應降低准許回報,以減低電費」。

若干意見,應該不會是霍大班的意見吧;若干意見想減低電費,應該多數來自「梗係話減」的用戶。但現行的9.99%准許回報率過高,又是相對什麼的過高? 回報率花多眼亂,討論時切忌比喻不倫。

隨便引述我最近親眼目睹的:不久前出席一個座談會,一位專家認為,利潤管制協議的准許回報率有下調空間,皆因外國例子除了接近10%的高回報率,亦有約5%的低回報率。但認真看清楚,近5%的原來是實質(real)而非名義(nominal)回報率。有通脹,實質回報率比名義回報率低。低幾多? 還看通脹幾多。

再隨便引用我比較熟悉的美國數據。今天美國電力市場最新的准許回報率平均是10%,比10年前的10.5%只下調了0.5個百分點,但此回報率不同彼回報率。10%的准許回報率是Return to Equity (RoE),利潤管制協議的9.99%是Return to Assets(RoA),兩者之差是資本率。除非無債一身輕,RoE一般比RoA高。高多少?視乎公司資本結構負債多少。

但即使同樣是名義RoA,比較准許回報率是否過高時亦不能隨隨便便蘋果同蘋果樹比。同樣是電力公司,兩電提供的是發電、輸電、配電和供電一條龍服務,而外國電力公可能只做其中一兩項。由於電力市場不同環節的風險不一,回報率因此亦各有不同。

6%-8%准許回報率欠透明   

那麼,政府建議的6%至8%名義RoA是從何而來呢?根據諮詢文件第五章有關准許回報率的方法計算:「政府是根據考慮了受監管的公共事業市場的無風險收益率、股本成本和借貸成本的綜合方法計算。」

就係咁簡單,大家明白未?

以這「綜合方法計算」六字真言推算:「在2013年中期檢討期間,政府委託顧問進行研究,以檢討釐定准許回報率所用的方法、參數及假設。因應近年環球經濟情況導致無風險收益率呈下降趨勢,並使風險接受程度產生變化,顧問認為,可以考慮將准許回報率下調至約6%至8%。為準備與電力公司進行磋商,我們會再次委託顧問進行研究,因應目前市場狀況更新合適的回報率。」

明白哂,三個字——信顧問。

猶記得機場三跑的兩份顧問報告,滙豐銀行所做的顧問報告總結三跑非蝕本生意莫屬,顧問公司Enright, Scott & Associates卻估算三跑經濟淨現值是9120億元。正如「梗係話減」的用戶只怕6%准許回報率過高,霍大班和兩電股東卻嫌8%准許回報率太低。「蝕本生意」與「近萬億經濟淨現值」之間有好大空間,顧問造數你懂的。

我不懂的是所謂「無風險收益率呈下降趨勢」,請問美國未來還有多少減息空間?電力市場投資一講便是至少30年,過去十年八載的低息低通脹與未來十年八載的息口物價又有什麼關係?還有,除了息口通脹難測、電力需求隨經濟波動,還有准許回報率先由13.5%減至9.99%,現在想再由9.99%進一步再「鍊」,都是30年內一改再想改的。兩電做生意幾時無過風險?

不要問,只要信?慳神真心想共謀良策,請至少先把顧問報告公開。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