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6, 2015

環球科技 地方智慧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環球科技 地方智慧

2015年05月06日

新科技有好有壞。壞的,可以毫無創意,更甚者會淪為企業用以打擊對手的工具(這樣的例子應在歐美各國的專利登記冊比比皆是),另一可能性是有創意但冇人識用,最後落得孤芳自賞悲慘收場。那麼好的新科技呢?其意念新穎以及「以人為本」(即普通人也容易學懂)當然是必須條件,同樣重要的是它具有地方智慧。

何謂「地方智慧」﹖一個解讀是這新科技的應用能因應不同社會各自特殊局限而作出調整,令資源使用效率在面對不同局限的社會中能得以提高。近年多人談及的是Uber。兩位欄友曾指Uber的創意不在其為打的Apps,而是這Apps能提高「順風車」供應彈性,從而改善整體交通效率。的士在美國很多城市是十分稀有,無論打的Apps如何厲害也對改善交通幫助不大。我在明尼蘇達州讀研究院時從未搭過的士,見過的士的次數更是十隻手指也數得出。幸好以美國標準來看,其他公共交通網絡(巴士和輕鐵)尚算不錯,不然我這個無車窮學生肯定變成毒男中的毒男。

美國不少地方的公交網絡比明尼蘇達州差,的士既少且貴。同時私家車空載率十分高,很多司機不介意上班途中多載一些「同道中人」。換句話說「順風車」市場在這些地方有供求,欠缺的是把兩者聯繫起來的平台。Uber的成功在於利用資訊科技建立一個將「順風車」供求有效地聯繫起來的平台,從而改善不少地方的交通狀況。只要某地的士供應較缺乏或相關管制較嚴,其的士服務價格愈高昂,Uber在這些地方生存空間會較大。

香港的士數目多年維持在約1.8萬部,但的士服務收費在「國際標準」中不算十分高,加上香港公共交通網絡十分發達,因此不難理解在6年前已成立的Uber,為何最近才有限度進駐香港。Uber在香港前景如何?要取決Uber在香港的應用能否具地方智慧特質了。相信很多人都有在街苦等也截不到的士經驗,不少中上產嫌泊車麻煩,但又想出入有靚車接送。換句話說,要發展一個配對的士或豪華轎車供求的市場平台應有空間,Uber故仍有市場價值。事實上,收入水平較高的港島區有不少人使用UberBlack,九龍區亦有不少人用UberTaxi。Uber在香港最終是成是敗我不敢說,但肯定的是沒有地方智慧的環球科技也只能是死路一條。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