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9, 2015

不忘基本功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不忘基本功
2015年06月19日

六十年代,當時還是博士生的張五常教授考口試,考的是經濟理論。據張教授憶述,所有複雜高深的理論問題他都對答如流,唯獨考官最後問了一條「淺」的初級問題,令他不知所措,愈答愈差,最終不及格。

張教授痛定思痛,不斷鑽研最基本的經濟學概念,重考輕易過關。從此,張教授作經濟分析只向簡單淺顯的方向想,不用半點複雜的理論。

廿年前從張教授的書中讀到這個故事,至今清楚記得,只因教學時有太多類似經驗。

教一門本科生的課,內容是經濟學的實際應用,跟《免費早餐》專欄的風格有點相似。學生大多學過好一些經濟學理論,懂得利用微積分,做過大量的練習題,就像亞當史密(Adam Smith)《原富》中的工廠工人般工多藝熟。

見學生有備而來,我在考試卷故意「玩嘢」,出的都是簡單得只需要加減乘除的題目,幾乎不用微積分,考的是最簡單的經濟學概念。結果,絕大部分學生在「冇數計」的情況下方寸大亂,成績非常慘烈。試後跟學生閒談,都說考試難在題目跟做過的複雜練習題「唔多似」,未能依樣畫葫蘆。

又教一門博士程度的課,知道學生計數都計得滾瓜爛熟,但計下計下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計甚麼,於是又在考試「玩嘢」,出了一條只有加減數的基本概念問題。結果,學生解答其他複雜題目都表現不俗,唯獨那一條淺問題幾乎沒有學生答對。

博士生的論文答辯,資深的同事們也有「絕招」:就學生的研究題材問一些本科生程度的淺問題,從而判斷學生的基本功是否紮實。

學習的過程,勇往直前愈學愈深,一些初級知識隨時會忘記得一乾二淨。不過,學的是經濟學也好、是其他學科也好,最有機會應用、最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往往是基本功,高深知識能派上用場的機會相對不多。

我幸運,要見樹又要見林,既在學院冷氣房內鑽牛角尖,又在報紙寫文章跟普羅大眾講經濟,尚能維持down to earth的心態。淺的題目不易答,淺的文章更不易寫:用最少的術語、最簡單的推理,寫一篇我阿媽都睇得明的經濟分析文章,要絞盡腦汁諗到嘔血,成本遠超稿費!


逢周一至五刊出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