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 2015

家仇國恨這筆賬如何算

2015年6月2日
梁天卓 經濟3.0
家仇國恨這筆賬如何算
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特區政府罕有地以立法方式將今年9月3日定為公眾假期。本來打工仔應該對多放一天假無任歡迎,想不到這事卻引來我的中大同事蔡子強兄和政府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的一場小小罵戰。蔡兄質疑政府為何不在過去的抗戰勝利50或60周年放假紀念,卻突然選擇在今年這樣做。馮專員則反擊,質疑對方沒有顧念歷史,「罔顧父執輩在日本鐵蹄蹂躪的感受」。

在這大是大非的問題上誰是誰非,絕不是我這種小角色所能評論的,政府應否立法將該日定為公眾假期對我影響不大,反正假期與否我都會如常工作。不過,經常去感受父執輩在日本鐵蹄下的蹂躪,不但對精神甚至身體不好,更可能對經濟有壞影響。

大家對國內一些地區間中出現的反日騷亂應該不會陌生,在這些騷亂中甚至會有燒日本國旗和日本車等激烈行為。這一方面代表中國同胞對日本貨的抗拒,更可能因為這種「情意結」而罷買日本貨,放棄了一些原本可能互惠互利的貿易;另一方面,同胞們的「待客之道」亦可能嚇怕了一些原本有意投資到中國的日本商人,拖慢了國內的經濟增長。

你可能認為我這樣吹水有點危言聳聽,不過我不是講講吓的。我的一位同事聯同其他學者最近進行了一項相關研究,發現日本侵華這段歷史的確對中國的經濟影響深遠【註】。他們先找來一些歷史數據,發現以當時的人口比率計算,南京大屠殺所在的江蘇省,在日本侵華時期的死傷數字並未列入全國三甲,反而中國的中西部省份如廣西、山西和湖北的死傷數字較該省更高。

淪陷史對華經濟影響深
利用歷史數據加上2001年的貿易和外來投資數據作分析,他們發現當年愈多人經歷日本鐵蹄蹂躪的省份,其經濟所受的負面影響愈深。這結果的一個解讀,是由於很多老百姓都曾在中日戰爭中受了很多苦,妻離子散,甚或家破人亡,倖存下來的對日本痛恨至深,時刻未能忘懷,時刻都想在「日本鐵蹄蹂躪的感受」。這些曾經歷中日戰爭的倖存者,又會將其在「日本鐵蹄蹂躪的感受」傳給下一代。

不忘國耻 非時刻想着傷口
久而久之,該等生活在中日戰爭中受苦至深的地方的同胞,一般便會較那些生活在中日戰爭中受苦相對較輕的地方的同胞懷着較強的反日情緒,在有意或無意間抵制日貨。研究的結果顯示:總體而言,如果我們那些生活在中日戰爭中受苦至深的地方的父執輩,沒有時刻都在想着「鐵蹄蹂躪的感受」,2001年日本在中國的投資項目就會多1244個,投資額會多10億美元,中國同胞亦會從日本多入口100億美元的貨品,中日貿易額更會多200億美元!

當然,我不是叫大家遺忘歷史,也認為以史為鑑十分重要。不過就如政府經常勸我們,要對和我們有一點文化差異的國內同胞多加包容一樣,我們也不用每次提到這段歷史時,便要勾起「父執輩在日本鐵蹄蹂躪的感受」的。當然,如果大家可以化悲憤為食量,每次想起這段歷史時,都飛到北海道大快朵頤則另作別論。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註】:Che, Y., J. Du, Y. Lu, and Z. Tao (2015): “Once an enemy, forever an enemy? The long-run impact of the Japanese invasion of China from 1937 to 1945 on trade and investment,”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96, pp. 182-198.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