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8, 2015

競爭法寧縱勿枉的經濟邏輯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競爭法寧縱勿枉的經濟邏輯
2015年06月08日

上周末返回母校芝加哥大學,出席畢業十周年紀念活動。別的畢業十周年紀念,應該是同學及老師們敘舊大吃大喝一番吧。芝大經濟系的傳統,師生聚首談的,卻例必是經濟、經濟、經濟。

一連兩天的紀念活動,節目是一個又一個的學術研討會。我被安排在上星期五早上10時15分介紹我最近一篇文章,之前演講的分別是兩位在美國聯儲局工作的舊同學。我的文章關於競爭法,但當中的一個觀點,其實與半個世紀前佛利民對逆周期措施的批評一脈相承。

當年佛利民質疑逆周期措施弄巧反拙,皆因政府往往後知後覺。在唔適當嘅時候,做唔適當嘅嘢,譬如當經濟下滑時議而不決,等到經濟復甦後,才去刺激經濟,維穩如此後果是愈維愈不穩。

政府眼光愈差便愈不要多手多腳的傳統智慧,聯儲局的舊同學當然明白。他們未必知道的,原來這套邏輯應用在競爭法上可能更適當。

公共政策最忌「聲大夾冇準」,維穩如是,反壟斷亦如是。是的,假如逆周期措施之冇準是慢人半拍的話,競爭法可以話慢足九拍。

記得張五常講過的一個真實故事:「美國某反壟斷案,辯方律師向法官要求休假,因為他的太太要生孩子。若干年後,同一律師向同一法官要求再休假,因為律師的兒子生了孩子,有親友慶祝之盛。法官批准,但說道:『我希望你的孫兒生孩子時,這案件已經完結了。』」

我印象最深刻的案例,是由1969年審至1982年的IBM一案,最離譜的是審足13年後,司法部竟然決定撤銷起訴,而比最離譜更離譜的是,審到八十年代所謂的「電腦霸權」,原來已經冇做大佬好耐。

市場瞬息萬變,芝大學者兼法官Frank Easterbrook曾對此有感而發:「任何經得起漫長歲月的商業行為,先被慢人幾拍的反壟斷法挑戰, 再捱過慢人再幾拍的法院審理,必定符合經濟效益。」

聲大夾冇準的競爭法有「縱」和「枉」兩種成本,Easterbrook的傳統看法,是霸權沒有市場優勢,壟斷難以持續;相反法庭一個錯誤裁判,卻會對市場造成永久損害。

由於競爭法「縱」的成本比「枉」的成本低得多,執法宜寧縱勿枉。我的分析是,即使壟斷可以持續,競爭法始終宜縱不宜枉。

經濟由無數關係密切的市場所組成,一處壟斷,處處扭曲。競爭法只數樹木不看森林,「枉」的後果往往是加深其他市場扭曲。

在此希望競委會(競爭事務委員會)的朋友執法時,除了避免「聲大夾冇準」,亦要記得「數樹木亦看森林」,因為市場之間的關係,對執法成效其實大有影響。


逢周一至五刊出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2017-06-19 我買過三架車,都是新車。買第一架車時在美國開始工作不久,即使車行貸款息口不低,亦只有蝕利息慢慢供。買第二架車時現金已不是問題,但由於車行給予近乎零息貸款優惠,最後還是借到盡慢慢供。買第三架車時香港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