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6, 2015

引入豪華的士不治標亦不治本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引入豪華的士不治標亦不治本
2015年07月15日

電召車Apps的出現及它所帶來的白牌車問題,大家都應耳熟能詳。經過傳媒廣泛報道,大眾不單加深對電召車Apps的認識,對的士司機的「友善」態度的回憶,亦好像失憶人士突然受了刺激般恢復起來:短途車馬上黑面,過海拒載,見你不熟路的便多走幾條街,見是水貨客卻會熱心地慢慢幫你搬貨。

就在大家不斷聲討的士司機的「友善」態度時,業界人士(當中包括的士司機和的士牌的擁有者)卻在上星期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的特別會議上反映司機大佬搵食艱難實況,力諫當局應該有法必依,加緊對非法違規的電召車Apps執法,以保障的士業的「持續發展」。

甚麼是法治在過去一年備受討論。對不少人而言,依法而治,或大陸所謂的「以法治國」就是法治的最高標準。以此看來,以Uber作平台經營的白牌車,或把「賤貨」當做貨的GoGoVan這些違法行為被取締實在「無可厚非」。不過,原來在千禧年前,金管局有條例限制八達通的非交通類業務不能超過15%。依照同一邏輯,有關當局又應否一成不變地按照法例來禁止在各類商舖食肆等地方使用八達通?

法例要與時並進,的士管制亦然。我之前在本欄曾提及,的士管制的出現在很大程度上源於訊息不對稱:乘客對的士司機質素只能估估下,對路面情況掌握(如那裡通常塞車、甚麼是最佳截車時間和地點等)更是如墜五里霧中,又如果每次乘客與司機都要因應不同情況而議價,市場交易成本更可能是天文數字。
時移勢易,上述訊息不對稱情況由於新科技的出視而大為改善。網站或Apps均可提供不同的士司機評分(或由乘客自己對司機大佬們評頭品足),相關電腦程式更能因應路面情況和需求供應自行對車資作出相應調整(如外國的Uber便有surge pricing功能)。換言之,過往監管的士行業的理據到了今天已不復存在。反之近日要求加強執法的聲音所反映的,更多是利益集團與政府部門之間的尋租角力,而不是實際需要。

在大家就如何提升的士司機的服務水準熱烈討論時,其實市場透過科技的發展,正為大家有效地提供不同類型的士服務的可能性。引入豪華的士服務既不治標更不治本,說到底還是索性放寬出租車行業的發牌監管,讓市場運用新科技增強該行業的競爭吧。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