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0, 2015

創科第二難—兼與葉劉淑儀商榷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創科第二難—兼與葉劉淑儀商榷
2015年07月09日

以「私酒商人與浸會教徒理論」解釋窒礙創科發展的規管,有心的浸會教徒和別有用心的私酒商人要兩者兼備。支持規管甚至禁止Call車Apps,在明是有心保障道路使用者安全的運輸署,在暗是別有用心維護一己私利的的士業團體,尤其在「震撼性」反Call車Apps行動中從未露面嘅的士牌持有人。但在暗的想左右大局,還得靠或明或暗的中間人推波助瀾。

幾日前,在Facebook看到葉劉淑儀議員留言:「我與多個的士團體會面,了解業界今天所面對的困難。團體當中有車主和從業員代表,他們指營運成本的上升及客量的下降,對他們的生計構成重大影響 ……其中『網上白牌車』Uber,以高薪招攬私家車車主作為『白牌車』司機以自己的私家車接載乘客。由於車資直接在乘客的信用卡扣除,司機就像義務載客,因此不需要申請『出租汽車許可證』,並且不用跟從運輸署所訂的相關法例要求及通過相關考核。如此形成不公平競爭之餘,亦令的士業界更難招聘從業員。我期望在交通事務委員會的公聽會上,促進業界和政府直接溝通,建立共識。」

何謂「不公平競爭」呢?市場上,對不受消費者歡迎的競爭者愈「公平」,對消費者便愈唔公平。說過了,從分析市場競爭的角度看,競爭法唯一目的是「保障消費者利益」,其他大中小型生產商的利益可以不理,亦不應理。根據競委會的《第二行為守則修訂草擬指引》,所謂「掠奪性定價」要構成對競爭對手的攻擊性表現,其中一個必要條件是定價者具有相當程度的市場權勢。換言之,除非乘客利益受損,沒有市場權勢的Call車Apps對的士團體生計構成如何重大影響,經濟學或法律上都不算是不公平競爭。

那麼,運輸署多年來對各種交通工具的不同規定和要求,不是為了保障乘客利益嗎?以的士為例,支持發牌制度的一個說法是,透過官方認證防止司機中有「雨夜屠夫」之流。但在制度下,「雨夜屠夫」在80年代還是出現過,反而在互聯網年代,Call車Apps即時為乘客提供有關司機資料,運輸署根本冇得比。支持發牌制度的二個說法,是方便劃一收費,從而減低討價還價的交易費用。這個說法更荒謬,因為乘客對穩定車費有足夠需求的話,市場自會有供應者滿足他們。更何況的是,在互聯網年代,Uber的Surge Pricing正正是以運輸署欠缺的市場力量即時平衡供求情況,改善資源分配。

敢問葉太,貴為兩會議員及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成員,應為別有用心的「私酒商人」抬轎,還是至少向政府提出,考慮仿效新加坡,容許共乘的普通司機合法向乘客收取費用?一旦合法,乘客便可名正言順有得保。到時,有心的「浸會教徒」還有理由反對嗎?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2017-06-19 我買過三架車,都是新車。買第一架車時在美國開始工作不久,即使車行貸款息口不低,亦只有蝕利息慢慢供。買第二架車時現金已不是問題,但由於車行給予近乎零息貸款優惠,最後還是借到盡慢慢供。買第三架車時香港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