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5, 2015

市儈的同情心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市儈的同情心
2015年07月03日

雖然香港地有心人不少,但市儈的人亦十分多,我相信市儈的有心人亦為數不少,如何令人捐款從來都是一個大難題。捐款的一個難題是當中的慈善目的有所謂的公用品(public goods)性質:假如不幸姐妹往後生活好過一點,燒傷的年輕人如果日後康復過程來得順暢一點,所有關心他們的大眾心裡亦會好過一點。所以,和其他公用品一樣,募捐的困難在於很多人都想搭順風車,因為既然你捐一蚊大家(心裡)受惠,那麼我當然樂得坐享其成

有甚麼方法可以解決捐錢的順風車問題?

一個方法是政府帶頭。有捐過錢的朋友都會知道,捐錢可以扣稅。根據稅務局資料,捐款予屬公共性質慈善機構或慈善信託可申請扣稅,總額可達應評稅入息或利潤(視屬何種情況而定)的35%。

另外,是讓捐款人出出風頭,讓他除了買到大家都能享受的心靈慰藉之餘,亦可以買到其他人不能享受的虛榮感,所以大家下次見到乜乜總理在電視上拿着一張大支票時,不要再對他/她指指點點了。

除此之外,亦有研究發現,用抽獎作招徠比純粹叫人捐款的效用更大,因為可以私有化獎品的吸引力,可以某程度上抵銷慈善的公用品性質,香港最大的慈善團體賽馬會,靠的便是六合彩和賽馬。

你可能認為叫人捐款不用那麼市儈,但人性從來如此。如果我和一位美女/俊男在街上募捐,你猜誰募得的捐款會較多?

不過,捐錢又好,不捐錢又好,想幫助該對姐妹或粉塵爆炸事故傷者不只一個方法,往後不對他們報以歧視的目光其實已是十分幫忙。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