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6, 2015

貨Van平台選擇性被放蛇之玄機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貨Van平台選擇性被放蛇之玄機
2015年07月16日
的士每次申請加價,理據總離不開司機收入因經營成本上升而下跌。但兩年前一份立法會文件提到,自2011年7月的士加價後,市區的士租車司機每月平均淨收入在一年半間下跌10.1%,而車主司機的淨收入也少了4.7%。有趣的是,的士加價後,出租車主的淨收入卻逆市上升1.2%。司機經營成本,包括的士車租吧。出租車主關心的士從業員收入,更關心自己收入。上星期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舉行特別會議討論的士服務,幾十個發言嘉賓中包括坐擁數百個的士牌的第二代「的士大王」伍海山先生。議事堂上,的士大王狠批非法車輛載客取酬,更點名投訴手機程式Uber對的士業界構成不公平嘅競爭。

都是Uber惹的禍。在三藩市起家的Uber,好端端把UberX、UberTaxi、UberBlack等介紹到世界各地造福乘客,登陸香港後卻發明了UberCargo,之後再改名為UberVan挑戰本地電召貨Van平台。的士大王上星期二在立法會一句Uber非法載客取酬,警方上星期三便展開放蛇行動。被放蛇的,卻並非的士大王點名投訴的Uber,而是UberVan的競爭對手GoGoVan及流星語。被起訴的,亦不是兩間電召貨Van平台,而是兩名分別收取65元及80元車資的輕型貨車司機。問題來了,運輸署近年除了多次重申「輕型貨車出租或取酬作載客用途,屬於違法」,更不斷強調「任何人如招攬或企圖招攬他人乘坐以出租或取酬方式載客的輕型貨車,亦屬違法」。何解警方放蛇行動中選擇性地放過Uber,而執法時又選擇性地只針對貨車司機?

答案當然不是警方要跟的士大王對着幹。像我這一代自小電視送飯長大的,都記得警方放蛇掃黃的畫面,例必在金錢交易的一刻表露身份來個人贓並獲。老套的電視橋段,反映互聯網年代警方執法仍停留在港人電視送飯的上世紀。按運輸署的說法,UberBlack是違法招攬他人乘坐以出租或取酬方式載客的私家車,根本不用放蛇。但沒有金錢交易的證據,政府不敢輕易提出起訴。至於UberVan等召貨Van平台,一來貨車司機與召貨Van平台不是僱傭關係,平台只是提供資訊的科技公司;二來Apps公司只須要求使用者叫車時同意身上帶有貨物,責任便在司機身上。

Uber其實在不少地方都與當地政府鬧上法庭。近期加拿大的一宗,法庭裁決Uber合法經營。但即使在一些被禁的地方,執法起來亦不容易。加州的例子更有趣,Uber在加州不單只是合法經營,政府更推出新法例監管所有Transportation Network Company(TNC),但最近法庭裁定Uber為司機的僱主,要付上僱主法定責任的Uber往後營運成本將因而上升。開口埋口講創科的特區政府,我在此再次呼籲你放棄「拉布」,早日立法令所有TNC名正言順合法經營。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