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4, 2015

創新嘅嘢我識條鐵

免費早餐 - 渾水
創新嘅嘢我識條鐵
2015年08月14日

Uber遭放蛇被封和20萬元保釋金讓香港的新聞再次踏上國際舞台。關於Uber背後的經濟學理論,相信欄友兩位教授以及無神論者的巴別塔已經多次交代了。Uber的出現是非常合乎經濟邏輯,這一次「創造性破壞」無疑是打破的士服務差的壟斷局面,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契機。

每一次的創造性破壞都意味改變資源分配的規則,規則的改變,會影響既得利益者的餅仔分配。消費者和乘客是贏家,因為多了選擇,可以享受更好的服務。大眾都以為的士司機是輸家,其實也不,因為的士司機也多了選擇,司機和Uber是可換非互斥的。司機會衡量過自身的利益和成本,決定繼續做的士司機,還是成為Uber司機。

唯一一個輸家就是的士牌照的持有人,因為牌照的有限供應,早期收集牌照的人都因租值上升而發達,Uber的出現減少了的士服務的需求,這班牌照擁有人的既得利益就受損了。從政治權術的角度去看,拉封Uber應說要從既得利益者的角度去分析了。

因為我寫《am730》寫得遲,主流的大論點都被人寫了,我只好補充些小論點。昨日,我和「事事」評論員周顯食飯,都有討論Uber和道路使用率的問題。道路的使用是學習社會耗費的入門經典例子,也是Pigouvian Tax的理論基礎。

大致的原理是,基於自利原則以及道路使用的公用非私產性質,塞車等社會耗費要以Pigovian Tax或其他行政手段解決,這是一家的看法。我的看法是Uber反而令到道路使用更有效率。

第一,的士司機和Uber是可換非互斥的,Uber的出現不會大幅增加道路的使用,因為車子本身也是這麼多的。

其次,Uber作為自利的服務提供者,定價和收費比的士更有彈性,的士的加價是要由業界向運輸署申請,以官僚方式處理。Uber的定價彈性反而是令到道路使用更有效率,所以今次政府的出手是無經濟邏輯支持的。

引入Uber曾經是政府投資推廣署引以為傲的推介個案,現在自打嘴巴刪網移post,如同議員Facebook管理員Eric Chan一樣尷尬。另一個尷尬是,政府今次一出手打壓Uber,以後也無資格再提鼓勵創新,更遑論推銷那一個政治酬庸分餅仔的創科局。

不過,有一點是要讚一讚的,為了推創科局,推銷員辯稱這是青年置業希望,可解決土地問題。我個人認為這個洞見都幾創新,可媲美太陽能電筒,就算沒有經濟價值也至少有娛樂價值。所以,創新嘅嘢,我識條鐵咩?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2017-06-19 我買過三架車,都是新車。買第一架車時在美國開始工作不久,即使車行貸款息口不低,亦只有蝕利息慢慢供。買第二架車時現金已不是問題,但由於車行給予近乎零息貸款優惠,最後還是借到盡慢慢供。買第三架車時香港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