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2, 2015

香港電台《香港家書》:從Uber 看「積極不干預」與「適度有為」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城大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曾國平--從Uber 看「積極不干預」與「適度有為」

http://programme.rthk.org.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radio1%2Fhkletter&d=2015-08-22&p=1085&e=320985&m=episode
香港的九十後:
你們好。
我是個八十後港人, 在美國一家大學研究經濟學,也在香港報章評論時事。十幾年來,香港社會經歷了重大的變化,從高鐵事件到中港矛盾,從政改爭議到雨傘運動。我盡力跟進事態發展,但畢竟是隔岸觀火,你們的感受,一定比我要深。希望未來有機會,可以多了解你們的想法。
講起香港的變化,最近特首梁振英提出了香港需要放棄過往「積極不干預」的方針,要改以「適度有為」為政府經濟政策的新方向。「積極不干預」五個字,我在你們未出世時就聽過,初時不明所以,後來翻查歷史,才明白這五個字的深層意義。 前財政司郭伯偉的定義是:「長期來說,所有生意人的決定,在自由經濟裡運用個人的判斷,雖然不時出錯,但帶來破壞的機會,會比由政府中央決定要低,而就算帶來破壞,也能較快改正。」至於「適度有為」的內容是什麼,特首可沒有詳盡的解釋,只以限制雙非孕婦來港產子、奶粉限買令、樓市辣招為例,指出政府可以主動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你們怎麼看? 我這個經濟學者又怎麼看?
我先舉一個例子:香港吵得熱鬧的Uber問題。
政府應否撤手不管,讓出租車繼續經營之餘兼保留現有的發牌制度?警方高調拘捕打壓出租車,招來不少市民反對,又是否最佳的解決辦法?政府一方面要成立創科局,一方面又阻礙「分享經濟」這個世界科技潮流,又是否有點矛盾?
香港的士、出租車的發牌制度,是上個世紀的歴史產物。以今日的科技,乘客可輕易在網上為司機評分,又有全球定位系統(GPS)追蹤路徑,以牌照確保司機質素的需要已大大減少。同時,在發牌制度下,司機沒有動機去建立品牌,車資管制下工作出色亦沒有額外的打賞。車資管制,也令的士服務欠缺彈性,既不能因市場供求而作出調整,又不能因應市民的不同喜好提供相應的服務。現有的發牌制度、車資管制等是否已不合時宜,只損害社會利益?
不過,在這件事情上,政府干預也可以有好處。政府掌握修訂法例的權力,可以訂下一套規管架構,讓出租車合法經營之餘,同時監察行業的運作 。Uber要在一個城市成功經營,不想「無皇管」,反而需要跟當地政府合作。例如,Uber要確保司機背景良好,靠自己對司機做背景審查的成本太高而且不可靠,政府的執法部門反而可以幫上忙,合力確保乘客的安全。
在美國加州,Uber可以合法經營,但又要面對政府的監管。最近法庭就裁定Uber為司機的僱主,要僱主為僱員負上醫療保險等各種責任,既將Uber合法化,也令Uber的經營成本大增。同樣在加州,共享車(ridesharing)生意合法化後,保險公司名正言順的推出專為共享車而設的產品,讓司機和乘客都得到保障。類似Uber的公司在政府監管下經營,在美國是大勢所趨。
Uber的例子,說明了政府「管得太多」和「做得不夠」可以同時並存。
對我來說,討論「積極不干預」和「適度有為」的優劣,容易淪為字眼上的爭拗,沒有意思。經濟學者看問題,喜歡從邊際的角度去看,從少一點、多一點的方向去想。市場和政府的角色,也可以這樣分析。市場運作有成本,可以得出不好的結果。市場做不到的,政府可以插手,但政府會面對一個局限,就是政府干預的效益始終會下降,如在牌照制度下的士服務欠佳。政策層出不窮,好事終會變成壞事。要「不干預」還是要「有為」,視乎在個別的情況下,政府多行一步或少行一步所可能帶來的影響。
我的另一個看法,是千萬不要將「現實中的市場」和「理想中的政府」放在一起討論。現實中的市場可以有各種不完美的地方,而這些不完美的地方當然可以靠一個完美的政府去解決,不過,現實中的政府不是完美的,會作出錯誤的決定和選擇,得出的效果可以比不完美的市場更差。 官員也是人,其辦事能力再高,也未必勝得過集思廣益的民間智慧。
好了,講太多經濟學怕悶壞了你們,最後只想跟你們說,無論是「積極不干預」還是「適度有為」,我們都有監察政府的責任,什麼應管、什麼不應管,不只是政府說了算,還要靠大家理性地、以證據和事實來參與討論。
未來的香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你們要睇實政府啊!
曾國平上
2015年8月22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