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1, 2015

旅遊業復甦要等埋UberGinseng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旅遊業復甦要等埋UberGinseng
2015年08月10日

一位認識了十多年的小友,上周第一次代表公司到中國某城市出差。離開時拿着手提行李,用普通話在酒店叫出租車去機場。落車時咪錶顯示車資要二百多塊錢,司機卻稱要多收180元電子道路收費。朋友拿着行李趕飛機,加上言語不通兼反正出公司數,接受司機的手寫單據。手寫單上,上車日期填上「2015年8月1日」,總收費為「$400」。司機的藝術修養還不賴,咪錶收費、附加費、車號等統統「留白」,然後在司機姓名旁邊畫了個符。

$400的車程究竟走多遠呢?在香港應該大概是尖沙咀到大嶼山的距離。未夠準確?好吧,是麼地道69號帝苑酒店,到赤鱲角香港國際機場的距離。對,這個中國城市叫香港。

今時今日嘅服務態度,劉華教落最緊要「優質服務,致勝之道」,但經濟學家唔係咁睇。Uber有UberBlack,的士有「黑的」。香港黑的又有兩種,一種濫收車資,一種司機黑面。前者直頭係「陰騭」,後者至多叫「劣質」。搵你笨那種陰騭幾時都要不得,但搵着數那種劣質卻是另一回事。優劣是相對的,市場上一分錢一分貨。譬如去澳牛,識食嘅梗係快餐炒蛋燉奶,佐敦澳牛致勝之道,當然唔係優質服務;香港的士業失敗之處亦並非單純係服務唔夠優質。

今時今日嘅服務態度,要多得今時今日嘅發牌制度。經濟學話你知,發牌制度大大增加的士與乘客之間因「搭順風車問題」(free-rider problem)而起的交易費用。發牌制度下的士沒有品牌,優質服務冇獎陰騭服務冇罰,乘客冇得揀,是因有牌但冇品嘅司機搭優質司機順風車。發牌制度下的士劃一收費,即使的士有品牌,乘客只能靠貼士獎勵優質司機,品牌做唔住,是因為識揀但孤寒嘅乘客搭優質乘客順風車。

小友遇上陰騭黑的,港人卻不時被劣質黑的拒載,是發牌制度下的搭順風車問題。有學者建議政府引入「豪華的士」,幾多部?收幾錢?等幾耐?市場瞬息萬變,今時適合的數量及收費,明日分分鐘變得太多及太貴。Uber的商業模式,不只有豪華版UberBlack,亦有平民版UberX,更有親民版UberPool。略嫌不足的,是Uber還未有UberGinseng。原來小友來港出差三日,除了乘的士出機場時被騙,在藥房買退燒藥時,亦被說花了$1,200買兩両切碎的花旗參。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