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5, 2015

有加成計費 冇黑面拒載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有加成計費 冇黑面拒載
2015年09月24日

Econ記者與徐緣兩位朋友可能知道我在籌備關於汽車共享的演講會,先後向我推薦一份分析Uber「加成計費」(Surge Pricing)的個案研究。研究人員是芝大商學院一位新進學者,之前在eBay做過一年博士後經濟師,專門研究互聯網經濟。經濟專家做個案研究跟香港常見的顧問報告不同,不會求其走去問乘客加價貴唔貴、問司機加價好賺唔好賺,而係用真實數據分析乘客及司機的市場行為。Econ 記者與徐緣兄都是有眼光之人,這個研究值得向大家介紹。

先簡單解釋甚麼是加成計費。只有受政府監管嘅的士,才會漠視供求情況硬性規定劃一收費。Call車 App本地薑 GoGoVan夜間收費每柯打加30元、凌晨收費每柯打加80元,便是因為愈夜貨Van供應愈少。載人的供求比運貨的更難測,過江龍Uber這樣解釋加成計費不是趁火打劫:

「At times of high demand,the number of drivers we can connect you with becomes limited.As a result,prices increase to encourage more drivers to become available.」
理論上,當供不應求,Uber的程式會自動把車費上調,試圖平衡供求。實際效果如何?分析加成計費的個案研究參考過以下兩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是半年前美國樂壇小天后Ariana Grande在麥迪遜廣場花園舉行演唱會後,現場附近啟動Uber程式的用戶急升4倍。有見及此,加成計費自動把車費上調至近兩倍。提高車費不但吸引司機增加供應至散場前的兩倍,亦令供應更有效地分配給需求較高的乘客。認為加成計費太貴的,可選乘其他交通工具、或等車費回落到正常水平時才叫車。加成計費的經濟效果,是車費上調後,所有叫車乘客的需求都得到滿足,而他們候車的時間平均能維持在3 分鐘以下。

第二個例子是大半年前除夕夜,加成計費因技術問題在紐約市失效了近半小時。這近半小時,卻撞正需求高峰。價格未能反映供求情況,供應依舊,叫車的需求卻以倍數上升。沒有加成計費的經濟結果,是車費不變,十個叫車的乘客只有兩個的需求得到滿足,而他們的候車時間亦上升至差不多8分鐘。

熟悉UCLA經濟學傳統的人都知道,市價是唯一不會導致租值消散的競爭準則。香港政府要的士劃一收費,效果與價格管制無異。張五常教落,把車費定於市價之下租值消散是無可避免的,等車是租值消散的一個種。但張五常亦教落,在價格管制下,市場有意圖減低租值消散的浪費,揀客拒載便是司機意圖把的士留給願意出更高車資的乘客。加成計費,乘客司機你情我願。Uber司機冇黑面,其中一個原因便是Uber以市價取代你的口音揀客。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