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15

再看終審法院的綜援裁決

2015年9月22日

曾國平 經濟3.0
再看終審法院的綜援裁決

2013年12月,終審法院裁定申領綜援的七年居港限期違反《基本法》,當時,我寫了《一年12億的綜援裁決》一文,其中作出了一個預測:裁決每年會為綜援增加12億開支。文中我亦問了一個問題:這筆額外支出是多是少?差不多兩年過後,政府公布了近幾年的新數據【表】,也就可檢驗我的預測有多準確。今天的結論,是我高估了裁決的影響。

至於當時沒有回答的問題,我今天的答案是金額其實微不足道,對政府的財政影響輕微,絕對比不上政府其他亂花錢的工程。

從表中可見,自2003年經濟不景綜援受助人數急升後(受助個案的趨勢相似),數字一直下跌。本港永久居民的受助數字,除了在2009年金融風暴輕微上升,一直以每年幾個百分點的速度下降,由2005年48萬人的高峰下跌至2014年的36萬人。至於新來港人士,自2004年開始實施「居港七年的規定」後,人數一直急跌。到了2013年,受助人數只有1.3萬。在2014年,終審法院回復「居港一年的規定」,受助人數急升至1.9萬人。傳媒大幅報道的,是這個接近五成的反彈。

五成聽落好大,但涉及的金額有幾多?假設如果沒有終院的決定,2014年新來港受援人數會維持在2013年的水平,不再下跌,那我們可以將2014年上升的6012人都當作因裁決而起。根據統計處的數字,2014年每人平均的綜援金額為每月5045元,6012人每年就只會帶來3.6億的開支。不過,受助家庭人數愈多,每人金額愈少,以5045元計算應該高估了這6012人涉及的開支。

翻到統計報告的圖表,可見到每年綜援的經常開支由2013/14年度的184億元,升至2014/15的財政年度的195億元,上升了11億元。受助人數下跌5%和支助金額上升的一加一減,有關永久居民的總支出應該大致平穩,我們是否可以將11億元全入終院判決的數?

新來港人士本質有改變

要留意的是,11億元開支增加來自臨時數字,而根據以往的數據,臨時數字一般高估,所以最後的升幅極可能不到11億元。就當最後增幅真的有11億元,是否就代表我原先12元億的估計大致正確?我認為這可能性不高。首先,綜援金額每年都會向上調整,比通脹要升得快一點,就算新來港人士的人數不變,金額一樣會上升。另一個可能,就是6012人中除了佔最大部分的單親家庭外,有不少相對「昂貴」的個案(如殘疾、長期病患等),但這極其量只能將開支稍為增加,不可能增至11億元。這11億元經修正後到底剩下多少,不久就會有答案。

就剛才的計算,有兩個小枝節要補充:第一,如果沒有裁決的出現,新來港人士的受助人數可能會順着近年的趨勢繼續下跌。在這個假設下,裁決增加的就不只6012人。不過,就算假設人數會繼續下跌百分之十至二十,都只會將因裁決而出現的受助人增至7000至8000人左右,以每人5045元的金額計算,影響不夠6億元。第二,裁決於2013年底發生,若裁決真的吸引了大量人南下,在居港一年的規定下,要到2015年才有資格申請,不會反映到2014的數字上。不過,近期本港沒有大量申請綜援的新聞,這個滯後效應相信不會明顯。

事後檢討,我承認預測錯誤,我忽略了新來港人士本質上的改變:近年申請來港的個案中,教育程度愈來愈高,在港謀生發展事業的專業人士比例在增加,跟十年前來港的新移民本質上有顯著分別。這一點上,蕭若元先生當時的預測比我準確。無論如何,是幾億元又好十幾億元又好,對龐大的政府開支來說只佔極少的比例,相比高鐵等大白象工程更是小巫見大巫,不值得大力批評。

肯認錯是學者基本要求

香港學者常在傳媒露面,對經濟、社會、政治等議題作出各種判斷和預測,有正確的,也有錯得離譜的。估中事後認叻很常見,但少見學者主動承認錯誤。舉個例,近年有不少學者預測樓市股市爆煲(或暴升),但語出驚人成為報紙標題後,事實與預測是否不符從來沒有人跟進。久而久之,建立了學者一個只會答對不會錯的專業形象,傳媒大眾因而過分信賴學者的一言一語。相比起其他學者,我的影響力雖然非常有限,但也要在此為我當時的預測負上最低的責任,坦白承認錯誤。

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