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9, 2015

教書也要積極不干預?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教書也要積極不干預?
2015年09月08日

上星期渾水試圖風花雪月,今日我繼續「教壞細路」。網上傳有大學老師跟學生訂下規矩,上課前要將手提電話交給助教,當作點名,下課後歸還,務求學生一支筆一張紙的專心上課。老師「適度有為」,實在是用心良苦。

我想法不同。如此要求,令無手提電話不可的學生卻步之餘,也叫態度認真思想成熟的學生相當冇癮。老老實實,一班幾十個學生,對該門課充滿熱情非讀不可的有幾多?有多少是為應付必修要求而無奈選課?我上課採取積極不干預政策,盡量讓不同學生各取所需。

記得在美國讀研究院第一年,課程內容太簡單,大部分在港大本科時已學過,於是那年差不多沒有上課,終日在宿舍上網看書,只在考試日子才現身,同學老師好像都不太認得我。後來在美國教書,也發現班中總有幾個學生很少上課,但功課交足考試成績不俗。相信是嫌我教得淺,或者喜歡自修DIY,我也就不多理會,更不會以點名計分咁老土。

上課我會落力表演,不會對住PowerPoint照讀,有興趣的隨便聽,無興趣的理得你,只要不干擾他人則可。若講課不及手提電話吸引,學生都成低頭族,又或學生走堂門可羅雀,我擔心的不是學生走寶,而是我的講課方法出了甚麼問題,是否教得太難或太悶。大學生時間成本高,走堂可以拍拖補習搞活動,自由選擇下,老師的講課水準直接反映在學生的行為上,高下立見。設計功課和考試,大部分題目是基本程度,做得到就算合格有餘。剩下小部分,是特別難,需花心機解決的題目,好讓班中程度較高學生過過癮,用心拿A。

課後學生找我,問的若是「考試呢個考唔考」或「呢題可唔可以加多分」等問題,必以面黑加上耍太極應付之;問的若果是升學資訊,或是有甚麼經濟學好書,甚至是天南地北閒聊文化藝術國際時事,我不介意跟學生談上一兩小時,請埋學生飲咖啡又點話。當然,課後求分的學生多,求學的學生少之又少,但現實如此我只能接受。

某年放暑假前,有學生到辦公室問我有甚麼書值得看,我對着書架一本又一本的介紹,從海耶克扯到佛利民,滔滔不絕的講了一小時。我不知道學生的感受如何,只記得那是我教學生涯最快樂、最滿足的時刻。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