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5, 2015

我在芝加哥睇Netflix的日子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我在芝加哥睇Netflix的日子
2015年09月14日

美國人的文化及科技步伐,跟香港人很不同。2000年初到芝加哥時,隨便走進一間咖啡店,播放着的不是Miles Davis五十年代的jazz,便是Jim Morrison六十年代的rock。二十一世紀一個香港仔來到這個學術氣氛濃厚的小社區,曾以為美國人很落後。當二十世紀末華人地區人人睇慣VCD,踏入二十一世紀的美國人還在看VHS。

怕被嘲是個俗不可耐的philistine,有段日子我在美國曾晚晚「煲老戲」。跑到街尾Blockbuster租帶,從四十年代的《Citizen Kane》,到五十年代的《The Searchers》,再到六十年代的《To Kill a Mockingbird》,喜歡與否都是必睇的。睇到Stanley Kubrick及Martin Scorsese等經典,開始有DVD出租。再睇到Paul Thomas Anderson和Wes Anderson時,我棄Blockbuster,轉投Netflix。轉睇Netflix,當然不是為了十年後才出現的《House of Cards》。到 Blockbuster租碟的一大問題,是遲還碟要罰錢。美國有兩種人,一種是交罰款赤赤痛但再罰再交的,另一種是Reed Hastings。

Reed Hastings於1997年創辦Netflix,做的是郵寄DVD生意。憑用戶提供的個人資料,Netflix在網上推薦啱用戶口味的電影是個不錯的主意,但真正吸引我等窮鬼學生的服務,是Netflix冇deadline冇罰款,只收固定月費,但每次限借3套戲,有還才有借。Netflix過人之處是它總比市場走得快,但又不是太快。剛推出郵寄DVD服務時,DVD機價錢在美國貴到根本不太流行,而我等不介意在小小的電腦螢幕睇戲的窮學生數目始終有限。Hastings自認一世夠運,先係Netflix在破產前等到DVD機跌價,之後又等到死對頭Blockbuster在割喉減價戰中比它先離場。然而,當 Netflix坐穩租碟一哥位置,Hastings決定要比市場快一步,推出最終可能摧毀其DVD生意的新服務。Netflix於2007年推出串流,但串流服務的質素一方面受制於當時的網絡速度,另一方面電視串流需要有電視節目。電視比電影的版權有更大限制,甚麼「Netflix的撒手鐧是自製高質劇集」,是串流服務推出幾年後才開始的東西,而當時Netflix已是一間成立了超過10年的上市公司,並在10年間顛覆過整個美國電影租賃業。

睇過五十年代的《The Searchers》,再看七十年代的《Taxi Driver》會更有趣味;睇過七十年代的《Annie Hall》,再看八十年代的《When Harry Met Sally》,卻可能覺得不外如是。睇過沈大哥西城寫的《龍虎風雲》,再看Quentin Tarantino成名作《Reservoir Dogs》,你怎能不慨嘆八十年代港產片影響力之大?Netflix明年登陸香港,對電影有要求的人以後想煲老戲就方便得多了。至於對自己有要求的人,以後唔想再做philistine,除了要先搞清楚張學友出道後從未殺出過張國榮等偶像新人,更要多了解一下Reed Hastings的事跡,才判斷Netflix將如何影響本地的電視業。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