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6, 2015

以小見大的諾貝爾獎得主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以小見大的諾貝爾獎得主
2015年10月15日
今屆諾貝爾獎經濟學獎,由1945年於愛丁堡出生、現於普林斯頓任教的迪頓(Angus Deaton)獨得。還記得讀研究院的時候,曾為迪頓一篇頗難懂的文章煩惱良久,搞不清幾條方程式在說甚麼。是的,迪頓的研究頗為技術性,涉及大量的數據和複雜的統計方法,實在辛苦了要報道的傳媒朋友。

大家看財經新聞,都知道政府定期公布國民收入、消費支出等數據,作為經濟走勢的指標。這些宏觀經濟的數據,將所有市民工作、消費、儲蓄、投資等行為等加在一起,是為「宏觀」。

傳統上,宏觀經濟學研究的,就是這些宏觀數據之間的關係,建立各種理論去解釋、預測宏觀經濟的走勢。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收入和消費的關係。從凱恩斯到佛利民等前輩高人,都為收入和消費提出過一些精彩的理論,今天的教科書仍會提到。其中一套理論,假設人會透過借錢和儲蓄,儘管收入會隨時因各種原因改變,也會盡量保持消費平穩。

不過,迪頓早年的一系列文章,以數據證明這些傳統理論大有問題:理論指出消費會跟隨實質利率變化,但在宏觀數據中找不到任何跡象;理論指出消費和收入的關係不會太強,但宏觀數據中兩者密不可分

迪頓的看法是,「盲摸摸」的分析宏觀數據容易中計,應先搞清楚組成這些數據的每一個人,或家庭的消費行為。

例如,有人工作穩定,未來每月的收入大可清楚預見,又有人餐搵餐食,今年賺得多,明年可能食白果,這兩類人的消費行為必有分別。又例如,生活上遇到阻滯,人人都可以借錢解決困難,但每人的借錢能力都有不同。

要了解這些不同人、家庭之間的微妙差別,以及這些差別如何導致不同的消費行為,不能依靠宏觀數據,要從「微觀」的調查中去探究。迪頓的貢獻之一,就是創立了處理這些微觀數據的統計方法。

我們也許都理性行事,但由於人人有異,將所有人的行為加在一起,宏觀數據顯示的可以跟個人行為是兩回事。

先要了解個人行為的「小」,才能明白宏觀現象的「大」,這是迪頓研究的一個重要訊息。從八十年代起,宏觀經濟學者愈來愈著重分析微觀數據,迪頓有莫大的功勞也。

從市民的行為到政策的影響,微觀數據可以讓我們知得更多。微觀數據所費不菲,歐美一直致力搜集,內地最近也積極建立。可惜的,是香港的微觀數據一直貧乏兼落後,不足以深入分析香港人多姿多彩的經濟行為。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