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8, 2015

誰叫兔女郎穿回衣服?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誰叫兔女郎穿回衣服?
2015年10月26日

問:會有甚麼改變?

答:一般家庭購買電腦最重要的原因,將會是電腦能夠連結到全國互通的網絡。現在我們剛起步,但這會是個重大突破,就像當年發明電話一樣。
這是Steve Jobs1985年接受《花花公子》專訪時對話。30年後究竟有何改變?《花花公子》宣布不再刊登女性全裸照片。那些年,我打過兩份暑期工,一份是英皇金融,另一份就是《花花公子》。儘管當年外匯界已有「笑貧不笑倉」之說,同學間卻冇人羨慕我未上大學先做「金融財俊」。那些年,同學們只妒忌我未成年便有養眼兔女郎任睇,卻不知道《花花公子》還有醒神名人專訪任讀。時代變了,香江第一才子得知《花花公子》決定後,慨嘆這是當今男性精英的衰落之餘,更揚言「如果《花花公子》因政治正確的教條無法生存,這個世界一定在逐步倒退回中世紀。」 才子所指的政治不正確,是《花花公子》對裸女的宣揚在女權主義下是貶低女性。言下之意,叫兔女郎穿回衣服的,是女權主義。

時代變了,當然還有互聯網。Steve Jobs第一次離開蘋果那一年向《花花公子》預言互聯網將會是個重大突破。30年後《花花公子》行政總裁這樣解釋他們的決定:That battle has been fought and won. You’re now one click away from every sex act imaginable for free. And so it’s just passé at this juncture.官方立場,《花花公子》自50年代創刊一直領導文化潮流,半個世紀成功推動政治上或性方面等言論更開放,但到了網上色情資訊泛濫的廿一世紀,雜誌以祼照招徠已不合時宜。換句話,叫兔女郎穿回衣服的,是網上色情。

伊索寓言中北風與太陽對決,任北風再用力吹,令旅人脫下斗篷的清清楚楚是太陽的熱力。問題來了,令兔女郎穿回衣服,究竟是女權主義還是網上色情呢?這是經濟學上所謂「識別問題」(identification problem)一個好例子。論銷量,由70年代每期逾700萬本高峰,跌至現在約80萬本。我不是說《花花公子》由盛轉衰與女權主義完全無關,但80年代的「女性主義性論戰」 (feminist sex wars),「性積極」(sex-positive feminism)與「反色情」(anti-pornography feminism)各有捧場客。任反色情之風再用力吹,從80年代到今天《花花公子》決定轉型前後足足三十多年,只歸咎女權主義累事才子未免太過萬能Key。

成也互聯網,今天要重溫Miles Davis、Milton Friedman、Steve Jobs等經典專訪一click就掂;敗也互聯網,今天想入屋呃like的誘惑太大了。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訪問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