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1, 2015

香港研究走向死亡?

2015年11月10日

徐家健 經濟3.0
香港研究走向死亡?

有網上傳媒一連兩日以〈大學走向國際,香港研究卻走向死亡?〉為題,探討本地學術界香港研究的衰落。兩篇文章分別訪問了幾位本地學者,兩代學者不約而同認為教資會過去十多年來愈要求大學研究國際化,他們便愈被迫要放棄香港研究,原因是以英美主導的國際頂級學術期刊,一般對香港問題不感興趣。

物理化學等自然科學,沒有香港非香港研究之分。所謂「香港研究」,指的是社會科學中專門分析香港問題的本地研究。即使並非每人認同經濟學是什麼社會科學之王,大家都應該同意經濟學是一門社會科學。奇怪的是,兩篇文章沒有訪問過一位經濟學者。究竟,經濟學者會怎樣看香港研究呢?

芝大學派看研究資助

我當然沒有資格代表所有香港經濟學者說話,但既然傳媒的印象是香港經濟學者大多信奉芝加哥學派,我倒可以與大家分享一下我知道的芝大傳統。

芝大元老史德拉(George Stigler)曾說過:「佛利民(Milton Friedman) 想改變世界,我卻只愛冷眼旁觀。」這位只愛冷眼旁觀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私底下亦講過,芝大出糧給他是因為他的老師身份,與他冷眼旁觀看透世情無關。

另一位諾貝爾獎得主佛利民即使真的有心改變世界,原來他是反對政府用納稅人的錢資助學術研究的。八十年代初,佛利民曾發公開信促請美國政府取消國家科學基金會。強迫納稅人埋單,決定研究資助的卻是一小撮人。佛利民認為,研究由私人資助比政府資助更有效率。歷史亦證明不少經濟名家傳世之作,根本不需要依賴政府資助。

兩位芝大元老的看法,自己的研究自己做。要別人資助的話,去找個心甘情願的。今天的芝大又怎樣?我認識的老師同學當中,有的喜歡把研究當做私人嗜好,不少亦接受私人及其他非政府機構資助做研究或顧問工作,他們都是我的榜樣。

民間智庫資助好開始

愈來愈多民間智庫資助香港研究,儘管目前研究水準仍十分參差,我絕對認為這是個好開始。歷史關係,香港的大專院校在可見的將來會繼續由公營大學主導。硬要以公帑資助研究,用在基礎研究上還可能說得通。從這個角度看,大學研究國際化不是毫無道理的。研究國際化不一定是什麼服務英美主導的學術架構,而是着重要有更廣泛應用的基礎研究。以香港的數據解釋能夠一般化的經濟理論,從七十年代張五常的租務管制分析到今天欄友梁天卓的網上盜版研究,服務的都是整個經濟學界。

那麼,香港經濟研究有出路嗎?在本地經濟學界,香港經濟研究從來不是主流研究題目,沒有興旺過,因此談不上是否走向死亡。假如市場沒有需求的話,只用來自娛的研究私人時間去做就好了。當市場有需求,香港的大專院校應該放手讓教職員去做,不需特別鼓勵,但不應左管右管。再另一位諾貝爾獎得主貝加(Gary Becker)當年給我們的忠告是,凡能啟發學術研究的顧問工作,多做無妨。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訪問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