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4, 2015

今日推豪華的士總比聽日推早一日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今日推豪華的士總比聽日推早一日

在香港,「創新」和「創意」原來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以的士業為例,早前香港的士業議會宣布斥資幾百萬元開發電召的士手機程式,夠「創新」;最近運輸及房屋局決定最快明年第三季以專營權方式推出車費較高的豪華的士服務,有「創意」。

是的,「創新」和「創意」不一定是同一回事。但說過了,Uber去年抵港不久後已推出過對提升的士服務作用不大的 uberTAXI。假如業界開發電召的士手機程式不夠創新的話,政府推出豪華的士又幾有創意呢?據報道,新豪華的士須通過公司專營權實施,的士公司與其轄下的司機有僱傭關係,專營權會定下服務水平,規管車輛類型、車廂設施、車齡限制等,而司機表現要受公司監督,表現不好要受罰。若公司的表現未能達到運輸署的要求,署方亦會向公司作出懲處。

然而,原來早在今年2月,本地已有車行試行優質的士。可接載4個乘客的星群的士座位寬敞,包括一個輪椅位,車尾還可放八件行李。而這些的士除了提供免費Wi-Fi上網及USB充電服務之外,乘客亦可以透過手機應用程式上網叫車。
服務方面,車隊為確保服務質素,司機首次被投訴會接獲口頭警告,第二次會被解僱。至於價錢,起錶車資與普通的士相同,只是網上或電召預約需多付60元。

星群的士的創意,不在於其輪椅位。最先為殘疾人士提供無障礙的設施和服務,香港的士業首推「鑽的」。只是鑽的以社企形式運作,車隊規模較大的星群的士卻是一般私企。可是,即使後者以賺錢為目標,報道指運作了9個月的50部優質的士已一共虧蝕了500萬元。車行解釋,每部優質的士車價較一般的士貴約10萬元,而車行亦確保每名司機在扣除車租及汽油錢後仍有800元收入,故此錄得百萬元虧蝕。

把「創新」理解為技術創新,而「創意」屬於商業模式的創新,我沒有太大反對。這樣看,Uber的手機叫車、網上交易、網上評分等,才算創新;加成收費 、佣金制度、優步同行等,都有創意。當然,這些創意要有創新的互聯網技術才能發揮得好。阿媽係女人,業界今日推出的士手機程式比聽日推出早一日,政府今日推出豪華的士又比聽日推出早一日。但欠創新缺創意的東西,甚麼時候推出都是徒勞無功的。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訪問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