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7, 2015

我寫股票二三事

免費早餐 - 渾水
我寫股票二三事
2015年11月06日

Happy Friday今日不寫太硬橋硬馬的東西,就寫自己的寫作點滴。渾水起家是寫網媒《輔仁媒體》,主力是寫政評財經之類的,不是寫了得久,一年半而已。後來寫了一段日子,就有人引薦了我寫當時尚未停刋的《新報》。之後友報的投資版話事人看過我在《輔仁媒體》寫的文章,也私訊我寫稿,然後友報之後就是友刊。渾水起家是因為《輔仁媒體》,甚至連北角莊生的舊部也看過我寫的,總算愈來愈走入行內,我對容總很是感激。

初出茅蘆當然天不怕地不怕,現在回想起真是不敢倒抽一口涼氣。我本著寫作的原則是避重就輕,也不會講假,原則當然是這樣,但執行起上來是不分輕重照樣寫。有一次我抨擊某一隻疑似造假數的股票以及其布局,結果該公司的財經公關打電話來,也沒回應我的論點,只是著我不要再寫。我當然不放在眼內。

也一如既然劇情安排,上得山多終遇虎。我從市場上聽聞了一隻股票非常有趣、非常絕的操作,結果有意寫出來。不過,我當然知道背後是一號甚麼樣的人物,我也是個孬種,所以我的寫作方式是先把這位不開名的幕後人形容一次,然後明褒暗貶,結論是少碰為妙,要轉身極快。上午一出的稿,下午就有麻煩。我在行內都算識點人,有一位朋友是這一號人物的手下,他說有人想「搞搞我」。「搞搞我」是原句直述,當然大家可以自由演繹,既可以是文明地吃一餐飯,也可以是出刀出劍、血啊肉啊、手啊腳啊等。我費了不少力氣才無條件解決了件事,不過樑子倒是結下了。

最氣不是得罪了人,因為我得罪人是例行公事,而是我明明有心提醒卻被人摘字取句穿鑒附會,好多唔識就扮內行,連行內的人物關係也搞不清楚就胡說八道。因此,我現在已經少了在免費公開場合寫壞一隻股票,但收費平台就無此限制。一來財經公關會看Wise news睇盡全港紙媒,二來我在收費平台寫了這麼久也相安無事,證明上市公司不會花錢在我身上。當然,也證明Information is not free.There is no such thing a free lunch。事關命子要緊,不值得亂咁搏。

尤幸寫到現在尚算有安樂茶飯,無穿無爛,首尾呼應來一個TGIF。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一至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