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1, 2015

人民幣加入SDR的政治經濟學(上)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人民幣加入SDR的政治經濟學(上)
2015年11月10日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仍未就人民幣納入SDR(Special Drawing Rights)一事作決定,據說要到本月底才有分曉。爭取人民幣納入SDR的新聞,斷續出現了好幾年,但未有本地傳媒清楚解釋過SDR到底是甚麼,只籠統指出加入SDR是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大目標。SDR名稱古怪,直譯「特別提款權」,顧名未能思義,皆因SDR的一段歷史。

二戰後以黃金為本位,美元跟黃金掛鈎,兩者皆外匯儲備首選。黃金供應有限,各國央行只好持有美元,以之為國際貿易結算工具。貿易頻繁,對美元需求日增;美元供應上升(即美國維持貿易赤字,對外輸出美元),同時又會增添美元跟黃金脫鈎的風險。這個金本位下的尷尬情況,先由比利時經濟學者Robert Triffin提出,稱為特里芬兩難(Triffin dilemma)。為解決此問題,IMF於1970年推出SDR分配予成員國,每單位SDR等如價值1美元的黃金,憑SDR可跟其他成員國換取等值貨幣,以解決國際貿易需要。舉個例子:國家A有商人要跟國家B商人買東西,本以美元為中介,但市場上不夠美元怎辦?國家A的央行可先將一定數量的SDR交予國家B央行,以換取國家B的貨幣,國家A的商人就能用來跟國家B的商人交易,無需用上美元。

SDR既像貨幣又如信貸(有利息),但不能在市場交易,為免引起爭議,IMF想出SDR這語焉不詳的怪名稱。生不逢時,金本位制崩潰,美國大印銀紙,各國不愁沒美金交易,SDR未曾流行就成了歷史陳跡,數十年來形同虛設,只佔全球總儲備幾個百分點,直到2009年金融危機,IMF大幅增加SDR為全球增加流動性,其比重一度升至4%。由始至今SDR都不重要,原因不難理解:國際金融規模龐大,加上科技進步資訊流通,國家在市場上借貸愈加方便,央行之間以流動性掉期(liquidity swaps)找數,SDR遂成法國大餐。金本位不再,今天SDR以四大貨幣計算,美元歐元各佔四成,英鎊日圓各佔一成。全球現有2,000億SDR,約等如2,800億美元,藏於各國外匯儲備帳目中。根據貨幣的使用量,這個組合每5年調整一次,今年正是重新定義SDR之時。中國一直極力爭取人民幣成為第五種SDR計算貨幣,更提出以SDR取代美元作主要外匯儲備。到底計入SDR對人民幣有何實際影響?IMF又何盤算?周四再談。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