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3, 2015

人民幣加入SDR的政治經濟學(下)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人民幣加入SDR的政治經濟學(下)
2015年11月12日

以4隻主要貨幣(美、歐、英、日)組成之特別提款權(SDR),實際效用不大,罕見於傳媒,直至2009年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提出建議,擴大其規模與功能,SDR才成為熱門話題。

周小川的建議不是新鮮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曾多番提出類似的計劃。現時SDR分配於成員國,不能在市場交易,只於國際間調配。若央行可逐步將外匯儲備換成SDR,商人亦可以SDR作貿易中介,金融市場更可買賣SDR衍生工具,SDR就升級為全球貨幣。SDR要有此地位,關鍵在擴大SDR包含的貨幣,人民幣必不可少也。

此計將IMF變成全球央行,保證SDR跟一籃子之貨幣掛鈎。從此,央行儲備以及商貿交易不只取決於美元升跌,減低了全球匯率風險。既然SDR價值穩固,全球央行亦不需要龐大儲備,減少政府坐擁巨資帶來的浪費。理想如此,現實執行卻有一大困難:IMF要保證SDR之價值,必需以豐厚儲備支持,以供IMF在市場上買賣保衛SDR。此職責誰來分擔?國家愈大出錢愈多?如何解決搭順風車問題?情況就如歐元區,貨幣由成員國共同支持,一出亂子必引起爭執。於是,幾十個國家各自增加儲備,捍衛各自的貨幣,此全球貨幣之大計只停留在幻想階段。

不論建議是否可行,中國和IMF都想促成其事。

SDR本身未有太大實際用途,但人民幣加入將是一明顯信號,以示人民幣已成國際貨幣。最佳結果,是各央行對人民幣需求增加,欲以人民幣作為儲備之一。如今人民幣之境外交易規模仍小,各國央行未能大量增持,但隨境外交易規模漸增,人民幣成為儲備貨幣將會是大勢所趨。

無論是加入人民幣,還是擴大SDR用途,皆對IMF有利。提升SDR之地位,間接增加IMF之影響力。若然SDR成了全球貨幣,IMF就成為全球央行,有控制全球流動性之權力,豈不過癮?

利之所在,雙方都想快將人民幣加入SDR,但又面對一個尷尬情況。加入SDR有兩大要求,一為出口夠多(major exporter),這個中國當然合格有餘,一為貨幣能夠自由使用(freely usable),這個就值得商榷。人民幣離境有限制,暫時只有極小量在境外市場交易(由於規模小,暗中操控不難),加上最近幾連續幾次「一次性」貶值,人民幣之「自由」實在太有特色。IMF於是辯解,自由使用不單指匯率由市場決定,亦要交易量夠多,這方面人民幣也合格。

人民幣要靠加入SDR促進匯率市場化,但要加入SDR匯率要先夠自由。想爭取權力的IMF會否打開方便之門?以歐洲勢力為主的IMF又是否想保住歐元的地位?

這個政治加上經濟的問題,月內就有答案。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