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3, 2015

取消強積金對沖益打工仔之謎

015年12月22日
徐家健 經濟3.0
取消強積金對沖益打工仔之謎

關於取消強積金對沖的問題,寫過又寫過。再寫,不是突然想到些新觀點,只是近日在傳媒上看見一些意見愈看愈不對路,今天希望一次過回應我對這些意見的看法。
意見一:強積金制度對低收入僱員形同虛設。由於低收入僱員轉工次數較頻繁,導致僱主供款被用作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對沖掉,這些僱員退休時因此取不到任何強積金權益,強積金制度因此形同虛設。
回應一:所謂「對沖掉」,並非「掉落海」的「掉」, 而是提早把屬於僱員的工資還給他們。有可能「掉落海」的「掉」,是當強積金回報低兼收費高,連通脹也追不上。
根據積金局公布的資料,從2000年12月1日至2015年7月31日,貨幣市場基金及其他基金的平均年率化回報為0.6%,而強積金保守基金與保證基金的回報分別是0.8%和1.3%。以上三種基金類別都跑輸同期平均通脹率1.4%。15年間,整體強積金扣除費用及收費後年率化內部回報率有4%,即實際回報率為2.3%。2.3%實際回報率表面上好過掉落海,但實際上比市場回報還要低幾個百分點。對沖之下,低收入僱員提早取儲蓄,反而省去之後「掉落海」的強積金基金管理費及行政費。
現時月薪低於7100元的僱員是不用供強積金的。要解決強積金制度「形同虛設」的方法很簡單,一視同仁規定原本不用供強積金的低收入僱員供款5%便可。這豈非令低收入僱員百上加斤?絕對是百上加斤!但略懂經濟學中「稅負歸宿」(tax incidence)分析的人都明白,當對沖機制令強積金制度形同虛設,取消對沖的客觀經濟效果與強迫低收入僱員供款5%無分別。
選擇權及使用權應分開處理
意見二:容許僱主選擇基金大為不妥,皆因基金表現或收費都與僱主利益沒有關係。
回應二:基金表現血本無歸會有什麼後果呢? 當僱主完全不理基金表現及收費,形同虛設的是對沖機制。
到有需要發放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時僱主要自掏荷包,自掏荷包對其利益究竟有沒有關係呢?即使邊際上僱主供款盡歸僱員,僱員與僱主討價還價時僱員為什麼不要求僱主替他們選擇他們心儀的基金呢?最後,即使僱員較僱主緊張基金回報,這代表僱員必定比僱主懂得選擇嗎?
最終,僱員選擇的基金回報是否比僱主選擇的高要講證據。而比較時我們亦不應忘記僱主供款那份強積金是在有需要時拿來作對沖,因此僱主選擇時較僱員短視是應該的。
意見三:對沖機制是改革強積金推動「全自由行」的障礙。
回應三: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曾一再強調,取消對沖機制並非「全自由行」的先決條件。我的理解是,只要把強積金僱主供款的部分的選擇權及使用權分開處理,選擇時由僱員決定,到有需要用作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對沖時能夠計算現有僱主的供款及投資回報便可。
還有一點,我不反對以「全自由行」讓更大市場競爭壓力推低基金收費及改善投資回報,但部分強積金行政費用是由積金局過度監管而來,這些行政費用是不會因市場競爭而減少的。
僱員變相供款一成
意見四:只要政府引入失業及殘疾保險,再取消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就「無所謂對沖」。
回應四:建議政府引入失業保險及殘疾保險都是借用美國經驗。美國經驗是,保險需要企業額外供款。「無所謂對沖」但要加稅支付保險成本,僱主又怎會無所謂?
其實要做到「無所謂對沖」,與其取消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不如取消僱主強積金供款。我認識的所有本地經濟學者,一致認為目前香港強積金投資回報表現不濟。我們都知道,稅負歸宿分析的含意指僱主與僱員雙方供款5%與僱員供款10%根本沒有分別。
當對沖機制令強積金中的僱主供款形同虛設,取消對沖變相便是要僱員供款增至10%。在強積金投資回報仍表現不濟時擴大強積金規模,不如先簡單取消僱主供款,讓5%強積金名正言順「全自由行」。要真正益打工仔,等強積金改革取得成果後,才鼓勵僱員自願增加供款還未遲。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訪問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