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5, 2015

學者睇漏了地鐵單刁

免費早餐 - 渾水
學者睇漏了地鐵單刁
2015年12月04日
星期三抨擊港鐵(066)單刁,竟然出奇地很多share,我成為了出色的呃like小子。留言也很多,我見到疑似雷鼎鳴教授的留言說我錯了,因為政府會負責所有的高鐵成本。由於只是簡單一句,我暫時看不出到道理在哪兒。今次擺明是用了上市公司的現金儲備。就算假設佢啱,咁政府都唔會無啦啦有錢喎,多少都是由納稅人拿來啦,政府何來負責「所有」成本?
前輩和朋友Kevin在文中提及有關港鐵單刁的睇法,不敢批評但我想作補充。Kevin首先想讀者肯定了港鐵股價升是一個現實,也許是市場看好股價的訊號。我想補充的是只睇一日的股價是太少了,因為股票有噪音(noise),環球市場的波動會牽動港鐵股價,因為它是藍籌。
 另一個Kevin比較著重的小股東的利益,他認為小股東至少可以在股東會上投反對票,也可以沽貨離場。這點是看漏了,今次股東大會是大股東要棄權投票,然後剩下街貨的兩成多,以一股等同一權方式去投票。
表面上,我唔同意港鐵方案,是可以沽貨離場;但由於港鐵是大股,不少MPF有買貨,這些MPF基金持股一定比普通老散多,在投票上是能夠左右大局的,我自己的持股有得揀,睇唔順眼可以沽貨,但MPF我無得揀。情況就有點似功能組別議會既容納有公司票(即MPF),也可以有個人票(即小股東)。表面上是看似合理,但這種投票結構難言公平。
如果陰謀論去睇,為了投贊成票,我很難以排除有「人」會暗地裡追貨買港鐵的股票,殺頭生意有人做,蝕本生意無人做,成百幾億喎。因為股票除了反映基本企業價值,投票權也是有價值,尤其是重大議案,投票權的溢價會更明顯。正如喜歡出入福臨門的富豪八十年代打股權爭奪戰,也是把股價搶高至偏離內涵值。順帶一提,今次港鐵這一招「關連交易加派息」的財技,年多前這位富豪也用過。
派息的矛盾在於錢用不得其所,錢果豐今年5月一份文件話,會為股東創造價值。咁小股東信你,俾嚿錢買你股票,你調轉頭未創造到價值又派息俾番嚿錢俾我,咁我不如買年金(annuity)好過啦?仲要派息係有除淨,咪以為賺息收錢有著數,你會輸價格上的調整。買國貨高鐵未必個個股東喜歡,你知道啦,不是個個都好像郭富城這麼熱衷國貨嘛。篇幅有限,下次再補充。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逢周一至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