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9, 2015

人民幣加入SDR的炒作與老作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人民幣加入SDR的炒作與老作
2015年12月08日
人民幣正式加入特別提款權(SDR),成美歐日英以外的第五種貨幣,比重佔10.92%,排行第三。也許SDR是個不易理解的冷門東西,綜觀過上周香港傳媒報道,發現誤解甚多,甚至有銀行高層認為加入SDR「對於出國旅遊、留學,還是比較划算」,看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推廣信用卡優惠。SDR是一個貨幣單位,將五種(之前是四種)貨幣以固定比例加在一起,價值隨籃子內貨幣升跌變化。這籃子貨幣,是IMF一個儲備「配額」。每個IMF成員國皆獲分配一定數量SDR,列為外匯儲備項目。這筆SDR可放着不用;有需要時可跟別國將SDR兌換成同等價值的其他貨幣。不過,SDR是帶利息的:如你給我100個單位SDR兌換美元,你以後需為這筆SDR付息給我。即是說,SDR是IMF容許成員國間借貸的量度單位。但隨國際借貸市場興盛,少有國家以SDR應急,SDR四十多年來一直規模細小,今天約值3,000億美元。
 SDR不是IMF支持貨幣,成員國不能向IMF提取一籃子貨幣。
如今人民幣佔SDR一成,並不代表世上「增加」了300億元人民幣儲備。內地有資本管制,境外人民幣市場規模仍小,全球央行根本未能以人民幣或其相關資產作主要儲備。就算IMF將人民幣SDR比例訂作十成,也不會「創造」出價值3,000億美元人民幣儲備。人民幣加入SDR帶來的直接效果,只是SDR價值將隨人民幣強弱改變而已。人民幣加入SDR,又會否鼓勵全球央行增加人民幣儲備?人民幣境外市場不大,短期央行想增持人民幣是不能也非不為也。當然,若企業、央行對人民幣有需求,包括香港在內境外市場終擴大。央行到時會否依從IMF比例,以一成人民幣外匯儲備為目標?
 歷史經驗,央行分配貨幣儲備,不會依從甚麼「國際標準」,考慮的是貨幣使用量、風險等。如美元SDR比例長時期是四成,但全球央行外匯儲備中美元比例一般逾四成。講到尾貨幣興衰取決經濟起跌。當年美元取代英鎊成國際主要貨幣,不是甚麼國際機構隆重宣布的決定,而是市場汰弱留強選擇。若內地經濟續增長,成功解除資本管制,人民幣終成為重要貨幣。人民幣加入SDR,只是在其國際化路上打打氣,實際效果不大,不是登陸火星,不用吹捧成甚麼「歷史性的一步」。人民幣境內外匯價於事件前後未見明顯波動,就是SDR姿勢多於實際的證據。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
逢周一至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