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1, 2016

謝霆鋒如何二次操作股票

免費早餐 - 渾水
謝霆鋒如何二次操作股票
2016年01月29日
上一個星期,我收到數字王國(547)公關邀請,出席一個收購男神謝霆鋒後製公司LUCRATIVE SKILL HOLDINGS,而這間公司直接持有朝霆(上海)、PO(Hong Kong)等。我相信男神的粉絲應該會比較熟悉這些名字多一點。
在我事業低潮期時,我在網媒「輔仁媒體」寫了男神如何把後製公司這個項目注入漢傳媒(491)這間公司炒股票。由於當時我年資比較淺,做刁的思維弱過現在,那時我是寫得幾粗糙。
當時男神表面上是逆向收購了漢傳媒,但考慮到注資前多次攤薄和擴大股本的操作以入股實在太少,男神最後收尾的注資只能算作點綴,只是把漢傳媒醜男翻身變美男的過程。當時乘著港股大時代的炒浪,當然也順利炒了一轉漂亮的。
數字王國今次二次收購男神這件項目,方式也煩一點,當中包括了現金支付和印股票。其中39,173,014股代價股份有3個月禁售期,而26,115,343股代價股份就有一年禁售期規定。關於股票的禁售期,我沒有意見,因為現在市況比較差。如果男神一接股票就沽貨,數字王國面子上也不好看,股價也有壓力。
至於估值方面,略看是覺得偏貴,因為公司除稅後出現虧損,負債也偏高。不過,數字王國可能是看中其未來潛力和潛在協同效應,也許吧,我是這樣說服自己,因為我真的不懂後製公司的business model同budgeting。
我再去漢傳媒那邊看男神公司的項目,想講幾個要點。第一,負債過高,有部分是來自股東貸款,男神為了自己生意,有時周轉不來,用住自己錢先,勉強算情有可原,所以數字王國收購的先決條件也是要把股東貸款豁免,這很合理。
另一個虧錢來源,是因為一份人壽保單,後製公司買人壽保單是搞哪招?這份保單是用來保謝男神和一位公司董事。用公司的錢去買保險,雖然公司還是被賣走了,但留低的都係一份心意,而唔係一種負擔。
後來,這份保單被申請終止,所以應該不會影響數字王國了。由於友欄的苦瓜大師是專業會計師,也是我讀者,所以我無謂再班門弄斧講會計了。
星而優則股,每一位明星在股壇都有一個定位,我覺得男神在股壇的定位有點像陳友。我覺得佢會行陳友這條路,亦即係夾住一個大老闆做大刁,順道亮相幫公司建立良好公關形象。我相信男神開了個好頭,之後會愈行愈順。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逢周一至五刊出

Friday, January 29, 2016

中大生會點睇Uber?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中大生會點睇Uber?
2016年01月28日
多謝中文大學宋恩榮教授邀請,從今起不管身在何方,我首先都是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的成員。其實之前花了一整個學期在中大經濟系,多少也培養了些感情。第一天以亞太成員身份寫稿,就寫寫中大學生吧。
我非常喜歡我教過的中大生。可能認識渾水先入為主,總覺得中大經濟系能培養出這種對學術有要求的「毒男」很有意思,此毒男毒到年紀輕輕便成上市公司執董,亦令我十分葡萄。小友渾水比我更右,亦比我本土。偏偏最近一單中大校園新聞再次證明渾水很不中大。我想說的是中大學生會有候選內閣提出爭取引入連鎖店。在中大引入連鎖店事態有幾嚴重?事態嚴重過另一候選內閣因寒潮襲港建議大學停課一天。其實大學走堂閒過立秋,沈校長只回應停課建議而未對引入連鎖店作出評論似乎未做到急學生所急。
原來中大一向有支持小店文化。日前面書一個選舉網頁卻指其中一個候選內閣「星火」將為同學爭取引入連鎖店。「星火」只表示連鎖店並非鐵板一塊般可惡,如同學民意支持,他們不會在招標過程中先行排除連鎖店。但即使只不先行排除,在中大提出引入連鎖店仍極具爭議。究竟在中大學生心目中連鎖店的原罪是甚麼呢?壟斷?當連鎖店一間都冇,壟斷又從何說起?支持小店不一定要趕絕連鎖店。美帝?麥當勞叔叔白面紅髮我理解,但譚仔三哥擺明係本土大叔,三哥細說分家之謎,更是本土劇《家好月圓》情節啊。財團?麥當勞全球有逾八成店舖是以特許經營運作,香港雖是一成多的少數,但在港特許經營的貢茶有何問題呢?
是的,連鎖店並非鐵板一塊,皆因市場上千變萬化的合約安排。當個體戶與大財團合作,同學反連鎖店反的究竟是大財團還是個體戶呢?特許經營只是市場千變萬化的合約安排之一,假如小店定期向大財團入貨,同學又是否要連小店的貨源也要指手劃腳呢?
再多舉一個例子,同學應如何看待Uber呢?Uber是估值數百億美元的企業,但Uber與Uber特約合作司機一般不是僱傭關係,佣金制度下,車資分帳其實是分成合約。近日報上看到漸多輿論轉向質疑Uber漠視司機權益,卻忽略Uber等共享經濟成功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讓特約合作的伙伴個個做老闆。「星火」話支持本地小店同時,必須同時兼顧食物質素同埋價錢。同一道理,批評Uber時除了要支持本地Uber司機,亦必須同時兼顧服務質素同埋車費。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

Thursday, January 28, 2016

吹通縮風的猜想

吹通縮風的猜想
2016年01月27日
渾水講過自己不會看大環境、大氣候,不過,之前在友刊寫過關於香港通脹的可能。根據經驗觀察,其實即係我本人的消費習慣去睇,現在還未算通縮,不過,現在已經有傳媒開始吹風指出通縮。
根據我尚未遺忘的經濟學知識,很多解釋通脹、通縮的模型都喜歡把「預期」這個變數放落去。「預期」這個變數好古怪,係要同心理學的「自我實現預言」結合去看。
如果全世界都預期通縮,市民第一步是減少投資、消費,盡量持有現金,結果整體需求下跌就形成真.通縮。就算本來經濟現實係無通縮,不過,因為人類的心理預期,推動行為變化,結果就自我實現了通縮的預期。
現在財經傳媒界主流都吹淡風,淡風係吹到98年那一個級數,當然少不免把當年的經濟狀況比較一下,例如經濟數據差、貨幣升值帶來輸入性通縮、資產市場包括股樓向下等。
當然,財經界也同一口徑,索羅斯從金融風暴的總指揮化身財演為通縮預期親身說法。大家一起發功吹風,看來通縮預期可能加快形成。
到底通縮幾時會吹得成,我自己好少去估,因為太多變數的東西我盡量不推測。不過,終歸也是一個財經傳媒人,我想推測下一個輿論重點。我覺得財經傳媒界很有機會把聯繫匯率的討論再搬出來,再討論應否把美元和港元脫鈎。
這類討論其實多少是出自於恐懼心理,因為98年後的通縮同經濟難關的其中一個公眾解讀,係政府執意不脫鈎,結果港元跟著美元高息、貨幣走強,而香港鄰近地區的貨幣幣值太弱而造成當年局面。至於通縮實際有幾難捱,這一代的中、老年感受過,自然會被容易鼓動。
由於現在吹的風是98年的風,按劇本推測,應該是會把討論移到應不應為取消聯匯制度。聯匯制度是經濟問題,也是政治問題,上一次提出這個問題是來自唐營的任志剛,時間是唐英年落選後不久。時間計一計,通縮來到的時候跟特首連任投票的時機又差不多喎,我也是按政經格局的劇本推敲。
改掛人民幣應該有很大阻力,政治上有阻力,而且技術上也難,因為改掛一個不自由兌換的貨幣是很危險的。主張取消聯匯的人如果夠聰明,又夠堅定,應說是提出一個一籃子的方案吧。
作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逢周一至五刊出

Wednesday, January 27, 2016

另一個制度下的鉛水事件

2016年1月26日
曾國平 經濟3.0
另一個制度下的鉛水事件
美國密歇根州的弗林特市(Flint),曾經繁榮。美國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於1908年創立於此,汽車工業促進城市發展,人口、收入持續上升。可惜好景不常,自八十年代美國汽車工業收縮,弗林特市也陷入萬劫不復,有條件離開的居民都離開了, 剩下的人口有四分一在貧窮線以下,丟空的樓房處處,罪案率高,人人自危。
如此貧窮的城市在美國多不勝數,何以特地提及這個香港人從未聽過的弗林特市?只因去年香港揭發鉛水事件時,弗林特市居民也為同一問題所困擾。
市政府隱瞞食水含鉛
2014年初,財困的弗林特市為節省開支,不再從較遠的底特律市購買,暫時從市內的弗林特河取水,直至一條輸水管於2016年建成為止。州政府的環境部門通過建議,4月弗林特市居民開始使用來自弗林特河的食水。居民不久就發覺食水有怪味,有微黃的生銹色,更在水中驗出大腸桿菌。
市政府建議居民先將水煲滾殺菌,但堅持水源安全,市長更於2015年初開記者招待會親身保證;同年2月,弗林特市驗水發現水中含鉛量達104 ppb,是美國環境保護局(EPA)15 ppb安全上限的7倍。弗林特市政府向EPA解釋,指市政府正在全力解決水管腐蝕的問題,EPA當局亦未有時間及人手核實。當地居民繼續使用河水之際,傳媒陸續揭發市政府、州政府以至EPA各種隱瞞、拖延的證據,更有居民發現年幼子女已中鉛毒。
到了2015年9月,來自維珍尼亞理工大學工程系、專研食水問題的艾德華斯(Marc Edwards)教授公布研究結果,證實整個弗林特市食水含鉛量普遍過高,最高的一個樣本更達1.32萬 ppb。市內的兒科醫生亦發現血液含鉛超標的兒童,比轉用供水系統前上升一倍。弗林特市居民恐慌,州長終於公開承認有錯,市政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同時向居民派發濾水器和樽裝食水,並花費1200萬美元重新使用底特律的供水系統。
教授搜證獲僱用大學支持
早前保證食水安全的市長喪失競逐連任的資格, 由新市長補上,弗林特市居民亦展開集體訴訟(class action lawsuit),要求州政府、市政府的有關官員賠償損失。
在同一家大學工作,我不認識事件中的主角艾德華斯教授,只見他頻頻亮相傳媒,講述自己團隊的研究結果,解釋食水含鉛對健康的影響,揭露官員如何隱瞞食水問題。慷慨激昂,既為官員的無能失責憤怒,亦為事件中受害的兒童悲哀。
艾德華斯更引用資訊自由法,獲取州政府的電郵對話紀錄,譴責衞生官員刻意隱瞞事實、誤導公眾(they are deliberately misleading people)。作為僱主的維珍尼亞理工大學,不怕什麼政治化,且歡迎艾德華斯曝光:「為社會正義之事盡學者之責,是大學的榮譽。」
如果艾德華斯在香港工作,為鉛水事件貢獻自己的專業知識,結果會有何不同?只記得香港鉛水事件吵得熱烈之際,有同行德高望重的學者指事件是政治鬥爭,是反對派利用事件炒作攻擊政府。自稱官到無求膽自大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亦痛斥有人要求官員飲鉛水是侮辱之舉。牽涉鉛水事件的,更有中資背景的大公司。
如此社會氣氛,換了我是身在香港的有關專家, 為免大學高層找自己麻煩,也會選擇出少句聲,以免太過積極得罪一些人,影響升遷、撥款。難怪鉛水事件在香港演得正烈之時,鮮有香港學者踴躍參與化驗、教育、補救的工作。大眾記得的學者專家,大概只有發表「一生拉勻」、「鉛筆含鉛」高論、有份misleading people那幾位。
涉事者付出應有代價
相比之下,雖然弗林特市政府隱瞞事實,但東窗事發後總算反應快,不惜斥巨資更換供水方法,市長也為此事件付出政治代價。受害的居民,亦有機會循法律途經,由失責的官員手上獲得巨額補償。
回望香港,鉛水事件自去年10月左右以後好像已「不存在」,傳媒再沒有跟進(也未有詳盡報道弗林特市的鉛水事件),受影響的市民相信也不會得到賠償。善忘的香港人繼續善忘,為什麼?是否深知再大聲疾呼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只能默默接受現實?還是飲了太多鉛水,損了智力未能明辨是非?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寒冬下的公民質素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寒冬下的公民質素
2016年01月26日
住在美國弗吉尼亞州的西南部,平均溫度比香港稍低,夏天很少超過30度,冬天零下亦平常。上星期影響美國東部的一場大風雪,也波及了我居住的這個大學區,下了兩天雪,巴士停駛,學校停課,唯有在家中呆了好幾天。天氣比香港冷,但我覺得不難適應,畢竟室內大多有暖氣,要捱的只是上落車的一點時間。加上天氣預測大雪準確,早收兩日風可以預早到超市購買食物日用品,下雪時就可放心做「宅男」。反而在香港過冬,氣溫雖不算低,但潮濕兼沒有暖氣設備,無處可逃的感覺比在美國難受。
氣溫有跡可尋,升跌有致,應對的成本較低。香港天氣潮濕,夏天炎熱,於是冷氣普及;接近零度的低溫幾十年一遇,所以香港建築物少有保溫設計,室內安裝暖氣亦不普遍。在美國的寒冷地區,每年大雪是意料中事,經驗豐富的政府鏟雪工人早做好準備,駕車人士會使用特別車胎,家中必備雪衣雪鞋。除了身體會適應氣溫,久居一地也會累積生活智慧:香港人的消暑避暑經驗,會比明尼蘇達州的居民豐富,但成長於嚴寒地區的,又較擅長在冰雪上步行駕駛。做生意的,也會學懂因應未來天氣的轉變,買入合適的貨品應市。
常態以外的氣溫,引致混亂。猶記得學生時代居住的西雅圖,經常下雨非常惱人,但冬天一般不算冷,極其量只有一點小雪。某年出其不意的來了一場大風雪,導致全市大亂,政府不夠人手鏟走路上積雪,不擅在冰雪上行走的巴士屢次出現滑行的驚險場面。今次香港破紀錄低溫,山上結冰,遊人失足受傷,消防人員也缺乏在結冰情況下行動的經驗,延誤了救人工作。情況罕見,手忙腳亂情有可原,畢竟要為所有可能出現的處境訓練、預防,牽涉的成本太高了。
氣溫愈變化莫測,打亂經濟活動之餘,又要為多種情況作預防措施,應對的成本愈高。成本的高低,也取決於公民質素。明知山有冰,偏向冰山行,為求一見奇景阻礙救援,增加拯救人員工作量,何必?「條命係我自己㗎」講就容易,但個人的行為影響的不只個人,冒險打卡的行為成本要由大眾分擔。文明社會沒有絕對的自由,有的是顧己及人的公德,有的是對社會有需要人士的關懷。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逢周一至五刊出

Tuesday, January 26, 2016

有邊個見過Steve Novick點講Uber呀?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有邊個見過Steve Novick點講Uber呀?
2016年01月25日
不恨古人吾不見,只恨古人不見我哋局長……
我冇見過Steve Jobs,亦冇見過Steve Novick。我真係見過嘅,係美國波特蘭運輸局委員Steve Novick最近提交一份關於私人出租運輸市場嘅研究報告。這份34頁紙的《私人出租運輸創新試驗計劃報告》水準之高,令我見識過後,自覺與眾不同。去年4月24日,波特蘭市展開了一個創新試驗計劃,目的是比較傳統的士公司與新興交通網絡公司(Transportation Network Company,簡稱TNC)。運輸局唔運吉搞創新,要試驗的是引入Uber、Lyft等TNC合法與的士公司競爭的市場效果。很羨慕吧?見識過報告總結的六大發現,你會更羨慕:
1)短短4個月試驗計劃期間,TNC乘客量上升125%,即時電召的士乘客量卻跌了16%(街客更少了24%,預約服務則維持不變)。論市場佔有率,TNC乘客比例由計劃首月只佔三成升至計劃後期的六成,乘客棄的士取TNC是自由市場的選擇。更重要的發現,是TNC與的士總乘客量亦升了近四成,證明TNC不只是搶的士生意。另一個有趣發現可能與年輕人生活習慣有關,TNC在周末和晚上8至11點時段生意特別好。
2)一方面,TNC乘客的增長在市中心及機場範圍尤其明顯。另方面,TNC在偏遠較難截車的地區亦錄得顯著乘客增長。以波特蘭東為例,4個月間TNC乘客量跑贏大市,上升了175%,導致整個波特蘭東區的TNC及的士服務上升近五成。
3)一般電召的士的候車時間需要近8分鐘,使用TNC服務只須等約4分鐘。更明顯的比較,有6%電召的士要等足逾20分鐘,同樣情況在TNC只有不到1%。除了快,TNC另一特別之處是24小時當中等車時間上落不大,的士在交更時段(約下午4至5時)的候車時間往往要等上至少10分鐘。
4)使用傳統電召的士及新興TNC乘客的車程沒有明顯分別。
5)TNC有提供無障礙汽車服務(wheelchair accessible vehicles,簡稱WAC),候車時間亦比的士公司提供的WAC短超過7分鐘。
6)4個月間,TNC未能滿足乘客召車需要的比例由6%降至2%,電召的士乘客取消服務要求的比例則由17%降至15%。
我不肯定Steve Novick有否見過Travis Kalanick,但我知道Travis Kalanick曾去信Steve Novick解釋多年來政府對的士規管只是保護的士行業對市民不公。以上六大發現,便是波特蘭運輸局之後收集了過百萬乘車數據然後分析得來,報告結論時亦提到,將會跟進引入TNC對交通擠塞、碳排放及醉酒駕駛等影響。
沒有運吉署,沒有創科局,不用一地兩檢,更不用千億公帑。今日,喺波特蘭搭車就係每次慳咗幾分鐘。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Sunday, January 24, 2016

投行應該點sell Uber

免費早餐 - 渾水
投行應該點sell Uber
2016年01月22日
關於Uber的分析,這兒寫了很多,都是集中去看到底Uber和的士業的潛在競爭關係,比較偏向營運上的分析。很少人會提及到底Uber點籌錢。最近,我從朋友Econ記者的專頁看到一單有趣的分享,那就是有關Uber的融資方式。
根據CNBC報道,Uber在最近一輪融資,其中有一部分資金,是透過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向該行零售投資者集資。
Morgan Stanley的客戶只需承擔最少25萬美元(約195萬港元),以每股不低於48.72美元(約380港元)的股價,便可參與這次私人市場融資。
我研究股票喜歡以規例為首,例如我會熟讀《上市規則》,那是同時也有工作上的需要。其他國家的上市規則我自己沒有熟讀,我只可以做一些概念上的比較。
歐美的科研項目、IT Startup環境比香港成熟,這點不用爭議了。香港的科研項目本質上接近是一件工具,幾乎穩賺的方式是把這個項目去推銷給單一有錢人、殼王,之後由其出資包銷,那就可以推上市在二級市場炒一轉。
美國的科研項目的融資玩法有所不同,因為項目的Business Model(商業模式)有機會成功,所以本質上不只是一件只為了推上市的工具。因此,這件項目在金融領域上的玩法有所不同。
例如,這個項目可以同時向多位投資者推銷,不必只向單一個體做推銷。
而且,由於項目成功機會大,自然可以向保守一點的私人銀行客去推銷,未必一定以股票做推銷,可以改一改,包裝成Convertible(可轉換),那就更好推銷了。因為Convertible可以有定息收,客人觀感上覺得係定息產品,那就更易進行融資。
不過,這兒帶出一點問題,就是為甚麼一件「得」的項目只由ibank作圍內推銷,而不直接從二級市場集資。
第一,當然要衡量市況,如果在二級市場集資,要推銷的客戶就是整個critical mass(大眾),而圍內推銷可以單對單,定點攻擊,不用把戰線拉長。
我覺得另一個可能性是估值問題,如果件項目推了上市,市價就是最準確的標準。但一日未上市,件項目值唔值錢只有參考「分析員」意見,「分析員」只要同「銷售部」是一班既得利益合作集團,那就有戲唱了。
最後,投行當然有誘因把整件事愈搞愈複雜,不然點賺你錢?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Friday, January 22, 2016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
2016年01月21日
香港人鍾情外國經驗,崇尚外國專家,哪管經驗是否相關,那管專家是否稱職,但上星期到中文大學演講的一位老外,的確是有關領域的頂級專家。
演講的題目,是「好的退保設計」(Good Pension Design);講者,是2010年諾貝爾獎得主彼得.戴蒙(Peter A.Diamond)。
奇怪的,是大師來港講述自己研究所長,又遇上政府退保諮詢,傳媒對此盛事竟不聞不問,幾乎沒有報道。國際視野未免有點狹窄。
戴蒙早年研究勞動經濟,從搜尋的角度看失業現象,有重要的貢獻。後來興趣轉向退保制度,比較世界各地成功失敗的個案,更擔任過多國的顧問。
戴蒙雖然是理論出身,但重視事實數據,貼近世界不離地,也沒有明顯的政治立場,不會大喊「破產」大叫「騙案」。
戴蒙認為強積金原意好,但實行起來效果極差。戴蒙指出,強積金收費高,給外國眾多類似制度比下去,不是單單「增加競爭」就解決得了,問題出在繁複的制度上。

無論是人浮於事還是人望高處,香港人轉工頻繁,平均一個人有幾個強積金戶口。從客戶服務到郵寄資料,照顧每個戶口都有成本,最終都由僱員分擔。
至於提到核心基金的改革,戴蒙建議政府可利用其規模龐大的優勢,模仿瑞典成立一個預設基金,以低收費跟私人提供者競爭(但聽政府近來口風,採用這種做法機會極微,核心基金將由基金提供者各自為政)。
退保諮詢比較「不論貧富」和「有經濟需要」兩個方案,戴蒙覺得奇怪。世界上退保制度何其多,也沒有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理想方案,局限於兩個問題多多的方案,無視香港的實際情況,如此諮詢不會為香港找到一個適合的制度。
戴蒙也沒困於扶貧的框框,強調退保的保險功能:人誰無死,但問題在不知何時死,一派到尾的年金能減低私人儲蓄消除不了的風險。
聽過戴蒙演講,既高興亦無奈。高興,是我們《經濟3.0》對強積金和退保的看法跟戴蒙相似,無名小卒有幸跟經濟大師所見略同;無奈,是戴蒙這類就事論事的學者在香港少見,多不勝數的是意識形態行頭數據事實排後的專家,一味靠嚇靠鬧,有心無意搞砸這場影響香港每一代人的退保諮詢。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逢周一至五刊出

Thursday, January 21, 2016

毛記請繼續做自己

免費早餐 - 渾水
毛記請繼續做自己
2016年01月20日
我返到香港第一件事是重看毛記電視分獎典禮,而家先講毛記,好像太遲了。
無計,真係太好令人感動,尤其是我係一個廢青、一個傳媒人,也是一個創作人,個感受好深。我記得我第一位傳媒的老師是當時商台的Sa師妹,上了2年堂,唔知她教了甚麼,中間我又走了堂,佢只係教識我一樣東西,就係做傳媒個人要夠無聊、夠騎呢咁先多橋。我當時好奇怪,到底商台是甚麼構造?到現在我也很好奇這間少林寺是如何煉出林日曦這種創作媒體奇才?
傳統的傳媒理論解釋不了毛記的成功。毛記由諷剌時弊到現在一個成功的business model的演變是一種革命,而且是小本小資源,效果如何?可以問Shell。
之前網媒《主場新聞》一度差點成為傳媒眼中的突破,在只差一點點成為一個business model之後,結果因為東主恐懼和誤判下終結。後來因為網媒入場門檻比紙媒低,結果如雨後春筍。
先不論資金來源的問題,現在網媒都是燒錢的,佢哋用的係舊傳媒的人、沿用舊傳媒的營運模式、思維也是舊傳媒,網媒在這班營運者眼中可能只是舊酒新瓶,可能當中很多連網都不上,又或只停在討論區水平。網媒紙媒的分別不只是用紙還是網去傳遞訊息咁簡單。
林日曦是廢青的偶像,他的訪問我都有看。我記得佢上港台做陳淑莊嘉賓時,都係被問及新媒舊媒的老掉牙問題,我好記得佢的回答:「我覺得討論新媒、舊媒,其實好out」(原意大概是這樣)。
100毛有自己的紙媒雜誌,今次毛記也找了Now轉播,都是傳統的舊媒。
其實傳媒都是傳播訊息,草木都能皆兵,不一定要只限紙媒、網媒的二元局限。最近有網媒頭目,本身好有江湖地位,都自己送上門找一份崛起的財經雜誌商量合作,也見證了「非紙即網」的合作方式。當然,我無講名就不要亂估了。
媒體這東西不像股票,又唔似蘋果香蕉咁接近完全競爭市場模型。新成立傳媒很難去影響大主流,只能慢慢做突破。
100毛不止是一種革命,其實也是世代輪替的革命。現在連財經都要學100毛走娛樂化,林日曦這塊小石推動著媒體時代的巨輪,唔使理太多批評,做自己就可以。因為你哋做得好,市場才會有人跟。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逢周一至五刊出

Wednesday, January 20, 2016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

2016年1月19日
徐家健 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
身在美國,但自問首先是個香港人,關心《施政報告》,更關心以下報告中着墨不多的退休保障:「扶貧委員會」正就如何改善退休保障進行公眾參與活動,凝聚社會共識。我呼籲大家積極提出意見,共同深入、知情、客觀及理性地討論。
刻意留白,特首可能真心希望大家有更闊廣的討論空間。就退休保障,這54隻字實在沒有什麼可以批評的地方。為響應特首呼籲,我今次特別託朋友出席2010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戴蒙(Peter Diamond)上星期在中文大學關於退休保障的演講。戴蒙對退保諮詢的意見值得重視,不只因為他諾貝爾獎的光環,還因為他是研究退休保障的專家。曾為不少地方的退休制度出謀獻策,戴蒙對退保制度的認識是行內公認的。奇怪的是,本地學者評論香港退保問題時很少引用他的觀點。傳統媒體對戴蒙訪港極少關注,我認為非常可惜。多得朋友替我把戴蒙整場演講錄影下來,明抽水都要給自己一點掌聲,退保專家戴蒙的觀點有不少跟《經濟3.0》一直以來倡議的不謀而合。
諮詢欠缺好的退保設計
衷心感謝中文大學的安排,戴蒙今次在中大演講的題目是《好的退保設計》(Good Pension Design)。退保制度需要好好設計,戴蒙對我們政府最近推出的退保諮詢的評語卻是「hopelessly inadequate」。Hopelessly Inadequate當然是非常嚴厲的批評,有份參與設計諮詢文件的人有責任好好反省一下。無可救藥地不足,問題究竟出在哪裏呢?
退保諮詢文件提出「不論貧富」與「有經濟需要」,A餐B餐兩個方案。A餐,戴蒙認為政府把「不論貧富」原則扣上「基本權利 」的帽子做法奇怪(I find it a very odd statement);B餐,戴蒙批評「有經濟需要」原則把有急切經濟需要以外的市民的退休生活問題推得一乾二淨做法不恰當(That it seems to me is not a proper stand for a government concerned about its population)。退保諮詢文件之不足,皆因退保制度在所謂「不論貧富」和「有經濟需要」兩大原則之間其實有好大空間。針對諮詢文件中所謂「全民」或「有經濟需要」兩個極端的目標群體,做法錯得離譜。
好好討論好的退保設計,戴蒙認為要考慮四大因素:一、退休保障的金額(The size of the monthly payment);二、開始領取退保的年齡(The age at which the pension is first paid);三、退保制度是全民還是只部分市民有資格(Whether the pension is universal or tested);四、退保制度錢從何來(Degree of funding)。戴蒙之後在演講中列出瑞典、智利、荷蘭、美國、加拿大等地,怎樣就本地經濟及人口情況調控以上四大因素,設計出適合自己地方的退保制度。無奈,我們眼前的退保諮詢文件中只有:一、金額只考慮每月發放 3230元;二、開始領取年齡一概是65歲;三、沒有考慮不同比例市民合資格;四、「不論貧富」就要大幅加稅(然而,諮詢文件中單把利得稅率提高至20.7%,或單把薪俸稅提高至 23.3%,都不是認真的建議,因為利得稅與薪俸稅稅率差距太大,只會扭曲市民報稅行為)。
無可救藥地不足,戴蒙批評得十分中肯。
再論周永新老年金方案
周永新教授的老年金方案(現行生果金加碼,領取門檻與人均預期壽命掛鈎、 500萬資產審查,開支由政府儲備全數負擔),我一向認為是退保諮詢不可缺少的C餐。「生果金加碼」便是退保金額的討論,「與人均預期壽命掛鈎」便是領取年齡的討論,「500萬資產審」便是領取資格的討論,「政府儲備全數負擔」便是錢從何來的討論。
好好討論,是希望社會最終能就這四大因素凝聚共識。我從不執着退保是否全民,只首富李嘉城一人沒資格領取或只林鄭月娥一人沒資格領取,都非「不論貧富」了。但不論A餐B餐,要退保制度盡快「爆煲」,把金額上調到 30000元又得,把領取年齡降低至6歲亦得。欄友曾國平和我為C餐計算過,假設九成領取率(和3%基金回報率),一次過投入 6520 億元便夠用50年有餘。把領取率降至八成,投入的資金可再降至 5800億元。對未來結構性財赤深信不疑的人要政府「唔爆煲」,除了加稅,還可減少無謂開支。過去幾年,福利開支增長跟基建開支增長怎樣比?有長壽保險作用的退保有財富再分配效果的話,難道一個又一個大白象工程沒有?什麼壓力團體令福利開支一發不可收拾,你話生果金夠高鐵難收拾?
那天,戴蒙引用了以下一句話總結他的演說:A key test of a decent society is the living standards of its older people, particularly the poorer among them。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人民幣兩條狗走路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人民幣兩條狗走路
2016年01月19日
主人養有兩狗。一隻叫「在岸」,體型龐大,飼養甚久,從前只在花園跑,主人近年打算帶它到外面走;一隻叫「離岸」,幼稚嬌小,愛好自由,常常給街上事物吸引。主人狗帶在手,甚感煩惱。「離岸」老是不聽話,「在岸」有分量不易控制,又愛跟隨「離岸」方向走,叫主人疲於奔命。主人想「離岸」健康成長,多多出外活動,但又怕兩狗跑得太急太快闖出禍來,於是頻頻收緊狗帶。有一天,「離岸」突然狂奔,主人怕它失控之餘,又怕「在岸」有樣學樣,於是使勁把狗帶一收,嚇了「離岸」一跳。
故事講完,回歸現實。1月6日人民幣離岸價跌至貼近一美元兌6.7歷史低點,到1月8日星期五微升。同時,在岸價由6.5升至接近6.6,從後趕上。周末過後的1月11日星期一,隔夜人民幣香港銀行同業拆息暴升3倍至13厘,星期二變本加厲,升上67厘!星期三情況緩和,要到星期四才回復正常水平。拆息上升的3天內,離岸價急升至6.57,難得接近在岸價。不過,3天的拆息異象過後,兩價同告下跌,明顯差價再現。
所謂銀行同業拆息,是根據各大銀行每日資金的鬆緊,調查得出的一個平均數字。人民幣拆息暴升至雙位數字,代表銀行突然渴求人民幣,苦無足夠數量應付「需要」。這個「需要」,來自何方?為異常的表現作合理推測:中央見離岸價和在岸價相繼下跌,速度太快兼且兩個價差異太大,於是向有指導作用的離岸市場下手,落命令叫各銀行金融機構大手買入人民幣,但求阻慢跌勢。奈何離岸人民幣市場不大,中央出手太重,造成67厘的奇景,頗有殺雞用牛刀的意味。
近年中央出手,從不只一次的「一次性貶值」,到國家隊救市加上短命的熔斷機制,都予人陣腳大亂之感,干預不是太重就是太怪,變動不是太遲就是太快。忙亂中失掉的,是國內外投資者的信心。兩條狗走路,怕走下坡走得太快,又怕捉得太緊阻礙人民幣國際化。加入特別提款權(SDR)是過眼雲煙,敵不過重手干預帶來的疑慮。要成為國際認可貨幣,要離岸市場搞得有規模,如此突兀的干預只會減慢國際化的進程。
還是特首識時務,深知人幣離岸市場有排搞,於是整份《施政報告》中「人民幣」三隻字只在某一段中出現過兩次,對香港的重要性遠遠不及其他芝麻綠豆的小修小補。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逢周一至五刊出

Tuesday, January 19, 2016

一仆一碌的環保機遇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一仆一碌的環保機遇
2016年01月18日
今年施政報告特首最關心的是「一帶一路」。我也關心「一帶一路」,但我更關心「一仆一碌」。我想說的是,冧到一仆一碌的油價。
油價一仆一碌,首當其衝的國際油企與石油輸出國雙雙一仆一碌。多得Shell,躺着中槍的其實還有一仆一碌沿線兩大環保產業。可能齊齊一仆一碌的兩大環保產業,原來是施政報告亦有提及的回收業和電動車。回收業和電動車一仆一碌,皆因這兩大環保產業各自的競爭對手的需求都與石油有互補關係。油價一仆,新膠平而廢膠搵鬼收;油價一碌,汽油抵電車搵鬼買。油價一仆一碌,回收業和電動車可以唔一仆一碌嗎?
把廢物收集、分類、清潔、轉賣,美國的回收業是每年千億元上落的大生意。昨天我駕車時從收音機聽到以下一段訪問:當油價由近120美元一桶,跌至60美元一桶,廢膠價格隨之一仆,生意難做,回收公司為求增值,唯有把廢膠清潔得更乾淨。當油價由60美元一桶,再跌到30美元一桶,廢膠價格一仆之後再一碌,回收公司現在連把廢膠清潔得更乾淨也負擔不起。裁減人手、合併重組、關門大吉,成為回收業一仆一碌的發展戰略。還勉強支撐着的,有一半廢膠要送去堆填。
儘管充電設施覆蓋愈來愈廣,過去3年,美國電動車佔整體汽車銷售的比率,由2013年高峰3.84%,輕輕一仆至2014年的3.47%,2015年再微微一碌到2.87%。須留意的是,最早一批電動車車主告別汽油車,大多是為環保出一分力,而非節省燃料成本。之後要進一步廣大市場,汽油價格的角色只會變得愈來愈重要。
回說施政報告。關於回收業,報告提到「政府正按照《香港資源循環藍圖》推進多項工作。『回收基金』已於去年10月推出,協助回收業提升作業能力。」輪到電動車,報告又指「政府將重點推動公共交通使用電動車,並正與專營巴士公司合作,在今年內試驗36部單層電動巴士。」我有兩個問題:其一,10億元回收基金其中一個主要用途,是為個別企業提供項目配對基金,協助它們提升和擴充在本港的回收作業。在回收業一仆一碌時,你鼓勵佢提升擴充,驚佢未蝕夠?其二,電動巴在香港頻頻出事,一仆一碌的出事紀錄包括死火、着火、彈門,要花錢資助電動車,為甚麼不先集中在技術發展較成熟的電動房車?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逢周一至五刊出

Sunday, January 17, 2016

我真係投資緊一帶一路

免費早餐 - 渾水
我真係投資緊一帶一路
2016年01月15日
梁特在施政報告中多次提及「一帶一路」,結果惹來恥笑。
以事論事,當中的施政方針行錯方向,好似「一帶一路」這些大案當然是留給偉大的強國去處理,我哋最好支持一下好似毛記電視班「廢青」發揮本地創意。
梁特咁樣僭越強國,是政治不正確,一帶未有一路,政治生涯已見絕路,悲哉。
「一帶一路」係一個政治經濟概念,係國際關係的角力。依照強國的吹水速度,唔好話覆蓋南亞,唔好發夢唔好傻啦,你想靠個政府幫你做海外投資,不如靠自己啦。
最近我有幾位專業人士朋友有意在海外投資發展,項目涉及的是八位數字的投資,第一筆是七位數字。我身為顧問,當然伴隨其行,不過我是本著玩樂心態,平時工作時間太長,我當散心而已。
這個行程尚未結束,渾水中途見了很多專業人士、律師、會計師之類,交換了不少意見。這麼多次的會面,我得出了一個重點,就是當地的女律師非常索非常靚女,同行的夥伴也讚不絕口,當然我哋去邊就梗係唔話你知啦。整篇文的重點已完,無興趣可以看下一篇。
投資海外主要有幾個問題。第一,貪污唔知價,大抵在海外投資,貪污是一個must,但問題在於貪幾多?因為貪污都應該有一個價,而貪污背後提供的服務多是heterogeneous goods,涉及雙方的協調講價,高高低低很難拿捏,尤其是怕開錯頭,之後就俾人當水魚。
第二,就是法例問題,我哋投資的當地不喜歡外地人投資,所以公司法好奇怪,這類的處理涉及高昂的交易費用。
第三,就是資金控制,有一些國家明明自己黑錢當道,卻怕你匯錢用來洗黑錢,因此涉及複雜的KYC(know your customer),而且舉債麻煩。投資者是有錢,但資金都要短期周轉下,萬一有入無出又點算好呢?
如果政府真係有心發展一帶一路,花錢請人來讀書係毫無意義,就算用政府儲備花錢去投資都係效用不大。最好是真正同人搞雙邊協議,放鬆一些公司法、稅務優惠、會計和法律顧問服務的配套,咁先至係做實事嘛。我真係投資緊一帶一路,特首你係咪玩啊?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逢周一至五刊出

Friday, January 15, 2016

毛現象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毛現象
2016年01月14日
日前,Facebook被「多謝Shell」洗板。雖然臉書上只有少數朋友是「毛粉」,但我的臉書間中總出現一兩個《100毛》或《毛記電視》的post。從報紙專欄的潮文到大台神劇的cap圖,網民分享認為值得分享的資訊一點也不出奇,奇就奇在當觀眾睇見May姐雞汁就大叫轉台(轉去永恒嘅亞視?),網民聽到鵬哥入油卻不停和應「多謝Shell」。朋友徐緣估「毛記電視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將會是2016年最重要 Marketing事件,我就話這個「毛現象」是經濟學者值得探討的問題。
傳統以來,不少經濟學者視廣告為霸權誤導消費者的工具,對社會有害無益。到半個世紀前芝大老師特爾沙(Lester Telser)提出一個近乎「阿媽係女人」嘅道理——廣告提供產品資訊幫助消費者選擇。特爾沙的分析一言驚醒夢中人,但怎樣解釋油公司花錢賣廣告呢? 一句「多謝Shell」,話唔到俾觀眾聽用咗Shell架車究竟會有幾好力。另一位芝大老師貝加(Gary Becker)後來提出的理論,是廣告本身也是一種產品,而這種產品的特色是能增加消費者對推廣產品的的需求。當《幾好相與》與Shell汽油成為經濟學上的互補品(complementary goods),司機諗起盧海鵬便會想到去Shell入油。問題是,唔係話「毛粉」大多數係傳說中的「廢青」嗎?廢青連自己都養唔掂,點養車?
毛現象之所以是個現象,是以前觀眾睇完《萬千星輝頒獎典禮》唔會周圍派炸雞,但即使毛粉未必個個有車,他們一人一句「多謝Shell」洗板的效果,卻分分比贊助《萬千星輝頒獎典禮》甚至世界盃更大。當年,蘋果有果粉向他們認識的朋友免費推介蘋果產品;今日,毛記有毛粉更上一層樓向他們其實未必太熟的網友免費推介毛記贊助商。
識揀河國榮而非盧海鵬做香港區最受歡迎男歌星,讓觀眾更易聯想到英治時代,是分獎典禮贏歡樂今宵的地方。毛教的林教主,點到你唔服?但服還服,目前我們冇必要誇大毛教除了提供精神鴉片以外的社會功能。曾幾何時,我質疑過為甚麼香港沒有像美國《The Onion》一類的媒體?現在有了《100毛》和《毛記電視》,我們更要擔心香港幾時才有像《The New York Times》的報紙或《The Atlantic》一類的雜誌?否則一代年輕人只有精神鴉片吃,點到你唔驚?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hursday, January 14, 2016

熔斷機制不是Fuse

免費早餐 - 渾水
熔斷機制不是Fuse
2016年01月13日
內地A股大跌,不過,渾水不覺得有損內地消費力,在上星期六,筆者去尖沙咀香港洲際酒店內的Nobu食飯,未食到甜品,竟請去reception繼續用膳,好騰出位置讓其他同胞繼續進餐。如此5星級服務,令渾水眼界大開。
A股大跌是因為熔斷機制,不過,所謂太陽底下無新事,北方強國首推的熔斷機制成為內地最短命的金融政策。熔斷機制在新年啟動後,舉國親歷熔斷機制的測試成功,代價是A股跌到阿媽都唔認得,連帶香港、全球股市都一起跌到阿媽都唔認得。
陰謀論滿天飛,連茶記師奶都話這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哄人買晒人民幣Accumulator接貨後就來一個凌空直插無水花。師奶說得起勁,我笑而不語。
A股今次大跌,賠上財富的蒸發事小,因為股票向來都有周期,高高低低誰說得準?更大鑊係揭了底牌,全球投資者親歷中國股市有幾咁不成熟、監管機構幾咁不可信,危機處理幾咁狼狽。
成熟的金融政策推行是有業界的諮詢,然後再來的就是壓力測試等。熔斷機制今次由零到落實難免令人覺得操之過急,草草推行,不止低沽了市場的恐慌情緒,也高估了自己操作股市的能耐。
熔斷機制玩完,市場上的看法都覺得制度失效;渾水是湯文亮的粉絲,他是少有支持繼續熔斷機制運行的評論員。熔斷機制有一個比喻上的謬誤,就是把它看成電路的保險絲。大概這是因為熔斷機制的英文是circuit breaker,令人聯想到電路板的運作,另一個原因是這個比喻易入屋,相對簡單易明,方便向大眾和持份者推銷,例如湯文亮都認為熔斷的本質是跳fuse原理。易明是一回事,現實是另一回事。
電流的計算遠比股市的人性容易推測,之前渾水也寫過「2/3遊戲」和相關博弈理論,觸發熔斷的原理是相通的。當大指數接近5%時,一般人的恐慌程度以及股市的波動和成交都一定比遠離5%時更大;尤其是一穿5%時,大量的波動很容易再觸及7%,熔斷機制就觸發了,這是人性使然。
內地A股不單整個制度倒退數十年,更遑論要超越香港了。好像李小加(港交所(388)行政總裁),經常褒A股,貶港股,不妨繼續吹,繼續FF(Final Fantasy)。至於佢強推的冷靜期,不如直接放入雪櫃吧,唔好再亂搞吧。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Wednesday, January 13, 2016

熔斷股票力撐滙率的困難

2016年1月12日
曾國平 經濟3.0
熔斷股票力撐滙率的困難
記得張五常教授說的故事:內地經濟改革初期,教授帶內地財金官員到香港股票交易所參觀,官員問何以場內大家吵呀吵的,教授答這是市場在決定股票價格。官員大惑不解:「吵什麼的,中央決定股票價格不就解決了問題嗎?」
30多年過去了,內地的金融市場比過往成熟和自由,股票市場有規模,人民幣也漸受國際承認。可是,歷史因素揮之不去,政府仍然相信股票、外滙等市場皆可調控,依然積極干預金融體系。
在熔斷機制(circuit breaker)下,只要股票市場出現異動,交易所就會暫停甚至終止當日的交易。熔斷的,可以是個別股票(漲跌停版)或整個股市,可以點數或百分比計算,也可以只看跌價不看升價。
熔斷機制熔斷了什麼
美國經過1987年股災,紐約股票交易所於1988年實施熔斷機制,先以點數計算,後改以百分比計算,最新的版本分為指數下跌7%、13%、20%的3個等級:若股市跌7%,先停15分鐘;跌勢加劇到13%,再停15分鐘;若其後跌至20%,則整日停市。有機制,但多年來只用過2次。看經濟學理論,熔斷機制有支持有反對。看實證,事件罕見、數據有限,難以印證機制的實際效果。
誰知道,內地在短短5個交易日內就由實施到試用兩次到取消機制,變化之大之急比早前「暴力救市」更誇張。
上海綜合指數由2015年6月5000點以上的高峰,兩個月後一度貼近3000點,其後慢慢收復失地, 年尾重回3600點,誰知新年開始熔斷機制啟用,竟兩次先跌5%、小休後再跌7%停市,再次向3000點的低谷進發。半年間,內地股市市值蒸發了近四成!
初步觀察,熔斷機制是幫倒忙,不知何時了斷的股市,對股民而言大大增加不確定性;此外,定得太低的熔斷條件(5%和7%),也令股民爭相交易「以免執輸行頭」,結果是維穩不成卻令股市更加刺激。
同樣致命的是,吹捧熔斷機制已久的中證監短時間內「轉軚」,極速放棄一個影響全國股民的重大政策,既令股民擔心中央財金官員亂了陣腳,亦對往後中證監推行的新政策更抱懷疑。
國家隊入市、打擊「惡意沽空」、熔斷機制等干預措施一律失效,可見有規模的股票市場不是政府所能靈活控制、想點就點。
力撐滙率力撐到何時
股市止瀉止出禍,人民幣滙率也自去年8月人民銀行提出「一次性貶值」以來一直反覆貶值。在岸價從1美元兌6.2人民幣跌至6.5,稍為回升後再急跌至6.6人民幣;走勢相似的離岸價跌得更多,每美元貼近兌6.7人民幣。難為香港各財金官員緊跟人行立場一直為人民幣打氣,多番強調「沒有大幅貶值的空間」,又吹捧加入特別提款權(SDR)將大大增加對人民幣的需求。口術盡出,也阻止不了半年內滙率下跌超過8%。畢竟滙率高低由經濟強弱決定,由「保8」到「保7」到「保6.5」的增長表現下,人民幣下跌是合理結果。離岸市場規模細但相對干預少,比在岸價低一截的滙率反映出來的,是投資者預期人民幣未跌完。
調控之難,在預期難以「管理」。在不完全固定的滙率制度下,人行每天訂立的中間價既指出政策方向也反映市場力量:在岸價不能跟中間價偏離太遠,人行於是要在外滙市場干預,利用外滙儲備買入人民幣減慢下跌速度,但同時中間價又不能太脫離現實,要因應市場供求變化。
貶值的預期已成(情況跟2014年以前的持續升值正好相反),投資者都想辦法賣出人民幣或有關資產,以買入外滙或有關資產,是以市場上人民幣供應大增,人行被迫極力吸納。處境尷尬,既要阻止人民幣跌得太快令預期失控,也要顧及撐起人民幣的代價:最新公布的12月外滙儲備大減1000億美元,以此速度繼續消耗,33000億美元的總數捱不過3年。在半開放的外滙市場,滙率下跌也不是政府想慢就慢、想停就停。
兩件事的教訓:經濟逆景之時,金融市場尤其會愈管愈亂、愈亂愈管。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何苦普教中?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何苦普教中?
2016年01月12日
離港回美,在機場買了一本有名氣的內地財經雜誌。萬呎高空,把雜誌翻了又翻,沒完整看完一頁。無關簡體字,我看的中文書不少是內地出版;無關內容,雜誌的選材皆有趣而重要;看不下去,只因句子冗長、用字浮誇,以幾百字的篇幅去講幾十字的內容,打官腔兜圈子too much fluff。內地雜誌吃不消,我卻愛讀毛尖的影評視評、李零的文本詮釋、李開元的歷史推理,苦苦將他們的著作搬回美國去。這是平常得很的道理:以普通話學中文,文章可以寫得差,也可以寫得好,看的是各人造化。
上周中學師兄梁錦松支持普教中,除提出「不是每個人的母語都是廣東話,若用中文教學應以普通話教學」的奇異邏輯,更認為政策可「提高學生寫作能力」。從來羨慕師兄,羨慕的不是他政治經濟的成就,也不是抱得國寶級美人歸,而是有幸比我早出世三十年入讀英華書院,受教於後來成港大教授的陳耀南博士。陳耀南博士是正牌港產中文專家,參考書、專欄隨筆、學術研究著作等身。猶記得他主持港台節目,教聽眾以廣東話朗讀古文,鏗鏘有力一篇又一篇的解說《古文觀止》,也記得他回母校畢業禮演說,以純正的廣東話談笑風生,詩詞典故順手拈來。我生不逢時,羨慕師兄的福氣之餘, 唯有多讀陳博士的著作補救。
我相信,推崇廣東文化的陳耀南博士不會認同普教中。
師兄梁錦松的言論,可有證據支持?我不是語文教育專家,不知寫作能力如何量度,只知道教育官員未曾引用過數據支持普教中。香港頗多中學推行普教中,擅作TSA等評核的教統局何不做點比較研究,找出普教中和語文能力的關係?沒有證據硬推政策,很難不惹來政治猜測。
經濟學者講供求,語文教育也如是。說供應,本地中文老師絕大部分仍以廣東話為母語,勉強為之只會適得其反、浪費人才;說需求,文章有本土味的受歡迎, 以前的《周日床上的顧西蒙》和今日的網上潮文可讀過癮,皆因加插廣東話文字即刻生猛晒。三年前開始寫專欄,總是害怕中文差讀者看得辛苦,努力多讀中文好書之餘,也嘗試用一點廣東話,讓每朝早取閱《am730》的香港讀者看得醒神、看得親切。
多此一舉普教中,何苦?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uesday, January 12, 2016

針對性扶貧=隱性稅罰貧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針對性扶貧=隱性稅罰貧
2016年01月11日
一提加稅,港人立即上晒頭。但一話甚麼針對性措施令資源更有效幫助有需要市民,港人馬上變港豬。說過了,措施逢針對性必有「隱性稅」(implicit tax)。隱性稅難搞之處,是明賦易擋、隱稅難防。
讀者可能以為經濟學上的隱性稅概念「離地萬丈」,但所謂「綜援養懶人」其實便是隱性稅的邏輯。綜援明明是津貼,明貼隱稅皆因綜援針對性扶貧。針對性扶貧,邊際上就是懲罰貧窮獎勵更貧窮。根據隱性稅的邏輯,當貧窮非注定,需求定律的含意是懲罰貧窮,後果是貧窮寧願變得更貧窮。以香港的綜援制度為例,社會福利署會在合資格綜援受助人的援助金額中扣減工作入息,除了首800元入息可獲全數豁免,再多賺3,400元只半數豁免,4,200元或以上更是沒有任何豁免的。換句話,綜援戶面對的隱性入息稅率,是首800元0%,之後3,400元是50%,超過4,200元以後的稅率是100%,直至失去領取綜援資格!這100%隱性稅率帶來的社會成本,首先是邊際上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的勞動市場扭曲,其次是政府要應付綜援開支時抽稅造成的各種市場扭曲。但要留意即使只修讀過經濟科101的學生都知道,綜援開支本身不是社會成本。
另外一個例子是快將實施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計劃。原則上我不反對這個計劃,但評論低津計劃的人(包括本地經濟學者)又是漠視了計劃帶來的隱性稅。首先,低津計劃不是「負入息稅」(negative income tax),因此兩者各有不同的隱性稅。當年佛利民主張的負入息稅是沒有只針對在職人士的,負入息稅無條件地保障所有基層市民生活水平,隱性稅削弱基層人士打工意圖之餘、亦鼓勵受助人士偷偷打工,避免津貼減少。至於香港的低津計劃或美國的勞動入息稅務優惠,都專為在職人士而設。有工作才有褔利,政府要防止市民夾埋僱主扮打工騙取津貼,而由於只針對低收入人士,其隱性稅會隨收入先跌後回升。我上學期在中大教書時,一位學生計算過低津計劃的隱性稅會因收入超標喪失資格而急升至2,000%!這位學生當然也知道,低津計劃對低收入在職家庭的津貼本身不是社會成本。
最後一個例子是近期炒得激烈的退保諮詢。雖然兩個方案我都反對,但麻煩有識之士,不要再誤導公眾「不論貧富」方案的23,950億元新增開支是成本,或繼續漠視「有經濟需要」方案帶來的隱性稅對投資市場的扭曲。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Monday, January 11, 2016

金融才俊點睇女的Package

免費早餐 - 渾水
金融才俊點睇女的Package
2016年01月08日
呃like無極限,一早都話男女之事是花生主要來源,上一篇講演員游學修和華人置業(127)主席兼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劉鳴煒收視不錯。今期不妨調番轉個話題的主角,講講金融才俊點揀女生。
根據尊貴的議員所講,原來金融界和女生存在一種互動方式叫「洗頭艇」,渾水這些90後廢青比較新,不明所以,未能認識到尊貴議員飛虎出征的英姿,甚為可惜,所以渾水決定以「自己方式」去講一講金融人點揀女生。
最經典和最有哲理的金融佬揀女方式係要參考摩根大通(J.P. Morgan)行政總裁(CEO)所寫的《A reply from CEO of J.P. Morgan to a pretty girl seeking a rich husband》。
整個分析好簡單,男生付「錢」去買女生的「外在美」,這是自然市場的交換法則。
通常有錢的男人都比較精明,識計數,知道靚女的外在美不長久,為免「高位接貨」,所以都唔會去結婚。
我圈子認識的金融人偏向喜歡以錢解決問題,因為金融人喜歡確定性,不太願意冒險。不過,high risk先有high return,我覺得圈子金融友的女伴質素都一般,尤其是有關內在美方面。
《我係乜乜乜》其中一個港女講得好到位,佢直言自己揀仔係以一個package去睇,其實男生何嘗又不是以一個package去睇女生?
所謂的Package係指女生的樣、身材、內涵、學識之類,即外在美和內在美。我覺得可以外在美和內在美就好比有形資產和無形資產。有形的資產好像樣貌、身材會depreciate,因為風華不能絕代,年華總會老去;但無形的資產如內涵、氣質、性格、學識卻不會輕易被amortize,如果係好的商譽,甚至會慢慢增值添。
所以,散餐的男女互動當然睇有形資產,但長線發展就要睇無形資產。識玩一定係咁玩,一定係,除非唔係,否則都係。因此,如果港女投資外在美,注定遇到的多是playboy。
最後又是另一則反徵友廣告:開玩笑的偽徵友廣告,渾水估唔到真係有人約我食飯。實情是本人忙到無乜時間,而且一直與左手有良好互動,合作愉快,徵友一事暫時擱下,多謝各位。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Thursday, January 7, 2016

若我係女仔 都揀劉鳴煒

免費早餐 - 渾水
若我係女仔 都揀劉鳴煒
2016年01月06日
男男女女的話題永遠是最有火花的,我的好朋友史丹利也喜歡以此入題,道中金融圈內肉食男女的生態情況。
筆者認為港女會揀劉鳴煒,其實也是很理性和自利極大化的結果。
(編按:港台節目《我係乜乜乜》早前舉辦一個「男神選舉」,候選人是華人置業(127)主席兼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劉鳴煒,以及新晉演員游學修。)
如果衡量劉鳴煒先生和學修,不妨用金融學101的Present Value Model去睇,大學生都明。概念上,這個模型有幾個變數,例如唔同時期的cash flow是多少,折現的time要幾長,這些cashflow的growth rate大約係幾多之類。
劉先生基本上不用多講,比較多變數的是學修。因為學修的事業正是進步階段,而且又年輕,所以growth rate同time有無限想像空間,亦正如佢自己所講:「做我這行,要發起上嚟可以好發,你睇住嚟。」
根據我男性演化的本能,我判斷在場的女士都是雲英未嫁,再細看幾位女士的神情、動態、舉止,可能已屆狼虎之年,簡單來說,即係唔等得。
劉先生換言之係一隻年金產品,有高和穩定的派息;學修就係高增長的價值潛力股。從「唔等得」的女士角度去睇,那當然是揀劉先生,這是合理的選擇。
至於好像蘇麗珊這樣氣質不凡、又年輕的女生,識揀一定係揀學修。比起學修同劉先生之同場比較,我其實反而更有興趣比較蘇麗珊同在場一班港女。我一定揀蘇麗珊。
關於轉軚的問題,我覺得都係好好笑。其實,當港女轉軚,支持投身劉先生的圈圈,這並不等於投身劉先生的懷抱,因為this is just a game。
換言之,港女轉軚劉先生的機會成本從來不是學修,因為港女從來都無擁有過學修。相反,代價就是被攻擊的臭名。
所以在筆者眼中,港女的問題不在於短視、拜金、現實之類,而是在於愚蠢。就算我好鍾意劉先生,我當時死都唔會轉軚的。
最後是一則徵友廣告:本人二十有四,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既是上市公司執行董事,也是創作人,對眼靚過劉鳴煒。
如果啱胃口,學speed dating毒男Alvin話齋:出來食個飯囉。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