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8, 2016

吹通縮風的猜想

吹通縮風的猜想
2016年01月27日
渾水講過自己不會看大環境、大氣候,不過,之前在友刊寫過關於香港通脹的可能。根據經驗觀察,其實即係我本人的消費習慣去睇,現在還未算通縮,不過,現在已經有傳媒開始吹風指出通縮。
根據我尚未遺忘的經濟學知識,很多解釋通脹、通縮的模型都喜歡把「預期」這個變數放落去。「預期」這個變數好古怪,係要同心理學的「自我實現預言」結合去看。
如果全世界都預期通縮,市民第一步是減少投資、消費,盡量持有現金,結果整體需求下跌就形成真.通縮。就算本來經濟現實係無通縮,不過,因為人類的心理預期,推動行為變化,結果就自我實現了通縮的預期。
現在財經傳媒界主流都吹淡風,淡風係吹到98年那一個級數,當然少不免把當年的經濟狀況比較一下,例如經濟數據差、貨幣升值帶來輸入性通縮、資產市場包括股樓向下等。
當然,財經界也同一口徑,索羅斯從金融風暴的總指揮化身財演為通縮預期親身說法。大家一起發功吹風,看來通縮預期可能加快形成。
到底通縮幾時會吹得成,我自己好少去估,因為太多變數的東西我盡量不推測。不過,終歸也是一個財經傳媒人,我想推測下一個輿論重點。我覺得財經傳媒界很有機會把聯繫匯率的討論再搬出來,再討論應否把美元和港元脫鈎。
這類討論其實多少是出自於恐懼心理,因為98年後的通縮同經濟難關的其中一個公眾解讀,係政府執意不脫鈎,結果港元跟著美元高息、貨幣走強,而香港鄰近地區的貨幣幣值太弱而造成當年局面。至於通縮實際有幾難捱,這一代的中、老年感受過,自然會被容易鼓動。
由於現在吹的風是98年的風,按劇本推測,應該是會把討論移到應不應為取消聯匯制度。聯匯制度是經濟問題,也是政治問題,上一次提出這個問題是來自唐營的任志剛,時間是唐英年落選後不久。時間計一計,通縮來到的時候跟特首連任投票的時機又差不多喎,我也是按政經格局的劇本推敲。
改掛人民幣應該有很大阻力,政治上有阻力,而且技術上也難,因為改掛一個不自由兌換的貨幣是很危險的。主張取消聯匯的人如果夠聰明,又夠堅定,應說是提出一個一籃子的方案吧。
作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逢周一至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