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7, 2016

另一個制度下的鉛水事件

2016年1月26日
曾國平 經濟3.0
另一個制度下的鉛水事件
美國密歇根州的弗林特市(Flint),曾經繁榮。美國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於1908年創立於此,汽車工業促進城市發展,人口、收入持續上升。可惜好景不常,自八十年代美國汽車工業收縮,弗林特市也陷入萬劫不復,有條件離開的居民都離開了, 剩下的人口有四分一在貧窮線以下,丟空的樓房處處,罪案率高,人人自危。
如此貧窮的城市在美國多不勝數,何以特地提及這個香港人從未聽過的弗林特市?只因去年香港揭發鉛水事件時,弗林特市居民也為同一問題所困擾。
市政府隱瞞食水含鉛
2014年初,財困的弗林特市為節省開支,不再從較遠的底特律市購買,暫時從市內的弗林特河取水,直至一條輸水管於2016年建成為止。州政府的環境部門通過建議,4月弗林特市居民開始使用來自弗林特河的食水。居民不久就發覺食水有怪味,有微黃的生銹色,更在水中驗出大腸桿菌。
市政府建議居民先將水煲滾殺菌,但堅持水源安全,市長更於2015年初開記者招待會親身保證;同年2月,弗林特市驗水發現水中含鉛量達104 ppb,是美國環境保護局(EPA)15 ppb安全上限的7倍。弗林特市政府向EPA解釋,指市政府正在全力解決水管腐蝕的問題,EPA當局亦未有時間及人手核實。當地居民繼續使用河水之際,傳媒陸續揭發市政府、州政府以至EPA各種隱瞞、拖延的證據,更有居民發現年幼子女已中鉛毒。
到了2015年9月,來自維珍尼亞理工大學工程系、專研食水問題的艾德華斯(Marc Edwards)教授公布研究結果,證實整個弗林特市食水含鉛量普遍過高,最高的一個樣本更達1.32萬 ppb。市內的兒科醫生亦發現血液含鉛超標的兒童,比轉用供水系統前上升一倍。弗林特市居民恐慌,州長終於公開承認有錯,市政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同時向居民派發濾水器和樽裝食水,並花費1200萬美元重新使用底特律的供水系統。
教授搜證獲僱用大學支持
早前保證食水安全的市長喪失競逐連任的資格, 由新市長補上,弗林特市居民亦展開集體訴訟(class action lawsuit),要求州政府、市政府的有關官員賠償損失。
在同一家大學工作,我不認識事件中的主角艾德華斯教授,只見他頻頻亮相傳媒,講述自己團隊的研究結果,解釋食水含鉛對健康的影響,揭露官員如何隱瞞食水問題。慷慨激昂,既為官員的無能失責憤怒,亦為事件中受害的兒童悲哀。
艾德華斯更引用資訊自由法,獲取州政府的電郵對話紀錄,譴責衞生官員刻意隱瞞事實、誤導公眾(they are deliberately misleading people)。作為僱主的維珍尼亞理工大學,不怕什麼政治化,且歡迎艾德華斯曝光:「為社會正義之事盡學者之責,是大學的榮譽。」
如果艾德華斯在香港工作,為鉛水事件貢獻自己的專業知識,結果會有何不同?只記得香港鉛水事件吵得熱烈之際,有同行德高望重的學者指事件是政治鬥爭,是反對派利用事件炒作攻擊政府。自稱官到無求膽自大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亦痛斥有人要求官員飲鉛水是侮辱之舉。牽涉鉛水事件的,更有中資背景的大公司。
如此社會氣氛,換了我是身在香港的有關專家, 為免大學高層找自己麻煩,也會選擇出少句聲,以免太過積極得罪一些人,影響升遷、撥款。難怪鉛水事件在香港演得正烈之時,鮮有香港學者踴躍參與化驗、教育、補救的工作。大眾記得的學者專家,大概只有發表「一生拉勻」、「鉛筆含鉛」高論、有份misleading people那幾位。
涉事者付出應有代價
相比之下,雖然弗林特市政府隱瞞事實,但東窗事發後總算反應快,不惜斥巨資更換供水方法,市長也為此事件付出政治代價。受害的居民,亦有機會循法律途經,由失責的官員手上獲得巨額補償。
回望香港,鉛水事件自去年10月左右以後好像已「不存在」,傳媒再沒有跟進(也未有詳盡報道弗林特市的鉛水事件),受影響的市民相信也不會得到賠償。善忘的香港人繼續善忘,為什麼?是否深知再大聲疾呼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只能默默接受現實?還是飲了太多鉛水,損了智力未能明辨是非?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