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9, 2016

中大生會點睇Uber?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中大生會點睇Uber?
2016年01月28日
多謝中文大學宋恩榮教授邀請,從今起不管身在何方,我首先都是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的成員。其實之前花了一整個學期在中大經濟系,多少也培養了些感情。第一天以亞太成員身份寫稿,就寫寫中大學生吧。
我非常喜歡我教過的中大生。可能認識渾水先入為主,總覺得中大經濟系能培養出這種對學術有要求的「毒男」很有意思,此毒男毒到年紀輕輕便成上市公司執董,亦令我十分葡萄。小友渾水比我更右,亦比我本土。偏偏最近一單中大校園新聞再次證明渾水很不中大。我想說的是中大學生會有候選內閣提出爭取引入連鎖店。在中大引入連鎖店事態有幾嚴重?事態嚴重過另一候選內閣因寒潮襲港建議大學停課一天。其實大學走堂閒過立秋,沈校長只回應停課建議而未對引入連鎖店作出評論似乎未做到急學生所急。
原來中大一向有支持小店文化。日前面書一個選舉網頁卻指其中一個候選內閣「星火」將為同學爭取引入連鎖店。「星火」只表示連鎖店並非鐵板一塊般可惡,如同學民意支持,他們不會在招標過程中先行排除連鎖店。但即使只不先行排除,在中大提出引入連鎖店仍極具爭議。究竟在中大學生心目中連鎖店的原罪是甚麼呢?壟斷?當連鎖店一間都冇,壟斷又從何說起?支持小店不一定要趕絕連鎖店。美帝?麥當勞叔叔白面紅髮我理解,但譚仔三哥擺明係本土大叔,三哥細說分家之謎,更是本土劇《家好月圓》情節啊。財團?麥當勞全球有逾八成店舖是以特許經營運作,香港雖是一成多的少數,但在港特許經營的貢茶有何問題呢?
是的,連鎖店並非鐵板一塊,皆因市場上千變萬化的合約安排。當個體戶與大財團合作,同學反連鎖店反的究竟是大財團還是個體戶呢?特許經營只是市場千變萬化的合約安排之一,假如小店定期向大財團入貨,同學又是否要連小店的貨源也要指手劃腳呢?
再多舉一個例子,同學應如何看待Uber呢?Uber是估值數百億美元的企業,但Uber與Uber特約合作司機一般不是僱傭關係,佣金制度下,車資分帳其實是分成合約。近日報上看到漸多輿論轉向質疑Uber漠視司機權益,卻忽略Uber等共享經濟成功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讓特約合作的伙伴個個做老闆。「星火」話支持本地小店同時,必須同時兼顧食物質素同埋價錢。同一道理,批評Uber時除了要支持本地Uber司機,亦必須同時兼顧服務質素同埋車費。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