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31, 2016

港交所的四道聖旨

免費早餐 - 渾水
港交所的四道聖旨
2016年03月30日
今個月24日,港交所(388)出了4個類似上市指引的案例分析,一般投資者不會留意,就算專業投資者都唔會留意。證券商對專業投資者有一個確實的定義,例如倉位有800萬元以上,有投資經驗等,聽起上來也發覺專業投資者的專業有點廉價,因為香港符合這些條件的人也不少。
投資者不會去留意,反而是一些行內接觸相關工作,又或者無聊到當睇港交所網頁為興趣的人,就會去望兩眼,我是兩方面都有一點。
凡有重大企業決策,決策都要過聯交所聆訊,負責聆訊的人很矛盾,一方面要按本子辦事,即是按上市規則等條文去處理;另一方面,又要考慮條文外的東西,因為條文好「死」,有好多細微細眼位都要靠人手去處理。
不過,一個決定,有條文的「法」治,又有非條文的「人」治,對公眾來講都幾唔清晰,所以聯交所就要「釋法」。
三不五時,有一些重大事項,例如傳媒關心的股票個案,聯交所都會虛擬一個相似的案例去解釋條文,等公眾知道條文執行上來的「鬆緊」程度。這些例子好有參考價值,因為有時過聆訊就好似「闖關」咁,做多兩手準備點都係好。
今次四道「聖旨」都係講一些「殼」會關心的題材,當然聯交所好避忌唔會用個「殼」字,不過,真相一睇就知龍與鳳。
第一道,係講分拆上市的「啤殼」案例分析;第二至第三道,係講注資和反收購的案例;第四道係講足夠業務運作的案例,好多都係講企業財技的基本知識。我見好多大學師兄弟都以入投行為目標,其實這些公開資料就是投行做IBD的人必須要識,如果有心入行,應該要望熟呢類資料,何況仲要免費喎。
有時從這些案例和港交所的通告,你會嗅到一種無奈,因為港交所要賺錢。條文太緊,佢哋會接少了刁,做少了生意;但太狼死,媒體又會施壓力,變相又要執得緊一些。
最近有一些大比例配股賣殼刁就咁睇,都唔太符合現今指引所描述,但依然照硬闖。條例執行得鬆或緊,也許是周期性。另外,也有一些共通點,就是硬闖關口,也是內地商人為主,莫非佢哋有過人的能耐?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Wednesday, March 30, 2016

咖啡兄弟𡁻完X?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咖啡兄弟𡁻完X?
2016年03月29日
官媒體要姓黨,創科界怕姓趙。近日被傳媒聲討走數的咖啡兄弟,卻偏偏姓趙。據一個同樣甚少人姓的港媒報道,趙氏兄弟的智能咖啡機Arist,賣點係可憑個人喜好或大師秘方利用手機App微調水溫、甜度及奶量等,沖調出千變萬化的咖啡咁話。手機App加咖啡機有冇得諗?透過不同道渠道,報 道指趙氏兄弟不用兩年時間便籌集2億元(包括政府Micro Finance Scheme30萬元貸款,還成功同財爺食飯兼selfie)。但𡁻完2億元,然後呢?然後,識睇一定係睇留言:「呢種發明scam響美帝司空見慣,有常識嘅人都唔會上當。籌咗旗交唔出貨而冇合理解釋,美帝係當欺詐,刑事嘅。香港唔知係唔係一樣處理?」
有怎樣的讀者,就有怎樣的傳媒。年前左右,我在本欄介紹過Kickstarter的籌旗新經濟。互聯網拉近人與人之間距離,亦有望降低集資的資訊成本。趙氏兄弟的第一個600萬元,便是透過Kickstarter用了30日時間向2,519名「支持者」(backers)籌集得來。Kickstarter上「創作者」(creators)與「支持者」的關係,是前者有責任向後者對現他們的承諾(原文:The creator is solely responsible for fulfilling the promises made in their project. If they’re unable to satisfy the terms of this agreement, they may be subject to legal action by backers.)。
所謂「有常識嘅人都唔會上當」,2,519名Arist的支持者中其實只有133位港豬,最多支持者反而來自美帝(總數685人)。而所謂「美帝司空見慣」,聯邦貿易委員會要到大半年前才史上首次正式以詐騙罪起訴一宗眾籌個案。控罪指同樣透過Kickstarter集資的Erik Chevalier,以創作一套叫《The Doom That Came To Atlantic City》的桌上遊戲為名,向一共1,246名支持者籌集近百萬港元後,卻只把資金作私人用途。籌咗旗交唔出貨又未被起訴的例子又有多普遍呢?Wharton商學院一位教授的研究指,Kickstarter每十個籌咗旗的計劃中,只有一個交唔出貨,而失敗個案尤以集資金額少的計劃較多。但另一研究亦發現,有超過七成計劃未能準時出貨,平均遲了約3個月,當中集資金額愈超標的計劃,延誤時間便亦愈長。
當初,趙氏兄弟的Arist預期2015年6月出貨。最近,他們透露要再延期4個月。延誤逾一年可能是個紀錄,但原來Arist集資金額超標七倍,遲出貨也是意料之中。趙氏兄弟𡁻完最終會否鬆人,即管拭目以待。然而,傳媒左一句「籌2億冇貨交」、網民右一句「有常識嘅人都唔會上當」,對籌旗新經濟的認知未免太過牛頭角順嫂。
作者為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TVB還是「創意無限」

2016年3月29日
梁天卓 經濟3.0
TVB還是「創意無限」
大台收視每況愈下再不是什麼大新聞,不過,其盈利作跳崖式倒退卻有點令人震驚。上周大台公布業績,其持續經營業務自1988年上市以來首次錄得虧損,由前年賺12.5億元變為倒蝕428萬元;同時,首次沒有披露最高收視節目的收視率。
一年間由賺逾10億元,倒蝕幾百萬元,當中有部分原因涉及數項非經常性開支,如收費電視業務撇賬近7億元;然而,主因相信是收視大幅下跌,令廣告收入大減(該台去年在香港電視廣播及廣告業務收益下跌了9%)。為何大台收視每況愈下?有人說這是由於互聯網的出現,令網上電視如Netflix等日益普及,從而加劇了電視行業內的競爭;也有人說是大台自身不爭氣所致,理由是其劇集及節目質素愈來愈不知所謂。
大台的劇集是否真的不堪入目?已很久沒有欣賞過大台節目的我,在此不便評論。不過,如果說大台裏沒有人才「度橋」,我卻不敢苟同,證據是上周通訊事務管理局(通訊局)的新聞公報。
「綑綁搭售」非反競爭行為
通訊局的新聞公報與大台的創意有什麼關係?讓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先交代一下。事緣大台在2012年向通訊局投訴有線電視,指它在取得2010年世界盃和2012年奧運獨家播映權後,把所轉授的播映權與其節目旁述、節目、宣傳材料和廣告綑綁在一起。大台指有線利用這「綑綁搭售」(mandatory bundling)產品的安排,把其播映世界盃和奧運的壟斷優勢,擴展至電視收看服務市場及相關廣告市場。
「綑綁搭售」本身並不是反競爭的行為,否則,買左腳鞋搭右腳鞋、買電腦搭鍵盤,甚或買車搭輪胎都可能違反《競爭法》了。要達致反競爭的效果,進行「綑綁搭售」的公司必須要有一定的市場力量,並且要證明「綑綁搭售」已經又或極可能帶來損害競爭的效果,例如把公司在某一市場內所擁有的市場力量,擴展至另一鄰近的市場。
那麼,有線在各相關的市場又是否真的有足夠市場力量去進行反競爭行為?答案是通訊局在分析過有線在電視收看服務市場,以及電視廣告市場的市場佔有率後直截了當地指出:「有線寬頻在2010至2012年的相關期間,不論是在整體電視收看服務市場,還是在收費電視收看服務市場,都不大可能可以明顯不受競爭對手影響而獨自行事」。此外,「經審視的證據並無顯示,有線寬頻能在電視廣告市場明顯不受競爭對手影響而獨自行事」。
即使我們假設有線的確有足夠的市場力量,去進行反競爭行為,其「綑綁搭售」又是否真的會造成反競爭的效果?通訊局在調查過世界盃和奧運前後,有線與大台的收視率後發現,有線的市佔率只在賽事期間略有提升,其後很快便回落至原來水平,就此,通訊局的結論是:「有線寬頻在2010年被指作出的行為,沒有對競爭對手構成顯著的影響……針對有線寬頻的投訴個案所提出的證據明顯不足。」
把故事倒轉盼打敗大衛
事實上,大台之所以是大台,就是因為它不論在電視收看服務市場還是廣告市場,都有相當的市場力量;而欄友徐家健和我都曾不只一次說過,即使是一個市場的壟斷者,綑綁銷售也不一定代表着反競爭的行為。即使大台有世界盃和奧運的獨家轉播權,它要作出反競爭行為也不一定成功,有線要憑此來搶奪大台的壟斷地位,可能比大衛利用簡單的投石器打敗哥利亞更為困難。
《競爭法》的其中一個原意是希望大衛(弱者)可以透過《競爭法》的協助,來防止哥利亞(壟斷者)的侵略,大台的人才竟然可以想到把故事倒轉來說,希望哥利亞可以得到《競爭法》的協助來打敗大衛。雖然大家都對大台的前景不寄予厚望,但我認為只要大台能「善用人才」,把內部的律師團隊調往編劇組,TVB的劇集內容應該還是可以「創意無限」的。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Tuesday, March 29, 2016

兩個數佬講退保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兩個數佬講退保
2016年03月24日
第四次Goodtalk上周六在中文大學順利舉行。多謝K&K Charity的贊助,多謝灼見名家的幫忙,多謝珠時網的採訪,多謝積金局與勞福局的支持,當然更要多謝幾名講者加上兩百多位現場觀眾的參與。
Goodtalk講退保,有周永新與碧樺依以兩代社福界學者身份動之以情,亦有雷鼎鳴教授和張超雄議員以政治經濟學角度曉之以理。四位講者加上黃友嘉主席以及張建宗局長的精彩演說,稍後會陸續以影像及文字形式上載到Goodtalk和灼見名家的網上平台。篇幅有限,這裏選擇了人民力量執委劉嘉鴻先生與小弟兩個「數佬」的演說作預告。劉嘉鴻和我都是讀數學出身的,而我們都有一個壞習慣——追求consistency的執着。據我所知,全港最早公開提出退保是長壽保險的就是這兩個數佬。吵了廿多年的退保爭議,到近年才記起全民總要面對「唔知幾時死」這個長壽風險,算是踏出理性討論的一步吧。
先講講劉嘉鴻的微觀分析。退休計劃基本可分為界定福利(Defined Benefit)與界定供款(Defined Contribution)兩大類,前者所有風險(包括投資風險、通脹風險及長壽風險等)由政府承擔,而政府承擔這些風險的能力遠高於個人;後者不但把所有風險轉移到個人身上,還要每人支付界定供款計劃(如強積金)的額外謍運成本。政府不肯推低額的全民退保,原因就是怕難以承擔人口老化的長壽風險。劉嘉鴻估計,全民老年金可每年省減0.75%以上的不必要的行政費,由25至65歲計算,可令退休金增加40%,或可政府承擔多8年的長壽風險!
再談談我的宏觀看法。概念上,輿論一直搞錯了,以為「政府購買」(如基建投資)與「轉移支付」(如社會福利)兩種政府開支非黑即白。今天港人只知道大白象工程浪費公帑,卻不明白看似無緣無故的浪費其實往往屬於轉移支付的「肉桶政治」(Pork Barrel Politics)。而表面上只涉及財富轉移的退休保障,設計得宜原來是一種屬於政府購買的長壽保險。其次,輿論亦搞錯了政府開支等同社會成本。不必要的行政費是社會成本,抽稅扭曲市場行為亦有社會成本,轉移支付本身卻不是社會成本。針對性受保,反而導致「隱性稅」(Implicit Tax)扭曲儲蓄行為而增加社會成本。
懂退保的人都知道,傳統隨收隨支制度難以持續的一大原因並非全民受保,而是制度鼓勵市民提早退休。懂數學的人都明白,解決長壽風險問題的可持續方法是把領取老人金年齡與預期壽命掛鈎,讓每代人領取年數相若的長壽保險金。再提逢全民退保必有代際不公的數學白痴,請回幼稚園從一加一學起。
作者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Friday, March 25, 2016

兩個數佬講退保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兩個數佬講退保
2016年03月24日
第四次Goodtalk上周六在中文大學順利舉行。多謝K&K Charity的贊助,多謝灼見名家的幫忙,多謝珠時網的採訪,多謝積金局與勞福局的支持,當然更要多謝幾名講者加上兩百多位現場觀眾的參與。
Goodtalk講退保,有周永新與碧樺依以兩代社福界學者身份動之以情,亦有雷鼎鳴教授和張超雄議員以政治經濟學角度曉之以理。四位講者加上黃友嘉主席以及張建宗局長的精彩演說,稍後會陸續以影像及文字形式上載到Goodtalk和灼見名家的網上平台。篇幅有限,這裏選擇了人民力量執委劉嘉鴻先生與小弟兩個「數佬」的演說作預告。劉嘉鴻和我都是讀數學出身的,而我們都有一個壞習慣——追求consistency的執着。據我所知,全港最早公開提出退保是長壽保險的就是這兩個數佬。吵了廿多年的退保爭議,到近年才記起全民總要面對「唔知幾時死」這個長壽風險,算是踏出理性討論的一步吧。
先講講劉嘉鴻的微觀分析。退休計劃基本可分為界定福利(Defined Benefit)與界定供款(Defined Contribution)兩大類,前者所有風險(包括投資風險、通脹風險及長壽風險等)由政府承擔,而政府承擔這些風險的能力遠高於個人;後者不但把所有風險轉移到個人身上,還要每人支付界定供款計劃(如強積金)的額外謍運成本。政府不肯推低額的全民退保,原因就是怕難以承擔人口老化的長壽風險。劉嘉鴻估計,全民老年金可每年省減0.75%以上的不必要的行政費,由25至65歲計算,可令退休金增加40%,或可政府承擔多8年的長壽風險!
再談談我的宏觀看法。概念上,輿論一直搞錯了,以為「政府購買」(如基建投資)與「轉移支付」(如社會福利)兩種政府開支非黑即白。今天港人只知道大白象工程浪費公帑,卻不明白看似無緣無故的浪費其實往往屬於轉移支付的「肉桶政治」(Pork Barrel Politics)。而表面上只涉及財富轉移的退休保障,設計得宜原來是一種屬於政府購買的長壽保險。其次,輿論亦搞錯了政府開支等同社會成本。不必要的行政費是社會成本,抽稅扭曲市場行為亦有社會成本,轉移支付本身卻不是社會成本。針對性受保,反而導致「隱性稅」(Implicit Tax)扭曲儲蓄行為而增加社會成本。
懂退保的人都知道,傳統隨收隨支制度難以持續的一大原因並非全民受保,而是制度鼓勵市民提早退休。懂數學的人都明白,解決長壽風險問題的可持續方法是把領取老人金年齡與預期壽命掛鈎,讓每代人領取年數相若的長壽保險金。再提逢全民退保必有代際不公的數學白痴,請回幼稚園從一加一學起。
作者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ednesday, March 23, 2016

手機減價犯了什麼競爭法?

2016年3月22日
梁天卓 經濟3.0
手機減價犯了什麼競爭法?
高斯曾說過對競爭法(即美國的反托拉斯)感到疲倦,因為如果企業定價高便是壟斷,太低就是以本傷人(Predatory Pricing)。不變呢?那就一定是合謀壟斷。無論如何總會有辦法令你墮入法網。
香港的競爭法在三個月前左右開始實施。根據報道,競爭法正式實施當日,多間大型手機連鎖店將幾個牌子的手機零售價大幅下調,有部分手機更以低至七折出售。當時傳媒以及消費者都大聲讚好。不過,在三個月後的今日,傳媒開始報道由於大型手機連鎖店可以較低價取貨,並連月來帶頭劈價,追價「追到氣咳」的手機小店隨時率先「陣亡」,並預言一旦小店「死光」,產品價格勢必回升。
零售價管制未必反競爭
在競爭法實施前,那些大型手機連鎖店「犯」了零售價管制(Resale Price Maintenance),現在取消了零售價管制它們卻被指「犯」了掠奪性定價(Predatory Pricing)。當真是左右不是人。
欄友徐家健和我都分別說過,零售價管制不一定是反競爭,要看產品的本質如何。經濟學行內有幾個不少行家都認同的假說都說明某些情況下零售價管制不但不是反競爭,更是有助競爭的合約安排。特爾沙(Lester Telser)提出的「示範假說」是指在一些需要示範的產品銷售中,生產商以零售價管制解決個別零售商「搭順風車」(free ride)依賴其他零售商提供示範,自己卻減價搶生意引起「鬥平鬥賤」的惡性競爭 。梅菲(Kevin Murphy)則指出即使沒有「搭順風車」的問題,零售價管制也不一定違法,因為生產商能以不能減的零售價向零售商誘之以利,但當零售商推廣不力便要終止合約。這樣看,如果手機是一樣需要示範的產品(即特爾沙的假說成立)或市場內零售商與批發商的合約結構有不完整性(即梅菲的假說成立),我們都應看到那些因競爭法實施而減價的手機牌子的總體銷量相比沒有減價的牌子下跌。
定價高低視乎成本
那麼現在大型手機連鎖店有否犯下掠奪性定價?這裏有幾個要考量的因素。最重要的是它們是否「具有相當程度市場權勢的業務實體將其價格降至低於適當的成本標準,故意在短期內蝕本經營,以消除或減少競爭對手的競爭實力,或阻止潛在競爭對手進入市場。」幾間大型手機連鎖店有相當程度的市場權勢應不難證明,不過它們有否把價格降至低於成本?這我沒有數據,不便評論。不過如果只是根據報章報道,它們還是把手機價錢定高於成本,只是它們的來貨價較小店要低而已。另外一點要留意的是即使把價錢在短期內定於成本下,也需要它在長遠利用「增強的市場權勢,收取高於在競爭下的水平的價格,來『彌補』短期內蝕本定價的損失」才算是掠奪性定價。這便需要指出那些小店「陣亡」後不能因為大型手機連鎖店提高價格而「翻生」。換言之,賣手機的入場成本要相對地高,才可令掠奪性定價有利可圖。
手機連鎖店有否犯了競爭法?沒有更多數據我沒有辦法回答你。不過,我希望的是不論是競委會還是傳媒不要見到零售價管制又嘈,大幅減價又嘈。否則對競爭法感到疲倦的經濟學者不會只是高斯一個。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股票回報的新發現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股票回報的新發現
2016年03月22日
不同基金和投資組合的回報,不能直接比較。例如,我專買大藍籌,你專揀細公司,短時間內可能難見高低,但長時間來說,我的平均回報會比你低。何解?可能是風險有別,可能是「非理性」行為。經濟學者沒有一致的答案,只知道實際情況如此,在數據中有這樣的規律而已。
過去20年金融學界的基準就是法瑪(E. Fama,諾貝爾獎經濟學得主)和費蘭奇(K. French)提出的三因素模型。股票回報主要由三個因素決定:與大市的關係、公司市值大小、帳面值和市值的比率。股票與大市齊上齊落,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平均回報較高;這個因素歷史最悠久,也有「啤打」稱號。股票市值愈小,亦即規模有限或不見經傳的公司,平均回報也較高。公司帳面值,大概等如公司扣除折舊後資產成本的總和。帳面值比市值低,稱為「增長」股票,帳面值比市值高,稱為「價值」股票。歷史的規律是,「價值」股票的平均回報較高。
這個模型有甚麼用處?
既然股票市場有其規律,基金公司就可以為客戶提供不同風格的基金:有專買細股票的,有專買「增長」股的,平均回報有高低(當然波幅也有分別),任由客戶依據自己的喜好和需要選擇。法瑪和費蘭奇兩位學者早已身體力行,為某大型基金當顧問,應用研究結果設計投資產品。
有此三因素的基準,基金之間便可公平比較:扣除三個因素的影響後,若果你的平均回報仍長時間比我的高,那你的投資眼光就比我好。法瑪和費蘭奇近年的最新發現,是三個因素以外還有兩個重要因素,構成五因素模型。
新加入的兩個因素,一為盈利能力(profitability),一為投資(investment)。前者指的是企業的營運收入扣除各種支出後,再除以帳面值的比率,量度的大概是公司的賺錢能力;盈利能力愈高,其股票平均回報也愈高。至於投資,指的是公司最近的資產增長有多快。若果公司積極投資,大手筆起工廠設總部買機器,其平均回報會較低。這兩個新因素不只在美國股市出現,在歐洲和亞洲的數據中也明顯存在。以法瑪和費蘭奇的影響力,相信「高盈利」、「積極擴充」等類型的基金快會在市場出現。
金融學好玩的地方,是各種各樣的上市公司生老病死起起跌跌,在幾十年的股票數據裡面,有許多似有還無、難以解釋的規律潛伏其中,隨時都有新發現。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逢周一至五刊出

Tuesday, March 22, 2016

中國出口震撼美國勞工?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中國出口震撼美國勞工?
2016年03月21日
美國選舉年,民主黨有熟口熟面的希拉莉,共和黨有異軍突起的特朗普。根據民意調查,特朗普的支持者以年紀較大的白人為主、教育程度較低、從事或曾經從事較傳統的行業(如製造業、建造業)、收入中等以下、失業率較高。
細心看看每州的投票分布,又會發現特朗普的擁躉集中在較貧窮的地區,在文化混雜、經濟繁榮的大城市支持率最低。特朗普的政策觀點雖有點飄忽,但其反中國立場一直強硬,贏得藍領階層的支持。
這一群憤怒的選民從何而來?投票行為從來不易解釋,但最近一項極受注目的經濟學研究值得大家參考。
經濟學者從來推崇自由貿易。由人到企業,由城市到國家,各自因應市場價格和生產成本,根據各自的比較優勢,專門去做某些工作、生產某些產品。嫌自己做得貴做得不夠好的,就到市場上跟別人或外國去買。
中國大量輸出產品到美國,中國工人有錢賺,美國消費者有廉價玩具衣服買,互惠互利,何樂而不為?對,自由貿易對美國的製造行業會有打擊,但工廠倒閉,工人終會找到新的工作。
經濟轉型,會壓低低技術工人的工資,但這是全國性的變化,不會由製造業或個別地區獨自硬食。
實際的情況又如何?由九十年代開始,中國的出口數字急速增長,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以後升得更快。在美國,最受中國出口打擊的地區集中在中西部、南部、東北部,從前供應本土產品應付「內需」,今天給便宜一截的中國對手搶走生意。
經歷了十幾年排山倒海的中國出口,當地國民失業率、工資的影響至今仍揮之不去(兼有2008年經濟衰退雪上加霜),沒有明顯的轉型跡象,亦未見其他行業因製造業工人過檔而增加工作職位。
中國出口對美國消費者有利之餘,同時令製造業工人長時間倒霉;理論推斷的整體勞動市場調節,等了又等仍未出現。
研究報告中有一幅美國地圖,以幾種顏色描述每個州不同地區受中國出口影響的程度,影響的分布對比明顯:居住在西岸,難以感受到製造業工人的慘況;住在南部的近郊,隔籬鄰舍很可能是給中國搶走飯碗的美國人。
不知道這一幅地圖,跟特朗普在不同選區的得票率有多大的關係?
作者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逢周一至五刊出

Monday, March 21, 2016

大學應吸盡內地水撐本土

免費早餐 - 渾水
大學應吸盡內地水撐本土
2016年03月18日
噚日以校友身份回大學胡說八道,睇嚟「上市公司執董」這銜頭除有把妹的直接利益外,還得到教授青睞,返去講講我的工作。以我系純樸頹廢的優良傳統去看,這類校友分享會當然是不會出席,因我畢業年多,也是過來人,我很諒解這種心態。睡多兩個半鐘一定比聽怪校友分享更好。豈料,在場人山人海,座無虛席。除因本人俊朗這個「客觀」因素吸客之外,另一個「次要」原因是學系要強制take attendance,唔出席會肥佬。人各有志,我的事業路可以話萬中無一,也不是這麼容易可以複製出來。所以,我整個分享的核心要旨是引述年輕偶像林日曦所講:「千祈唔好盡信前人講的說話,包括我自己。」這是至理名言,命是自己的,你是理性的,自己條路在按照自己的成本效益計算下去行,比旁人指指點點為佳。
我離開學系年多,但學系開始有明顯改變如原本樸實無華風氣改了些,無咁離地,多了些就業求職支援和資源。我有向教授教師查看因由。大學辦教育,漸像學店,這是自不待言,個個都可理解。學店要有商業模式,同普通一間機構般,要睇開支也要睇盈利,變相學系要跑數。先不論道德批評,我當然都唔想樸實的頹風變成這個樣子,但卻是客觀現實。
現在學系收入主要來源跟其他辦大專教育般,是增開碩士學位,這些碩士學位當然收得貴,也要學系自負盈虧,不多用納稅人錢。這些學位吸金來源不是本地人,因本地人唔會花這些錢;明顯對象是內地人,因來港讀書是有吸引力,又可賺多幾年方便拿身份證。雖然這個餅愈來愈多人爭食,但每年要食個幾百萬,卻不是甚麼難事,這是內地的大需求。多得內地需求,學系有了資金,可用來做reinvestment,投放在求職培訓方面,如找人做分享,教人面試。當畢業生就職狀況理想,自然又可用來吸引更多人來讀,再賺多內地人一筆。這解釋為何學系多了資源又或肯花資源幫畢業生求職。情況好易理解,就是大陸付錢買學位,錢就用來幫本土畢業生upgrade。這是經常強調的本士經濟最優化狀態,就是賺盡內地錢,結果花在自己身上,同時又大大批評內地,食幾家茶禮,咁先係香港局限下最好的生存態度。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逢周一至五刊出

Friday, March 18, 2016

尋找一個更似樣的退保制度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尋找一個更似樣的退保制度
2016年03月17日
為期半年的退休保障諮詢,轉眼過了一半。民間討論不算熱烈,也許是因為退保的內容太複雜了:政府提出的「不論貧富」和「有經濟需要」兩個方案莫名其妙,部分學者仍堅持三方供款的方案,正反雙方千字長文來回辯駁,一般市民哪有閒情分辨和跟進?結果,多的是高舉「世代鬥爭」挑撥對上一代的仇恨,多的是含糊宣揚「社會公義」要求政府幫助老弱,以經濟學、數學和統計學去分析退休保障的文章,很少。
退休保障是關係幾代香港人福祉的重大議題,冷淡處理不是有承擔的政府所為,是是旦旦也不是市民應有的態度。
道理我們講過很多次,但不能讓諮詢就此不了了之。要有新形式新觀點,再次帶起社會討論。
於是,我們舉辦第四次Goodtalk。
本欄的忠實讀者,都知道Goodtalk是甚麼:就重要而合時的議題,找來一眾學者、專家、業界人士和意見領袖,各自以淺顯的方法講述自己的觀點,既有觀眾現場參與,也會製作成錄像上載到互聯網。活動的宗旨,在分享值得傳播的知識、創見及理念。
繼貧富懸殊、電力改革、分享經濟的三次Goodtalk後,今次的題目是退休保障。
《退休保障.我保你大》將於今個星期六3月19日下午2時到5時半,在中文大學李兆基樓LT5舉行。今次的講者陣容強勁,橫跨老中青左中右政界學界:既有對全民退保持批判態度的雷鼎鳴教授、積極推廣養老金制度的周永新教授,也有為社福界和弱勢社群發聲的張超雄議員、熟悉各地退休金制度兼有業界經驗的劉嘉鴻、支持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的社工系年輕學人碧樺依。經濟3.0的代表,則為強調「長壽保險」概念的徐家健。我們更成功邀請積金局主席黃友嘉、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作特別嘉賓,讓大家聆聽民間聲音之餘,也能了解官方立場。
活動毋須報名,先到先得,費用全免,活動前後有小巴接送聽眾往返會場和大學火車站。雖然場地可容納數百人,但高手雲集難得一見,反應必定踴躍,為免人太多要坐樓梯,有興趣參與的朋友請準時入場霸位。
花心力時間搞免費活動,為甚麼?只因我們相信香港人deserve better,有條件建立一個更似樣的退休制度。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Thursday, March 17, 2016

香港01只會蒸蒸日上

免費早餐 - 渾水
香港01只會蒸蒸日上
2016年03月16日
香港做傳媒只有兩個主要目的,第一叫商業目的,第二叫其他目的。至於其他目的係咩,大家可以學陳議員,憑感覺又或以自己方式判斷。上星期五我拿了一份香港01的周報,的確是很不錯,連傳媒前輩也是讚多過彈。從商業角度去睇,能夠引來Cartier這些大品牌落廣告,真係幾令人羨慕,也算創刊成功。
內容的表達也是幾清新,當中包括配圖、infographic等,看得出有一些網頁造圖的優點是融入了落周報當中,看起來也不眼花,很順眼。一些文藝內容也有包括其中,其實有一個專題用文、史、哲去看本土主義,角度不錯,不過,推論尚欠些火候。周報很多內容是由自家人去編寫,不特別多專欄作家,所以香港01做專題是特別不錯,因為做的是自家人,分工易協調。
關於香港01的重點攻擊,是來自梁特出現在它們的活動當中,我其實有點驚訝,因為原來網上世界講政治的人竟然如此後知後覺。這幾日我跟一位網媒阿頭、本土前線組織的朋友、共產黨員都各自吃飯見過面,自不然都講起于品海先生及其香港01發展。大體上,除了我那位黨員朋友之外,其他人都對于先生的事蹟不怎麼了解。
我最欣賞于先生之處是他得到金庸信任,成功繼承了《明報》衣缽,當然市場多變,一接手就順利善價而沽,the rest is history。
至於金庸點睇于先生賣了自己心血,不重要。于生先曾在加拿大有偷竊案底紀錄,後來也被pardon了,能夠做到這份兒上,的確是有能耐。
于先生當然也有染指股票市場,是財技高手,他名下有兩隻殼,分別是中國數碼信息(250)和南海控股(680),兩隻都從事中國業務,包括IT和地產等。從公開資料得知,于先生在商業世界跟中資背景的中信關係很密切。中信前董事長王軍,是已故國家副主席、中共八大元老王震之子,而王軍的千金王京京曾出任中國數碼信息的非執行董事。南海控股曾因「半島.城邦」出現財困,中信有幫手安排押股融資,而中信也因為收購南海自由人花園權益,令南海轉虧為盈。由此可見,于先生在商業上跟中信有多方面合作。
于品海先生的人生成就高高低低也是非一般人能經歷,至於佢的背景是怎樣對我來講不重要,反正我未有心理準備坐洗頭艇。按現今傳媒大勢去看,香港01沒有最好,只會愈來愈好。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Wednesday, March 16, 2016

不靠補貼的節能秘訣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不靠補貼的節能秘訣
2016年03月15日
執筆時,是日本311大地震福島核災5周年。一場核災,改變了不少人對應對暖化問題的想法。最近有傳媒訪問參加了韓國環保積分計劃的首爾居民沈載澈,想節能?唔使搵古天樂嘅,身為化學研究員的沈載澈給大家提供以下節能家電使用貼士:(一)把電視亮度調暗;(二)將冰箱設定溫度適度調高;(三)在春秋季,不用冷暖氣時,拔掉插頭。據報道,調暗電視亮度和調高冰箱溫度,分別可減用電四成及兩成,而冷暖氣不用時,拔掉插頭一年亦可省電30度,加上用完電腦後,關掉拖板總閘,沈載澈稱之為《伽利略先生的3+1節能秘訣》。
在香港這個受地理環境局限的地方,我從來認為節能的需求管理,比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供應實際。其實,中電及港燈兩間電力公司亦有類似的慳電錦囊。問題是知易行難,實際上如何鼓勵市民把這秘訣錦囊付諸行動呢?
管理需求,政府大可以徵收碳稅。然而,加得多,政治上不可行;加得少,實際上效用細。我看過的研究大多指出,消費者對電力的需求彈性頗低,除非牽涉極大金額,誘之以利鼓勵市民慳電的成績總是差強人意。
幾年前,師弟Erez Yoeli與美國一間電力公司合作,進行過以下一項實驗:透過電力公司,師弟邀請加州15個屋苑超過2,000名住戶參加一個自願慳電計劃。凡參與的用戶,電力公司替他們的冷氣機安裝一個遙控裝置,讓電力公司在需求高峰或供電出現故障時,暫時替用戶關機,減低電力需求。至於實驗巧妙之處,是在招募參與用戶時,在部分屋苑張貼參與用戶的姓名及房號,而其他屋苑只以代號顯示參與人數。師弟發現,公布參與用戶姓名及房號的屋苑,對節能計劃的參與度,比其他屋苑高出三倍,比誘之以利(25美元)的效果更高出四倍有多!
毋須政府干預,市場自己話事。慳電即是環保,減少高峰電力需求長遠可減少興建電廠,供電出現故障時,降低電力需求亦可增加電網穩定。一次過幫助解決「能源三困」(即公正、環保及安全)的問題,兩間電力公司對這項計劃有興趣的話,我可以介紹師弟及現在負責計劃的耶魯大學Applied Cooperation Team給你們認識。
作者為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退休保障 我保你大

2016年3月15日
梁天卓 經濟3.0
退休保障 我保你大
執筆之際,正是陳代主席在立法會以自己的方式剪布並通過了高鐵追加的近200億元撥款之時。在陳代主席剪刀一揮後,這個愈起愈慢的「高速」鐵路的造價,由2008年的440億元上升了接近一倍,到現在疑似封頂的844億元。連同其他同期進行的大型基建如「三跑」和港珠澳大橋等,政府未來10年的基建開支定必數以千億元計,大致符合早前政府的「未來報告」中基建支出將會以每年7%增長的預測。
這些基建是否真的有需要?它們帶來的(直接及間接)效益又能否令政府(或香港)回本?對此大家眾說紛紜,我亦不在此評論。姑不論你認為基建是必須還是多餘的,這些基建的支出必定為政府在其他方面的開支帶來需要削減的壓力,尤其是特區政府一向以「積穀防饑」為其財政哲學之一(早前政府花了不少人力物力研究及推出「未來報告」便可見一斑)。的確,政府在新的財政年度內便削減了醫管局經常撥款的0.5%(約1200萬元)。
基建超支與退保爆煲
另一個疑似因為基建開支大增而未能推行的便是全民退休保障。林鄭司長在諮詢初期便指周永新教授在2014年8月向政府提交的「不論貧富」方案在財政上「爆煲」的機會很大,因此該方案無可避免要面對「錢從何來」的難題,可能最終要讓年輕一代出錢支付上一代的退休金,從而造成跨代不公的問題。
我和兩位欄友徐家健和曾國平就退休保障制度這政策,在「經濟3.0」以及友報的專欄已寫下洋洋過萬字。相信讀者對我們對該政策的觀點已十分了解,在此不贅。
不過,退休保障制度將會是影響香港幾代人的重大政策,可謂茲事體大,「經濟3.0」於是在這個星期六與香港亞太研究所合作舉辦第四次GOODTALK,以「退休保障 我保你大」為題,邀請了曾就全民退休保障發聲的各路人馬,就退休保障政策如何保障年紀大的人作亠次深入的討論。
這次GOODTALK的主講嘉賓可謂星光熠熠,「反對派」代表包括政府的代表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和科大的雷鼎鳴教授,贊成的則有港大的周永新教授和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博士,另外與退休保障息息相關的積金局有黃友嘉博士作為代表。當然,正如林鄭司長所說,退休保障不只影響長者的福利,更是關係年輕人現在和未來的福祉,我們這次年輕人的代表包括中大的碧樺依教授以及人民力量的劉嘉鴻先生。最後,徐家健是我們「經濟3.0」的代表。我亦是這次GOODTALK的主持。
你可能認為政府基建開支是必須的, 於是全民退休保障必須讓路。你可能認為退休保障不只是福利,更是權利。你可能希望有退休保障,但不知什麼退休保障制度才可在財政上持續。你可能對退休保障有其他意見或問題,就此我誠邀你出席這個星期六的GOODTALK,聽聽各路人馬的意見和分析,時間為下午2時至5時半,地點是中大李兆基樓LT5。【註】這個星期六約定你。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註】:這次GOODTALK採WALK-IN形式,毋須報名,先到先得,參加費用全免。在舉辦講座當天13︰15至14︰15,將有小巴於中文大學站出口接送各位前往會場;講座結束後17︰30至18︰15,小巴將會由會場接送各位前往火車站。

Tuesday, March 15, 2016

100毛這一刻未算染紅

免費早餐 - 渾水 100毛這一刻未算染紅
2016年03月11日

公司賣殼在這幾年可以說是稀鬆平常之事,不過,有一類業務的買賣殼是與別不同,那就是傳媒行業。因為傳媒可以控制輿論,可以控制大眾知情權,有商業價值以外的戰略性價值。如果商人有心買傳媒,那一定要得到某些權力的首肯和協調,這幾近常識了。 好像電視廣播(511,TVB)是牌面賣了給陳國強,但陳國強背後卻有一位策略性投資者,那就是中國傳媒大亨黎瑞剛。這位大亨最近也參與了美克(953)的資本操作,看似有意把邵氏的招牌重新打造,又是另一回事了。有時候,從錢的流動和金融市場運作去看政治的權力分布,是幾有趣的一回事。 根據資料,萬華媒體(426)擬賣盤予國企青島西海岸發展旗下的青島西海岸控股,這惹來了賣殼疑雲。以事論事,截稿前這一單刁其實尚未落實,因為現階段萬華只是出於上市公司考慮,根據上市規則第13.09條及收購守則規則3.7作出披露。一單正常的刁,要出埋聯合公告同強制性面收購要約的綜合文件,單刁才算強調性責任進行落去。換言之,那位新主仍有走數的機會,雖然我覺得機會唔大,但還是有的。因此,「這一刻」尚未算染紅,而「這一刻」是一個哲學性的表述。 假如賣殼刁一旦落實,新主可未必想要100毛、黑紙這些礙眼之業務,說不定有機會賣走,當清洗殼肉般處理。而且,要控制一間傳媒,單靠持股未必足夠,要連它的賺錢財路都控制才算有效。100毛有自己的獨立營運方針,財路不算被控,還是捱得住。 100毛無上市,反而是自身最大的護身符。只有還是私人有限公司狀態,那10%的被動持股的確如林日曦所言,除非他的拍檔變節,否則是無大問題。 然而一上市,10%可以搞到大股東好麻煩。例如,按正常的article of association,股東可以提名董事,要求換董事局,又可以種人頭點票,這已經夠你煩了,更是打擊士氣,有礙公司運作。 所以上市公司的敵意收購,10%看似少,其實好有威力。站在維穩的立場,唔使買起你,搞到你運作唔到已經算成功。結論係:無上市,係好事。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假如穆迪調低香港信貸評級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假如穆迪調低香港信貸評級
2016年03月14日
穆迪還未調低香港的信貸評級,港府信貸評級維持Aa1;穆迪調低的是對香港的評級展望(outlook),由「穩定」轉為「負面」。展望者,中期轉向之意見也(原文:an opinion regarding the likely rating direction over the medium term)。
記得5年前嗎?當年另一評級機構標準普爾把美國的信貸評級由AAA,降至AA+,而穆迪雖然維持對美國AAA的評級,評級展望卻轉為「負面」。就此,總統奧巴馬的官方回應是:The markets, on the other hand, continue to believe our credit status is AAA.In fact, Warren Buffett, who knows a thing or two about good investments, said,“If there were a quadruple-A rating, I’d give the United States that.” I, and most of the world’s investors, agree.其他官員及政客對標準普爾的批評就更不客氣。舊事重提,我想講的是,作為財爺,今天曾俊華高調出來反駁穆迪,是恰如其分的。然而,要說服市民不用擔心穆迪此舉會打擊投資者信心,最好還是找個本土股神出來為香港經濟打打氣之餘,更即時真金白銀加大本地投資。
穆迪的擔心是這樣的。中港融合,政治上令外資覺得香港與內地制度愈走愈近,當評級機構給中國打分只有Aa3時,香港憑甚麼比中國高出兩級呢?中港融合,經濟上從貿易到旅遊香港都與內地密不可分,當評級機構認為中國經濟轉勢由好變唔好,「中國好,香港更好」的下一句應該是甚麼呢?
穆迪的評估可以大錯,但在否定其評估前,我們要好好解讀穆迪提出的「證據」,當中包括政治上,2014年國務院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和經濟上,從銀行借貸到出口旅遊的統計數字,都顯示中港兩地互相依賴。穆迪的評估可以大錯特錯,但即將在一份頂級學術期刊發表的研究指出,由於一個企業的信貸評級通常不會高於其所屬地方的信貸評級,一地信貸評級下降,首當其衝的是其評級與地方評級相同的企業。統計分析顯示,一地信貸評級下降後,平均會令該地企業投資跌8.9個百分點,以及淨債發行少5.5個百分點,而新股發行及企債孳息卻有所上升。不管評級機構是對是錯,市場對地方信貸評級下降的反應是增加該地企業的借貸成本,尤其是評級與地方評級相同的企業(如港府信貸評級下降可能拖累機管局評級)。
說過了,穆迪還未調低香港的信貸評級。但假如一天穆迪認為中港融合代表香港應享有與中國一樣的信貸評級,到時上海要追到香港便不再是個夢。
作者為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Friday, March 11, 2016

恪守原則就要作出犧牲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恪守原則就要作出犧牲
2016年03月10日
《史記‧孫子吳起列傳》記載的故事:吳王想知道孫子是否兵法如神,問他可否操練宮中美女一試。孫子將後宮分為兩隊,由吳王最寵愛的兩個為隊長,持戟操練。誰知後宮們不認真,嬉笑玩忽,當孫子透明。孫子說這是不守軍法之舉,罪在兩位隊長,立令斬首。吳王大驚,連忙承認孫子的厲害,哀求孫子不要斬殺愛姬。孫子回應說,已受命為將領,將領帶領軍隊,君主的命令不一定要接受,於是將兩人斬首,換上新隊長,一眾後宮知道不是講玩的,都嚴肅起來。
故事殘忍,但帶出了一個經濟學道理:無論是軍紀、原則、價值和理念,要取信於人,除了在一般時候不偏離,更重要的是在對自己不利、成本高的時候也要嚴守,作出犧牲(英語所謂的bite the bullet),以建立不動如山的聲譽。
這個道理,從春秋時代應用到今天。
小友Econ記者一向消息靈通,環球經濟的大小事件知之甚詳。他告訴我瑞典第四季的經濟實質增長是4.5%!數字遠超預期,以發達國家來說是相當快的增長,甚至有「過熱」的嫌疑。有趣的是,瑞典央行仍在進行大規模的量化寬鬆,實行愈來愈低的負利率政策,毫無鬆懈的跡象,全力催谷消費及投資,也令資產價格「泡沫」急升。
何解?皆因瑞典央行奉行的是通脹目標(inflation targeting)政策,最終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將通脹維持在2%,其餘的目標都屬次要。如今通脹不夠1%,於是央行只有不斷加碼,谷到通脹達標為止。
貨幣政策守規則要守得穩,就要無論經濟in sickness or in health,都要一以貫之,不能有所偏廢。若果見經濟太過亢奮,央行宣布暫緩催谷通脹的政策,那信譽就蕩然無存,通脹目標的承諾頓成空話。
奉行通脹目標政策的國家(瑞典、加拿大、英國、澳洲及新西蘭等,但不同國家的制度頗有分別)都面對一個大問題:通脹目標訂立已久,為了信譽不能隨便修改,但自金融危機以來,經過N次的量化寬鬆,全球通脹依然停滯不前,更不時在通縮的範圍徘徊。
到底通脹是否有根本性的改變,低通脹成了長期的趨勢?會否有央行選擇改變制度,調低通脹目標?瑞典等國家的低通脹再持續多幾年,央行會否一直谷落去?
堅守立場,從來都不容易,尤其是堅守立場對你有害的時候。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逢周一至五刊出

學張無忌認住吳克儉班人

免費早餐 - 渾水
學張無忌認住吳克儉班人
2016年03月09日
學生一個又一個因為個人壓力而自殺,我自己睇到這些新聞也有點兒心灰,也忍住不住在CUHK Secrets的Facebook page打了些小分享,希望安撫一下學弟學妹。
現在政府真舒服,教育部門見到學子一個又一個想不開,吳克儉(教育局長)連一些公關門面功夫也不做;另一邊廂的行政長官(梁振英)卻只管在網誌叫人去中環游水,涼薄到令人心寒。
想不開的學子有自己的心理問題,不宜去過度演繹,但in general睇到好多師弟的內心說話,都係講讀書壓力大、前路茫茫之類。
教育是一種產業,至少從政策制訂的角度這樣的定位,所以都是出於成本、效益的計算考慮,因為要量化和設立個案考慮,又要配合sensitivity analysis。學子接受教育就恍如人力資本投資,為的就是未來的預期收入,成件事變到好似理財策劃,很工具化很冷冰冰。你話教育部門離地,佢哋不痛不癢,結果教育方針就好似入了絕路。
講教育本質,輪唔到我講,話教育係為了品德、報效社會,我聽到起雞皮。我讀書,只是單純為了附庸風雅,滿足知識好奇。知識可以用來賺錢,固然係最好。入門的勞工理論都講在市場均衡下,你的工資會同你的邊際生產力marginal revenue product看齊。
至於現實中邊際生產力係咪真係咁易量度,好明顯唔係,都係要靠你的GPA、做唔做到投行Intern、有無去exchange、有無咩領袖表現去釐定。然而,上面這一串爛準則,是不是反映「真真正正」的工作能力,好明顯又唔係,但個個就拼生拼死去追這一些無聊的東西。唔敢托大,至少以我做例,我只係上市公司的高級雜工,我受聘跟上面這些東西毫無關係。我入行是亂打亂撞寫網媒起家的。
離地高官過唔到網絡23條,引《倚天屠龍記》叫人「認住泛民這班人」。我也有碗學碗,請各家長、各學子:「認住吳克儉這班人。」原著其實仲有一句,更令人心寒,這兒引來只作參考。
殷素素道:「你別心急報仇,要慢慢的等著,只是一個也別放過。」亂引金庸後,高官的背有無涼一截?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逢周一至五刊出

Wednesday, March 9, 2016

美國高就業低加薪的解讀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美國高就業低加薪的解讀
2016年03月08日
要了解美國經濟的最新走勢,識睇,梗係睇每月第一個星期五公布的《就業情況》(Employment Situation)報告。投資股票的,都知道美國東岸時間8點半報告一出,如其中有出人意表的變化,當日的股市必有反應。
據上星期報告,美國非農業職位在2月增加超過24萬,維持著五年多的升勢。職位增長主要來自零售、食宿服務、醫療業,既反映了不俗的消費意欲,亦跟嬰兒潮退休人士對醫護需求大的趨勢有關。失業率維持4.9%,就業人口、失業人口同告上升,非勞動人口下降,代表更多人重新投入市場找工作。
奇怪的是,五年多復甦以來,就業人口向上和失業率向下之際,薪金增長卻一條橫線維持在2%,暫無轉勢的跡象。一正一負,看不出經濟「過熱」。根據利率期貨市場的數據,要到今年底才有較高的機會加息。
這個奇怪的現象源自甚麼?
較悲觀的觀點,是美國生產力增長呆滯,就算勞動市場點活躍,工資只能比物價走快一點。樂觀一點的看法,是金融危機重傷未復元,就業人口仍在補償損失的過程中。這個情況,跟佛利民較少人知道的「拉弦理論」(plucking model)有點相似:就業人口一直上升,像一條拉直了的弦線,一次大衰退,弦線給拉了下來。拉得愈低,就業人口跌得愈深,反彈就會愈大愈急,以追回失去了的增長。過去五年多以來的就業增長沒有帶來通脹,只因反彈仍未完成,就業人口未回到危機前上升的正軌。
另一個解釋,是失業率下降純粹是人口結構變化使然。
平均來說,年紀愈大或教育程度愈高的組別,失業率愈低。
讀得書多何以愈少失業?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未有明顯的答案。一方面教育程度高,溝通、分析等放諸四海皆準的能力較強,遇上逆境較容易找到新工作;一方面讀書愈多老闆愈肯投資培訓,職位比容易代替的低技術員工穩定。
年紀愈大何以失業率愈低?除了因被炒或健康問題提早退休,經驗豐富人脈夠廣較易找到合適工作,都令銀髮族的失業率比全國平均低。十幾廿歲畢業或輟學出來社會打滾,大部分跟父母同住,有條件頻頻搵工轉工尋找自己興趣,失業率於是達雙位數字。
美國人口逐漸老化後生仔比例愈低,加上持大專以上學位日漸普遍,容許美國失業率屢試新低而不見通脹。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逢周一至五刊出

網絡23條拉倒又如何?

2016年3月8日
梁天卓 經濟3.0
網絡23條拉倒又如何?
執筆之時,蘇局長剛在立法會「二次創作」了《倚天屠龍記》的橋段,無奈宣布押後審議《2014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這幾個月來立法會內的拉布行為令不少建制派議員投訴,現在無論是民生議題還是法律問題都被政治化,認為版權條例修訂草案這個有關法律的問題,應該回歸法律層面。其實版權法除了是有關法律的問題之外,更是一個經濟的問題。
就讓我們回歸到法律和經濟的層面來討論吧。在支持修訂立法時,無論是政府還是支持修訂的大律師公會都一再指出,通過修訂案合乎香港的整體利益。到底牽涉的是什麼整體利益?知識產權署就列出四個版權(修訂)條例通過,對香港整體經濟十分重要的理由:
1)更新香港的版權制度,緊貼科技發展,與國際接軌;
2)有效打擊大規模非法串流;
3)維持香港聲譽,令投資者有信心;
4)促進本地創意產業和連帶產業的發展,帶動香港經濟。
與國際接軌重要嗎﹖那先要看與國際接軌代表着什麼。很多人都說過了,有關的國際標準其實不只一個。美國有「公平使用」原則,其他國家則沒有。美國算是創意工業的大國吧﹖政府從來無一個有說服力的說法,為什麼美國以外的其他國家的標準才是「國際標準」,美國那個就不是。當然政府一時極力反對外國勢力介入,一時又話要與國際接軌,結果是令人無所適從。要影響香港的聲譽,要影響投資者的信心,我想政府官員的議政及施政能力才是一個更重要的因素吧。
未必能促進創意產業
至於通過修訂案來增加版權持有人的收入,又是否能「促進本地的創意產業」?理論上可以,因為收入增加創新的誘因亦隨之增加;然而有論調卻說未必, 因為創新的成本可能因此而上升。當然我不期望政府可以清晰地向大眾分析有關理論,只是局長最少可以提供一些版權持有人,因類似法例通過後新作品數目或質素增加的證據。當然局長沒有這樣做,這其實很難怪罪於他,因為我也找不到。
我找到有關盜版的實證研究有兩個結論。一個是盜版猖獗令唱片收入減少,你只要上網找找美國唱片收入在1999年(即Napster出現的年份)前後的轉變,便不會對此有任何異議。那麼唱片收入減少有否令音樂界的創新減少﹖我所知的實證研究發現,無論在德國或是在美國,唱片的數目並沒有因為盜版猖獗而減少,更有研究指Napster出現後,唱片的質素也沒有因盜版猖獗而下降。
修訂是有利於版權持有人還是有利創新?讓我們退一萬步看,假設我們都不知道這些研究的結果,又假設有另一些研究發現,加強版權法的執法會令版權持有人收入上升的同時,新創作亦會因此而增加。版權法的修訂又有什麼需要留意?一個經常被忽略的事實是,無論現在的版權法作出任何修訂,已「被創作」的舊有作品並不會因此而有所增減。換句話說,如果政府真的從促進本地創意產業的發展作為修訂法例的出發點,那麼現在技術上不犯法的行為(如沒有涉及複製品的串流),即使在修訂通過後,也只能適用在其後出現的作品上,換言之,新修訂不應追溯至舊作品,否則便只令那些以二次創作成名,「法律超人」口中「已上位、不思進取、食老本」的版權持有人得益,而無助於創新。
一個有趣的問題是,如果新修訂沒有追溯權,哪些版權持有人還會否極力游說政府通過修訂嗎﹖而在修訂被擱置後他們還會否如局長呼籲那樣狠狠地「認住呢班人,一個一個咁認住」?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Tuesday, March 8, 2016

狄卡比奧的綠色投資

2016年03月08日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狄卡比奧的綠色投資
2016年03月07日
很喜歡廿多年前的電影《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中譯《不一樣的天空》,十分R頭),當時廿歲未夠的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演得出色,奧斯卡獎卻擦身而過。可能是先入為主吧,總覺得之後他每部電影都比不上這一齣,票房大收的《鐵達尼號》更是看不下去。廿多年後狄卡比奧終於贏得奧斯卡影帝,台上致謝時他以環保問題作結:
Climate change is real, it is happening right now. It is the most urgent threat facing our entire species, and we need to work collectively together and stop procrastinating. ……Let us not take this planet for granted. I do not take tonight for granted. Thank you so very much.
再認真演出,戲都是假的。雖說戲子無情(出爐影帝曾被狠批經常以私人飛機出入是假環保),從成立多年推動環保的Leonardo DiCaprio Foundation,到近年積極參與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影帝關心環保議題一直不只是做戲咁做。較少港人留意到,是狄卡比奧的綠色投資。狄卡比奧有份投資兩間與環保有關的startup,都值得討論。Rubicon Global,被譽為回收行業的Uber。另一投資Fisker Automotive,卻淪為近年venture capital的反面教材。失敗乃成功之母,今日先談談電動車界的經典失敗個案。
BMW Z8、Aston Martin DB9、Aston Martin V8 Vantage等經典車款,都出自同一位汽車設計師。這位著名的設計師Henrik Fisker,不但曾有份參與Tesla Model S的早期設計,之後更把自己的名字押上去Fisker Automotive。那些年,Fisker的風頭曾一時蓋過Tesla,除了獲得政府數以億美元計的貸款,亦吸引到狄卡比奧的資金。然而,唯一車款Fisker Karma的性能卻令市場眼鏡大跌,只生產過兩千多部後Fisker Automotive便因資金問題宣布破產,破產令大債主美國政府面目無光,狄卡比奧的投資更是血本無歸。
Fisker Automotive失敗原因多多,市場定位錯誤、電池供應商A123 Systems技術未夠成熟、過分依賴政府借貸等等。論外形,由始至終我總覺得Fisker Karma比Tesla的所有車款優勝(Roadster太Lotus,Model S太成熟、Model X太斯文);論性能,Fisker Karma則遠比不上同期推出的Model S。好電影不一定受歡迎,好公司不一定賺大錢。從外形到性能, 市場普遍認為比亞迪輸Tesla幾條街。但論盈利,TSLA卻不敵BYD。做了幾十年人,我累積了一點投資心得:凡自己喜歡的,多數投資不過。
作者為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逢周一至五刊出

Sunday, March 6, 2016

旺角騷動禁書分析點呃like

免費早餐 - 渾水
旺角騷動禁書分析點呃like
2016年03月04日
首先,第一段是自讚。最近我寫給《am730》的《點評一號至七號的股票》和《曹Sir智慧解釋黃成智一無所有》呃了不少like和share,Kevin也私訊我:「我撐7號都冇辦法唔share,靚仔有料到」讚文是其次,讚我靚仔才是重點。這也符合我和教授們的專欄分工,我負責抽水呃Like,他們負責寫硬知識。
我自己也會販賣股票硬知識、經濟輕知識和行內操作,但終歸財經有點離地,要寫到好入屋很難,網上世界的反應騙不了人。這個筆名起家寫也是寫財經,不過也要結合政治抽水,文章才能產生network effect,即係愈多人睇,愈多人share;然後愈多人share,又愈多人睇。
外國勢力入侵香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正義的警察在調查旺角騷亂期間搜獲禁書Malcolm Gladwell的《引爆趨勢》,洋鬼子干預香港鐵證如山,人贓並獲。大概聰明的警察看到《引爆》兩個字如獲至寶,不過書中的分析框架的確可以用來解釋政治運動如何醞釀,而我比較簡單,純借來解釋如何呃Like。
大致上,一篇網文要Viral呃like,要有三類人。第一類是Connectors,可以理解成不同界別的代表,我的文章會被轉至一些講本土理念、雨傘革命、講政治等的社交群組,都是因為這些群組代表。因為佢哋凝聚了一班人,佢哋的推文會令理念相近的那一班人知道。
第二類是Mavens,簡單來講即係行家,那些經常更新資料的人。友欄的李鴻彥是我朋友,噚日約佢賭錢,佢第一句就話我好煩,因為佢的Facebook轉滿了我的文章。李君是一位經常流連網絡,又周圍留言玩社交網體的人,感染到佢這一類,就可以由佢推動更多人呃like。
第三類是salesmen,即係最多人留言的名人,我見到友欄的畢明,網上意見領袖健吾都有幫我一推,佢哋是旦網上打句「早晨」都應該過千like,效果唔使多講。
另一個元素係the stickiness factor,即係篇文有無共鳴,夠唔夠好笑,切入角度夠唔夠新穎等,篇文有特色會令人印象深刻。
最後是the power of context,即係配合大環境,講政治就網上最多人會理,因為總有兩邊人不停鬧,而且政治都有氣候。我文中沒有刻意去寫,因為我係港豬怕煩,但會輕微隱藏交代我覺得泛民有幾咁無用唔長進,這一點也是網上輿論大勢。
簡單來講,這本書講緊的道理是人和、地利、天時。一本國際暢銷書居然抄襲偉大我國的傳統生活智慧,騙完飯吃再用嚟鼓動人民分裂。太可惡了,要不是中國,你們番鬼子一早玩完了。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逢周一至五刊出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