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9, 2016

網絡23條拉倒又如何?

2016年3月8日
梁天卓 經濟3.0
網絡23條拉倒又如何?
執筆之時,蘇局長剛在立法會「二次創作」了《倚天屠龍記》的橋段,無奈宣布押後審議《2014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這幾個月來立法會內的拉布行為令不少建制派議員投訴,現在無論是民生議題還是法律問題都被政治化,認為版權條例修訂草案這個有關法律的問題,應該回歸法律層面。其實版權法除了是有關法律的問題之外,更是一個經濟的問題。
就讓我們回歸到法律和經濟的層面來討論吧。在支持修訂立法時,無論是政府還是支持修訂的大律師公會都一再指出,通過修訂案合乎香港的整體利益。到底牽涉的是什麼整體利益?知識產權署就列出四個版權(修訂)條例通過,對香港整體經濟十分重要的理由:
1)更新香港的版權制度,緊貼科技發展,與國際接軌;
2)有效打擊大規模非法串流;
3)維持香港聲譽,令投資者有信心;
4)促進本地創意產業和連帶產業的發展,帶動香港經濟。
與國際接軌重要嗎﹖那先要看與國際接軌代表着什麼。很多人都說過了,有關的國際標準其實不只一個。美國有「公平使用」原則,其他國家則沒有。美國算是創意工業的大國吧﹖政府從來無一個有說服力的說法,為什麼美國以外的其他國家的標準才是「國際標準」,美國那個就不是。當然政府一時極力反對外國勢力介入,一時又話要與國際接軌,結果是令人無所適從。要影響香港的聲譽,要影響投資者的信心,我想政府官員的議政及施政能力才是一個更重要的因素吧。
未必能促進創意產業
至於通過修訂案來增加版權持有人的收入,又是否能「促進本地的創意產業」?理論上可以,因為收入增加創新的誘因亦隨之增加;然而有論調卻說未必, 因為創新的成本可能因此而上升。當然我不期望政府可以清晰地向大眾分析有關理論,只是局長最少可以提供一些版權持有人,因類似法例通過後新作品數目或質素增加的證據。當然局長沒有這樣做,這其實很難怪罪於他,因為我也找不到。
我找到有關盜版的實證研究有兩個結論。一個是盜版猖獗令唱片收入減少,你只要上網找找美國唱片收入在1999年(即Napster出現的年份)前後的轉變,便不會對此有任何異議。那麼唱片收入減少有否令音樂界的創新減少﹖我所知的實證研究發現,無論在德國或是在美國,唱片的數目並沒有因為盜版猖獗而減少,更有研究指Napster出現後,唱片的質素也沒有因盜版猖獗而下降。
修訂是有利於版權持有人還是有利創新?讓我們退一萬步看,假設我們都不知道這些研究的結果,又假設有另一些研究發現,加強版權法的執法會令版權持有人收入上升的同時,新創作亦會因此而增加。版權法的修訂又有什麼需要留意?一個經常被忽略的事實是,無論現在的版權法作出任何修訂,已「被創作」的舊有作品並不會因此而有所增減。換句話說,如果政府真的從促進本地創意產業的發展作為修訂法例的出發點,那麼現在技術上不犯法的行為(如沒有涉及複製品的串流),即使在修訂通過後,也只能適用在其後出現的作品上,換言之,新修訂不應追溯至舊作品,否則便只令那些以二次創作成名,「法律超人」口中「已上位、不思進取、食老本」的版權持有人得益,而無助於創新。
一個有趣的問題是,如果新修訂沒有追溯權,哪些版權持有人還會否極力游說政府通過修訂嗎﹖而在修訂被擱置後他們還會否如局長呼籲那樣狠狠地「認住呢班人,一個一個咁認住」?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