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3, 2016

手機減價犯了什麼競爭法?

2016年3月22日
梁天卓 經濟3.0
手機減價犯了什麼競爭法?
高斯曾說過對競爭法(即美國的反托拉斯)感到疲倦,因為如果企業定價高便是壟斷,太低就是以本傷人(Predatory Pricing)。不變呢?那就一定是合謀壟斷。無論如何總會有辦法令你墮入法網。
香港的競爭法在三個月前左右開始實施。根據報道,競爭法正式實施當日,多間大型手機連鎖店將幾個牌子的手機零售價大幅下調,有部分手機更以低至七折出售。當時傳媒以及消費者都大聲讚好。不過,在三個月後的今日,傳媒開始報道由於大型手機連鎖店可以較低價取貨,並連月來帶頭劈價,追價「追到氣咳」的手機小店隨時率先「陣亡」,並預言一旦小店「死光」,產品價格勢必回升。
零售價管制未必反競爭
在競爭法實施前,那些大型手機連鎖店「犯」了零售價管制(Resale Price Maintenance),現在取消了零售價管制它們卻被指「犯」了掠奪性定價(Predatory Pricing)。當真是左右不是人。
欄友徐家健和我都分別說過,零售價管制不一定是反競爭,要看產品的本質如何。經濟學行內有幾個不少行家都認同的假說都說明某些情況下零售價管制不但不是反競爭,更是有助競爭的合約安排。特爾沙(Lester Telser)提出的「示範假說」是指在一些需要示範的產品銷售中,生產商以零售價管制解決個別零售商「搭順風車」(free ride)依賴其他零售商提供示範,自己卻減價搶生意引起「鬥平鬥賤」的惡性競爭 。梅菲(Kevin Murphy)則指出即使沒有「搭順風車」的問題,零售價管制也不一定違法,因為生產商能以不能減的零售價向零售商誘之以利,但當零售商推廣不力便要終止合約。這樣看,如果手機是一樣需要示範的產品(即特爾沙的假說成立)或市場內零售商與批發商的合約結構有不完整性(即梅菲的假說成立),我們都應看到那些因競爭法實施而減價的手機牌子的總體銷量相比沒有減價的牌子下跌。
定價高低視乎成本
那麼現在大型手機連鎖店有否犯下掠奪性定價?這裏有幾個要考量的因素。最重要的是它們是否「具有相當程度市場權勢的業務實體將其價格降至低於適當的成本標準,故意在短期內蝕本經營,以消除或減少競爭對手的競爭實力,或阻止潛在競爭對手進入市場。」幾間大型手機連鎖店有相當程度的市場權勢應不難證明,不過它們有否把價格降至低於成本?這我沒有數據,不便評論。不過如果只是根據報章報道,它們還是把手機價錢定高於成本,只是它們的來貨價較小店要低而已。另外一點要留意的是即使把價錢在短期內定於成本下,也需要它在長遠利用「增強的市場權勢,收取高於在競爭下的水平的價格,來『彌補』短期內蝕本定價的損失」才算是掠奪性定價。這便需要指出那些小店「陣亡」後不能因為大型手機連鎖店提高價格而「翻生」。換言之,賣手機的入場成本要相對地高,才可令掠奪性定價有利可圖。
手機連鎖店有否犯了競爭法?沒有更多數據我沒有辦法回答你。不過,我希望的是不論是競委會還是傳媒不要見到零售價管制又嘈,大幅減價又嘈。否則對競爭法感到疲倦的經濟學者不會只是高斯一個。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