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4, 2016

理性分析非理性投票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理性分析非理性投票
2016年03月03日
新東補選選戰再激烈,也激烈不過Facebook頭像換上6字和7字兩大陣營之間的駡戰。冷靜下來,大家才記起選舉期間中了「number降」的人,根本誰也改變不了誰的想法。甚麼「棄保論」惹來強烈反彈,反彈最強烈的是早已中降的number人吧。評選舉策略與分析經濟問題一樣,要搞清楚what’s the relevant margin。強調關鍵一席,目的主要是動員「理性無知」(rational ignorance)的選民出來投票。選民理性無知,並非出於討厭大局為重,而是手上一票在一般情況下從來無法左右大局。傳統經濟邏輯認為單純為改變一場選舉結果而投票的才是非理性。
人在美國,冇票可投卻有朋自遠方來。一位芝大師弟最近到訪,我們見面第一個話題便是如何動員選民投票。師弟Erez Yoeli的故事值得分享:猶太人,紐約長大,靚仔未婚,讀過音樂學院、史丹福大學畢業,芝加哥大學MBA兼經濟學博士,離開芝大後一直在聯邦貿易委員會工作。很想要吧?Erez卻不太滿意,幾年前向委員會申請休假,去年更索性辭職。對以為搵食大過天的「港豬」來說, 放棄鐵飯碗比花時間去票站更非理性。
港豬眼中非理性的Erez,向我介紹他一個關於選舉的研究,研究進行了一個龐大真人實驗,收集大量數據分析如何動員選民投票。實驗設計是這樣的:2010年選舉前,寄出逾80萬封Get-Out-The-Vote信件提醒選民記得投票,其中70萬封第一段如下:You’re a voter. Thank you for voting in 2008! Public records show that you voted in the most recent election. Again, thank you. It is people like you who decide the future of our country by getting out to the polls on Election Day November 2, 2010.當中一半信件右上角還多加一句You may be called after the election to discuss your experience at the polls.餘下約10萬封用作比較的信件刪去所有如people like you等強調「社會規範」(social norm)的字眼。
投票是個人行為,亦是社會行為。蛇齋餅粽誘之以利,有時未必及得上社會規範的無形壓力。研究結果顯示,以社會規範字眼提醒選民投票,效果比一般選舉信件顯著。再加上可能會被詢問投票經驗的字句,投票率更進一步上升。
無官一身輕,Erez 目前在兩個機構掛單,一個是哈佛的Program for Evolutionary Dynamics,另一個是耶魯的Applied Cooperation Team。又哈佛又耶魯,但兩份都不是傳統學界眼中「正正經經」的tenure-track工作。師弟為理想為社會放棄鐵飯碗,做師兄的承諾以後會向香港朋友多多介紹他所屬兩個機構的研究。
作者為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