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4, 2016

濫判反收購等同人治股市

免費早餐 - 渾水
濫判反收購等同人治股市
2016年04月22日
大概媒體對企業財務一知半解兼過度抹黑,聯交所怕輿論壓力,故杯弓蛇影,近期對一些公司收購項目採用寧枉勿縱態度。意馬(585)有單「非常重大收購」(簡稱VSA)的刁死得好冤枉,我想跟進一下。
先講意馬背景,意馬上年10月起,前主席單九良失聯,公司欠人一些尾數未找。12月的時候找過梁伯韜幫手做主席頂上,後來這位大ibanker做了3個月就起身。現在意馬這隻殼的狀態有點像「銀主盤」,從手影同市場經驗推論,已交由北角一班梟雄幫手做重組,因此有一些買賣項目的刁是常有的操作,都係起肉拆骨、執靚再賣之類啦。今年4月18日,意馬一伙出了通告,指公司一單VSA事項被以「反收購」為由去拉倒,渾水明白,意馬過往的作風是有一點「進取」,也是「慣犯」,不過,今次的收購同「反收購」可以話風馬牛不相及。
聯交所對「反收購」的定義,可參考上市規則第14.06(6)條,據「明確測試」,反收購要構成一項非常重大收購事項,上市公司控制權同時出現變動才能成立。今次意馬單刁係VSA,但沒有出現股權易手喎。因呢單刁係要先俾1.5億元按金,然後尾數分3組承兌票據去找,當中無涉及股本發行,即係無印過股票,更遑論出現股權易手啦。好啦,聯交所「明確測試」過唔到,然後就根據主觀成分重的「原則為本測試」去判「反收購」。
聯交所的講法主要係針對單刁的本質,大致分了5個原因,如作價過高、收購嘅業務唔相關、盈利能力存疑之類。渾水大致同意,因NAV溢價九成去買一間股票組合的公司的確係貴,但邏輯上去講,單刁係咪fair同單刁係咪「反收購」係兩個issue,應該要獨立分開同有更清楚的準則說明。無理由你覺得單刁唔fair,就屈人「反收購」,因為市場的理性股民會看得出來,會選擇,唔使勞煩聯交所濫做好人,這也是自由經濟。
現在這一單刁的判決給我一種感覺:有一疑犯,賊眉賊眼,執法方睇佢唔順眼,想告佢「非禮」,但告唔入之下唯有主觀地屈佢「謀殺」。始終香港係講典章文明、講法治、講條文按本辦事,雖然這些核心價值已經慢慢消逝;如果聯交所走人治條路,後果可以參考年初大陸股市。而且咁做,聯交所會扼殺好多真係有心做實業的公司去做收購合併,變相逼人做賊。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