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4, 2016

錢買不到的東西

免費早餐 - 渾水
錢買不到的東西
2016年04月01日
早兩個星期,我返了中大母校去聽哈佛學者Michael Sandel的講座,內容係佢本書《what money can’t buy》。真係幾諷刺,求學時期唔上堂,畢業後才有重拾書本的衝動。講座亦一如Michael Sandel在網絡世界的短片般,互動同問答氣氛好好。大概也是受到蘇格拉底的教學思辯方法所薰陶,只有透過對話、提問、反思才能引發更多思考,了解事情本質。
演講內容是講市場分配正義、金錢本質之類,當然跟我讀的本科是兩個對岸。這之間的分別,我又唔想好簡單咁用左啊、右啊這樣意識形態去區分,總之大家的著眼點就是很不同。同一件事,政治哲學的處理同經濟學的思考方法很不同。當然,我也不是甚麼市場萬能論、新自由主義擁護者。雖然政治哲學提供的思考框架未必有助解決實際問題,但起碼可以反思一下,當多一個角度囉。
排隊啊、買器官這類例子只屬初級程度,都係反思一下錢買排隊、買器官道不道德,有無違反正義等。我覺得更有趣係佢提及的幼稚園接放學例子。是咁的,幼稚園接放學,通常家長都遲到,原因都係因為土地問題、腦細OT之類。幼稚園的處理係罰款,希望用錢去discourage班人唔好再遲接走自己的仔女。這個設計最後的結論係倒行逆施,因為一有罰錢制度,遲到情況更嚴重,問題沒有被解決,反而更嚴重。
這個例子我第一次係從Freakonomics度睇過,個解釋係因為罰錢係變相用市價解決問題,錢是用來買遲到的時間,至於點解嚴重了,那是因為收費不夠高的緣故。只要罰錢夠高,遲到問題還是可以被解決,所以這不算市場失衡,只是「買家」幼稚園定價不夠高咁解。Michael Sandel哲學的解釋係因為唔收錢,遲到者會有「唔好意思」的罪疚感;相反一收錢,這種罪疚感就沒有,因為罰錢就變成了贖罪券性質,家長當被額外的錢要求幼稚園幫手湊仔,無晒歉意也就大安旨意遲到了。
兩個講法各有千秋,同一個例子,也是可以有唔同解釋方法。不過,我知道Sandel最厲害的學術本領不是處理這些分配問題,而是社群主義,我未有時間深究,但社群主義也許就是香港可以借鏡的一種政治哲學。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