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7, 2016

如何應對難測的黑天鵝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如何應對難測的黑天鵝
2016年04月26日
很少讀新書,尤其是暢銷書。不是標奇立異,只是想等風潮過去,看看時間洗禮過後,有沒有再版有沒有人持續談論,遲幾步慢幾拍才作時間投資的決定。
最近讀得過癮的,是差不多十年前走紅的金融作家泰立(Nassim Nicholas Taleb)。花了幾天時間讀完了《黑天鵝》(The Black Swan),再花了幾天時間讀完更舊的《隨機愚人》(Fooled by Randomness),較近期的《逆脆弱》(Antifragile)差不多讀完了。
雖未至通宵達旦,但也算中毒甚深:每日來回大學工作,要花一小時走一條長長的路,一向靠聽網台打發時間,但最近卻拿着泰立的書邊走邊讀,惹來途人的奇異目光。
這種一看到尾著了迷的感受,令我想起好幾年前沉迷唐德剛的日子。是的,泰立和唐德剛都是講故事的高手,喜歡加插真真假假的逸事和gossip,文章結構層次分明快慢有致,三、四百頁的篇幅一點也不覺得長。
泰立對主流宏觀經濟學、金融學沒有好感,思想跟海耶克相近:誤以為自己所知甚多(pretense of knowledge),結果是對自己預知未來、防範災難的能力信心爆棚,往往給突如其來、未能預測的黑天鵝事件(亦即統計學中的fat tail)殺個措手不及。
泰立尤其反對的,是各種量化風險的方法。現實不像賭場買大細,也不像教科書中的簡單例子,黑天鵝的機會率難以估算,而黑天鵝帶來的影響也難以量化。從歷史推算出來的風險量度有數得計看似科學,但容易墜入披索問題(peso problem)的陷阱:過去N年風平浪靜,不能因此假設未來會一直如此,更不宜憑此假設去做人生大小的投資決定。
壓力測試考慮的所謂最壞情況(worst case scenario),是從過去經驗得出來,但淺顯的道理是,曾幾何時這個未出現的worst case,是沒有人預料到、比當時最壞更壞的情況。
接受了黑天鵝難以預測的現實,泰立的建議是啞鈴策略(barbell strategy),將大部分的財富買入市場上最安全的資產(如美國債券),將小部分的財富放到風險最高的地方去,不斷下注買黑天鵝的出現:賭的,可以是經濟崩潰的負面黑天鵝,也可是風險資本(venture capital)追求的正面黑天鵝。策略將對歷史數據、理論模型的依賴減到最低。
雖然泰立對經濟學的看法有點片面,但書中有意思的觀點實在太多,不容錯過。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先讀較淺顯的《隨機愚人》。有點金融學、統計學根底的,讀他的書會有更大樂趣。泰立遣詞用字功力深厚,而書中提及相當多的典故、術語,不容易翻譯得準確,還是盡量讀原文吧。
作者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逢周一至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