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8, 2016

我在芝大思考罪與罰的日子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我在芝大思考罪與罰的日子
2016年04月07日
台北4歲女童「小燈泡」街頭遭割頭身亡。殺人應否填命,去年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先拍枱怒罵「叫我就是一個禮拜槍決」,後批評那些支持廢除死刑的人「當他的家人被受到同等待遇的時候,他再出來講這個話,我也支持他」。未到一年,「小燈泡」的母親在靈堂呼籲大家「不要批評、不要仇恨、不要憤怒」。
華人社會裏,法治意識除了一直被包公與展昭的兩權合作無間洗腦,包大人那句「開鍘」亦反映不少人對死刑的道德觀。西方社會當然也有「以眼還眼」的古老傳統,但《三俠五義》跟《罪與罰》怎麼比?除了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名著,我眼中探討罪與罰的現代經典還有基斯洛夫斯基的電視劇《十誡之五》和貝加的經濟論文《罪與罰:一個經濟觀點》。作為貝加的入室弟子,讓我由罪與罰的經濟觀點說起。
理性罪犯會比較罪的效益與罰的成本,而後者只能從預期角度計算。貝加的理論強調,有阻嚇作用的預期成本主要受被定罪機會和定罪後刑罰兩大因素影響,後者包括死刑與終身監禁的選擇。以數據分析死刑阻嚇作用的經典,卻是貝加學生艾禮智(Isaac Ehrlich)的研究。師兄分析死刑經典之處有二:其一,他是首位「證實」死刑有效減低罪案率的經濟學者;其二,當年的「證實」今天被不少計量經濟課本引用作計量分析的反面教材。芝大幾年,知道貝加仍然支持死刑具阻嚇作用的看法,但另一老師李維特(Steve Levitt)卻這樣教我們:if you do back-of-the-envelope calculations, it becomes clear that no rational criminal should be deterred by the death penalty, since the punishment is too distant and too unlikely to merit much attention。凡事出人意表的李維特指,他的研究發現監獄的死亡率比執行死刑更有阻嚇作用!
監獄風雲死得人,不只是電影橋段。當年思考罪與罰,亦不限於經濟觀點。熟悉芝大歷史的同學都記得這曾轟動一時的謀殺案:兩個家境富裕的資優芝大生精心策劃殺害一名無辜少年,同樣被判終生監禁後,其中一人最後在監獄被殺。經濟觀點不容易解釋兩人的殺人動機,據說他們受了哲學家尼釆的「超人」(Übermensch)概念影響,自覺超然不受道德約束,而影響尼釆的人便是杜斯妥也夫斯基。只是現實世界兩個兇手似乎都忽略了《罪與罰》的主角殺人後,發覺他的超然想法愈想愈錯,不斷懲罰他的卻是理性計算以外的那份內疚。
十年前令我認真思考罪與罰其實是與同學一起看的《十誡》,其中第五集裏的隨機殺人與死刑殺人都是殺人。一命填幾命才划算?從來只有尼釆的超人才有清楚答案。西方有《十誡》,我們有甚麼?冇民主的地方傾向保留死刑,但有品味的社會即使死刑未廢,其執行機會亦不高,死刑的阻嚇作用因此亦不大。爭取民主,毋忘追求品味。
作者為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逢周一至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