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1, 2016

直升機派錢是孤注一擲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直升機派錢是孤注一擲
2016年05月10日
所謂「直升機派錢」(helicopter money),指的可以是央行印銀紙增加政府支出或減少收入,也可以是印銀紙永久買入國債。這政策有甚麼效果?跟日本一直在進行的量化寬鬆有甚麼分別?這些聽來相當複雜的術語和概念,只要看看政府財政的一條大數就會明白:
政府支出-政府收入+國債利息支出=國債變動+貨幣基礎變動。
政府入不敷支,數式的左邊是正數,要找數就要靠增加國債或增加貨幣基礎(亦即印銀紙)。普通市民和政府的分別,就是政府能夠靠增加貨幣基礎找數,而你和我冇錢找數只能以欠債解決。小市民在一張紙上寫下「這是十元」,沒有人會相信,但政府卻有這個權力和信譽,將一張紙變成貨幣。
「直升機派錢」的一個意思,是一邊增加政府支出(如修橋搭路)或減少收入(如退稅),一邊增加貨幣基礎。
「直升機派錢」的另一個解讀就是貨幣化(monetization),靠增加貨幣基礎以減少國債,亦即數式的右邊一負一正此消彼長。
所謂的量化寬鬆又是甚麼?這個政策不也是靠印銀紙去買國債嗎?對,量寬的結果同樣是數式右邊的一負一正,但正如央行官員常常強調量寬是非常時期的非常行動,兩者重大的分別是量寬買入國債只是暫時性,市場的預期,是央行終會減磅將國債出售。相反,貨幣化是永久性的將國債「消滅」。
「直升機派錢」是永不回頭的「破釜沉舟版量寬」。
派錢又好,減債又好,「直升機派錢」會有甚麼效果?
日本央行夢寐以求的,當然是通脹升至2%的目標,脫離長期在通縮邊緣的困境,同時讓日圓貶值刺激出口。我認為,央行之所以對政策有所保留,是因為政策的影響幅度實在難以估計。將買債由暫時轉為永久,輕則市場不相信央行承諾政策毫無效果,重則通脹和匯率走向無止境,成為央行官員的惡夢。
相比之下,今天的日本經濟雖然呆滯,但未至嚴重衰退,生活水平仍高,保守的央行官員難有動機去孤注一擲買大細。
政策的另一個問題,是央行和財政部合作開水喉,通脹將財富由市民轉到欠債的政府手上,鬆了綁的政府收支更容易受政治利益集團左右,未必花得其所。
當然,對我這個「花生友」的經濟學者來說, 日本實行「直升機派錢」將會是一個比「安倍經濟學」更有趣的大實驗,或能解開日本經濟與眾不同之謎!
作者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