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5, 2016

股東維權知易行難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股東維權知易行難
2016年05月23日
認識專業投資者許文昌好一段日子,但從來只是「網上情緣」,直至最近回港才有機會碰面。他是社工出身,投資經驗豐富,活躍於文字和網媒世界。我這類蛋頭學者,最需要認識許老弟(他比我小一歲)這類的朋友,好了解複雜的真實世界如何運作,以免在辦公室呆得太久,離地幾呎高坐困象牙塔。
他最近的搞作,是鼓吹大新系的重組活動:先將大新金融(440)售賣大新人壽得來的現金,以特別股息分派予股東。出售保險業務後,大新金融基本上只持有大新銀行(2356)的七成五股權,結構重疊,建議將大新金融持有的大新銀行作實物分派,令大新金融的股東,直接成為大新銀行的股東。
最後一步,是大新銀行出售其前景和規模有限的銀行業務。許老弟相信,這個方案能大大提高兩間上市公司的價值,對小股東、大股東皆有利,於是計劃利用傳媒宣傳,並鼓勵兩家公司的小股東參加股東大會表達訴求。
許老弟這種「股東維權」或「股東積極主義」(shareholder activism)的舉動,在香港不常見,但在歐洲及美國等股票市場卻愈來愈見普遍,而且是金融學一個熱門的研究題目。
美國的股東維權活動在八十年代中期興起,正值機構投資者(institutional investors)市場上的比重明顯增加之時。這類重磅投資者主要管理退休金,需要分散投資,手持股票的公司管理層出問題表現差,不容易話賣就賣一走了之,往往要聯合其他股東表達不滿甚至逼宮。
研究結果顯示,有機構投資者參與的維權活動,成功機會明顯較高。
相反,由小股東發起的維權活動較難成功,除了因為小股東可隨時一賣了之費事煩,也由於小股東權力太分散,每人都期望他人出錢出力代勞爭取利益,自己印印腳等搭順風車。
行動難以一致之餘,知識的局限也是一個難關。聽許老弟解釋他的方案,我要十數分鐘才搞得清楚,一般缺乏投資知識的股民,相信要聽好幾次才知個大概。是以由少數小股東發起的活動,不容易積聚到能影響投票結果的規模;是以散戶為主的香港股票市場,這類維權活動少之又少。
話雖如此,許老弟精力過人,跟傳媒關係密切之餘,也擅用社交網絡,隨時積少成多搞起維權,為香港的股票市場帶來一點騷動。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為電車男申冤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3日 徐家健 經濟3.0 為電車男申冤 當我的電動車剛走了超過了5萬公里,申訴專員劉燕卿宣布為全港電車男申冤:「政府的政策目標是要本港成為亞洲區內最廣泛使用電動車的地區之一,在政府鼓勵下,電動私家車的數目迅速增長,但為人詬病的是公共電動車充電器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