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5, 2016

誰消滅了可再生能源?

2016年5月24日
徐家健 經濟3.0
誰消滅了可再生能源?
近日有三宗與環保有關的報道,兩宗本地一宗國際看似互不相干:(一)兩電建議興建海上液化天然氣(LNG)接收站;(二)城大綜合會堂天台倒塌疑綠化超負荷;(三)德國再生能源發電破紀錄供應全國逾九成用電需求。
為配合政府逐步增加天然氣發電政策,兩電建議在索罟群島東面的海域建海上LNG接收站。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其後向記者引述一項理大研究,指出善用大廈天台和公共空間安裝太陽能系統,可供應全港發電量逾14%。若在各水塘再安裝浮動太陽能電站,單是太陽能已可提供全港兩成電力,香港的太陽能發電潛力比不少歐洲國家還要高。因此海上LNG接收站的建議是「兩電迷信天然氣,能源歪路全民皆輸」,正確做法應是透過設立上網電價,並規定可再生能源優先上網,鼓勵太陽能和風力發電投資。
政府迷信多管閒事
記得2010年,政府為響應中央宣布的碳排放目標,建議於2020年調整發電能源比例至50%核能、40%天然氣、10%燃煤。日本福島核事故後全球反核情緒高漲,政府於是在兩年前的《未來發電燃料組合諮詢文件》中提出兩個方案:一是從內地電網輸入一半香港所需電力,另一半分別以天然氣(40%)與煤和可再生能源(10%)發電;二是大幅增加天然氣比例(60%),並維持從大亞灣輸入核電(20%),其餘靠燃煤和可再生能源發電(20%)。
就環保政策,我向來反對政府規定發電燃料組合,只要有適當的減排目標,怎樣達標市場自有辦法。既然政府迷信多管閒事,算賬又怎可以算到兩電頭上?所謂「兩電迷信天然氣」,言重了;增加天然氣的「能源歪路」,其實是政府方案二揀一之下「全民皆選」。
然而,黎廣德認為,第一個阻礙香港再生能源發展的利益團體是電力公司。怎麼可能呢?《管制協議》下,投資可再生能源的准許回報率比其他投資高,認為兩電為賺盡而阻礙再生能源發展的朋友,請說服我電力公司何解放棄投資回報率較高的項目。
申請加電費恐得不償失
現實是,投資成本高昂的可再生能源,電費必然加價,但申請加價,兩電要應付政治壓力,包括要求降低《管制協議》的准許回報,最終得不償失,而其實政府亦不輕易批准兩電興建成本高昂的可再生能源設備。
就憑一份沒有討論成本的研究報告,便認定香港的太陽能發電潛力比不少歐洲國家還要高?香港高樓大廈之多,現今科技下不可能比歐洲國家更具潛力發展太陽能;在大廈天台安裝太陽能板,比改建綠化天台還要複雜。即使太陽能板成本再跌,但因安全理由,天台安裝太陽能設備的成本一分都不能慳。
其實,兩電一直有協助市民免費評估家居是否適合安裝太陽能設備,市民反應不大,是投資回本期太長了。以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模範德國為例,電費比香港高出一倍有多。除非透過消費者或納稅人大量補貼,香港暫時無可能大規模發展再生能源。然而,付出數以倍計的電費,便可換來百分百可再生能源嗎?
所謂供應全國逾九成用電需求,其實是在一個陽光充沛兼電力需求低的星期日下午,某幾個小時內創造出來的紀錄。在儲電技術未有重大突破前增加可再生能源發電,同時又維持穩定供應,需要的是較清潔而又容許可收可放的發電設施,配合可再生能源發電與電力需求的周期錯配。Peaking Power Plant或Load Following Power Plant,以天然氣作能源是個選擇。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