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2, 2016

全民基本收入大辯論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全民基本收入大辯論
2016年06月08日
瑞士就基本收入動議(Basic Income Initiative)公投,只有兩成的人民支持。
根據動議,不論貧富、健康、年齡及就業,人人有每月約2萬港元的生活津貼(小孩金額較低)。瑞士現有的福利制度比香港要複雜,失業救濟亦比香港優厚。
除了現有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反對基本收入的勢力強大,主要源自一左一右兩種觀點:左的大愛關懷,認為政府資源應該幫助最有需要的人,難以接受「連李嘉誠都有得攞」,要針對性的實行資產審查,不能人人有份;右的審慎理財,認為有交稅的人民才有貢獻,難以接受「連廢青都有得攞」,因政府財政負擔加重而要多交稅更是離譜。
細心的讀者,會留意到左右兩種觀點其實殊途同歸,各有各對公平、公義等概念的解釋,但反對全民劃一津貼的立場一致。
大家會覺得我這個經濟學者,肯定會反對這種「養懶人」的政策。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不就是社會主義的痴人說夢嗎?
錯了。
好幾年前,我跟同事發表了一項有關基本收入的小研究。原來,經濟學界中支持基本收入的大不乏人,前提是基本收入的制度取代現有大部分甚至所有的福利制度。
福利制度繁複,需要大量的官僚監察,同時又需要大量的社工應付官僚,帶來浪費。更弊的,是針對性的福利措施都有「隱性稅」(implicit tax)的效果,稍為努力工作隨時損失慘重,真正鼓勵大家做懶人。化繁為簡,以基本收入取代一百幾十種的瑣碎援助,其實合乎經濟效益。
回首香港,基本收入的討論不是熟口熟面嗎?
我支持水浸的政府派錢,但這種聲音從來是少數,更多人認為要將資源集中幫助窮人,更多人認為冇交稅冇發言權只支持退稅。若果搞公投,全民派錢的動議輸硬。
我支持政府一力承擔、資產要求寬鬆的全民退保,但這種聲音亦係少數,更多人認為要大財團、打工仔一起供款才夠公平,更多人堅信老人家要為自己打算兼且怕新移民搶埋一份。若果搞公投,我支持的退保制度亦會輸硬。
於是,政府的盈餘再多、財爺的預測再錯,也不會有人提議派錢,反而擔心未來財赤搞出個未來基金;於是,全民退保討論只見大力支持和搏命反對三方供款的「學者方案」,簡單可行的退保制度已漸漸消失於爭議之中。
從全民退保到基本收入,求的都是將現有福利制度簡化,省卻行政費用,為資源作有更有效的分配,水浸的政府如是、莫財的政府也如是。只可惜數字和道理,難敵根深柢固的思維!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為電車男申冤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3日 徐家健 經濟3.0 為電車男申冤 當我的電動車剛走了超過了5萬公里,申訴專員劉燕卿宣布為全港電車男申冤:「政府的政策目標是要本港成為亞洲區內最廣泛使用電動車的地區之一,在政府鼓勵下,電動私家車的數目迅速增長,但為人詬病的是公共電動車充電器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