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8, 2016

器官捐贈不是唯一出路

2016年6月28日
梁天卓 經濟3.0
器官捐贈不是唯一出路
中大同學馬倬朗早前及時獲得心臟進行換心手術,據報手術尚算成功;不過,手術後情況如何,執筆之時還未明朗,希望馬同學早日康復。突然急性心臟衰竭當然是天降不幸,但能及時換心總算不幸中之大幸。如果沒有家人、女友以及傳媒連日呼籲,馬同學能否及時換心,實在是未知之數。
高永文局長前兩天出席一個器官捐贈的儀式時表示,現時本港在器官捐贈名冊內已登記的人士大約有20萬人。
器官捐贈供不應求
不過,根據醫管局的數字,需要各種器官移植的等候人數一直遠超器官捐贈的數字。例如等候心臟移植的人數在上年年底時為16人,但在頗長的一段日子(上年除外),捐贈數目一直是一個起兩個止;其他如腎臟的等候人數更是接近2000人,比平均每年的捐贈數字要多出接近30倍!
現時香港(以及全世界大部分地方)的器官移植主要是靠親人或屍體捐贈。有部分器官(如腎臟和肝臟)可以進行活體移植,家中親人如血型和其他情況吻合便可進行移植,但其他器官如心臟和肺等便需要等待「有心人」在死後捐贈。無疑香港有很多善心人士;不過,無論是生前或死後,要人家捐贈體內某些器官予一個陌生人,似乎是對大家的善心有點過分樂觀。
除了依賴傳媒呼籲,等待「有心人」的出現之外,我們又有何方法解決器官移植供不應求的難題﹖
供不應求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供應的誘因不足,另一方面是因為供與求之間的關係沒有搞好。兩者的解決方法是引入一個有效率的市場。當然,我不是鼓吹器官的自由買賣,這樣做不符合一個文明社會的道德標準,政治上亦不可行。讓我們假設有兩位病人需要換腎,但他們各自家人的腎臟卻因為種種原因不適合移植到他們身上,但雙方家人的腎卻適合移植到對方身上,這時候如果有一個「市場」讓他們作腎臟的「交易」,難道不是一個雙贏的辦法﹖
這樣的「市場」並不是我天馬行空創作出來的。雖然經濟學者給人的印象總是「吹水唔抹嘴」,兼且理論多於實用;不過,有兩位理論專家卻將理論付諸實踐,在美國成立了腎臟互換的「市場」。其背後的理念跟我上面提到的例子差不多。當然,實際操作時難題不少,如很多時需要配對家庭並不是上例的兩個家庭這麼簡單,而是6、7個甚至更多,更曾有30個家庭需要配對的個案。
交換「市場」另一出路
怎樣有效地使互不相識的家庭作配對,以及怎樣防止有家屬臨時「縮沙」,都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香港其實曾經有交換活肝的先例。翻查報紙資料,香港首宗「交換活肝」移植手術發生於2009年。兩個互不相識的家庭透過瑪麗醫院換肝中心的安排,並在兩名捐贈者答允後進行交換活肝的移植手術,最終兩個家庭因此受惠。不過,這只是個別案例。事實上目前的器官捐贈並不允許陌生人作出活體捐贈,非親屬捐贈器官亦需要人體器官移植委員會的批准。
道德和法律上的障礙,加上沒有相關資料庫亦令市場的「成交」個案不多,互不相識但血型吻合的家庭沒有渠道互相配對,令活體器官互換難上加難。
高局長希望,器官捐贈登記人數可以在今年翻一番。不知道器官捐贈的人數會否因而大幅上升,但我們要明白的是,器官捐贈並非病患者的唯一出路。雖然目前上述的「市場」只存在於可作活體移植的器官,未必能惠及如馬同學般的病人,但如果醫管局可考慮引入這類「市場」於腎臟或肝臟的移植,必定可為在相關等候名單內的腎和肝病病人帶來很大希望。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