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2, 2016

Spotify能否憤怒鳥﹖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Spotify能否憤怒鳥﹖
2016年06月10日
憤怒鳥大電影(The Angry Birds Movie)最近上映,在美國首周的票房收入達逾4,700萬美元(約3.6億港元),在中國大陸的首周票房收入亦有近3,000萬美元(約2.3億港元)。除了欄友徐家健早在兩個月前估中憤怒鳥電影會大收之外,由於以往由電子遊戲改編為電影的成功例子不多(LEGO電影兩年前大賣是其中一個例外) ,這次憤怒鳥電影大收令不少影評人大跌眼鏡。
電影我還未有時間去看,不過,最近卻下載了憤怒鳥系列中最新的免費手機遊戲(Angry Birds Action!),發現它的介面跟幾年前的分別頗大。相信開發該遊戲的公司在這方面花了不少資源。
事實上,手機遊戲仍然是憤怒鳥的主要收入來源:根據它的母公司Rovio的年報,它的八成總收入仍然是來自手機遊戲相關的業務。
值得留意的是,雖然憤怒鳥遊戲的下載數目年年有增長,但由於其他相關產品(如憤怒鳥T恤)等業務收入大不如前,以致Rovio於上年仍錄得虧損。
雖然互聯網的出現帶來不少商機,但要在網上賺錢並不容易。絕大部分不同版本的憤怒鳥手機遊戲都可免費下載,收入主要靠的是遊戲中植入的廣告,而手機或網上廣告收入的分成其實一直不高,因為廣告商只會在用戶click入廣告內或看畢影片後才會「科水」。
由於各種原因(如盜版或相關廣告市場還未完全發展成熟),可被數碼化的產品(如手機遊戲、書、或歌曲等)的收入都愈來愈低。例如台灣的文化部在本周初便指,整個台灣的出版產值在短短4年裡由352億新台幣(約84.9億港元)下跌接近一半到現在的190億新台幣(約45.8億港元)。
愈容易被數碼化的產品,要爭取盈利便需要與其他(非數碼化的)相關產品捆綁在一起,如現時中港台不少歌星都「不務正業」在拍廣告或上真人騷(難怪何韻詩被化妝品牌取消合作,大家反應如此大)。
憤怒鳥拍戲最初應該只是想為品牌賣廣告,電影現在大收可能只是錦上添花。正如它的商業總監所說:The movie will make everyone interested in Angry Birds and we’ll become relevant to everyone. And of course, we have ambitions beyond the movie as well. What we can do with Angry Birds will go to completely new areas.
當然,受到憤怒鳥的啟發,其他遊戲商亦開始蠢蠢欲動。據聞連角色都沒有的俄羅斯方塊遊戲商亦在努力寫劇本中。忽發奇想,年年虧蝕而背後又沒有大水喉撐住的音樂串流平台Spotify其實都可以諗諗揾戲拍。劇本其實唔難,網上隨便就可以找到一個:在很久很久以前,各大唱片公司各自坐擁旗下歌手歌曲的版權,一眾樂迷因為唱片高昂的價錢而苦不堪言,突然有一美少女寫了幾首悅耳的音樂,並讓大家以極低月費互相分享,樂迷受到啟發並起來成功革了各大邪惡唱片公司的命。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三、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