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31, 2016

楊局長的創科困難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楊局長的創科困難
2016年07月29日
這屆特區政府施政困難不是甚麼新鮮事,特首把「迎難而上」經常掛在口邊並不是全無道理的。要數「迎難而上」的最經典例子,不得不提因為「拉布」而延期了3年多才成立的創科局。
根據楊局長(楊偉雄),雖然面對立法會議員不斷拉布,但這個成立了才8個多月的創科局已交足功課,包括「推動創科氛圍」和令「立法會通過向創新及科技基金注資的20億元撥款」。
不知是謙虛還是天真,楊局長笑言上任遇到最麻煩、最困難的事就是不知道困難是甚麼以及在何處。如果楊局長真的不知道,不一定要問米問教主,其實亦可以向有關學者請教。學者不一定能告訴你怎樣搞創科能成功,不過,卻可以指出當中的困難。哈佛學者Josh Lerner多年來研究創科有關的經濟學,總結了政府參與創科有幾大困難。
第一,創科成功不是只靠貼錢資助。初創企業要成功,前期資金當然有幫助,不過,沒有其他配套(如相關律師、電腦工程師以及其他的技術人員的供應),也不可能成功。更重要的可能是政府在政策上予以適當的配合。
如果相關的官員一時說「Uber真正的創新,不止是Uber Taxi,那只是一小部分,而是其他東西,是(行業)的下一個階段」,但一時又說「Uber是挑戰香港法治核心價值」,這很難令人相信香港的「創科氛圍」十分良好。
第二,政府通常不懂得放手。以色列和新西蘭都曾有類似創新及科技基金的配對基金,它們的成功經驗是政府讓資金的流向由風投基金主導。
一方面風投基金的專業知識,一般來說比政府官員要更專業,另一方面這亦可以減低坊間對政府私相授受的懷疑,尤其在現時香港的政治氣氛底下。另外,政府經常作微觀操控。
香港政府使錢「小心翼翼」大家都知,不然我們不會有甚麼「未來基金」幫我們把庫房裡的錢,放入了不同的基金,以免政府先使未來錢。不過,如果政府在資助初創企業時,在風投基金的監督下,在加上各種各樣的限制,這只怕只會增加初創企業成功的難度。如何令一個「大有為」政府忍手是為困難之二。
另外,一個我想到的困難是,在現時市民普遍對政府不信任的情況下,假如創科局有分資助的其中一個初創企業是咖啡兄弟,政府又會如何應對「誤用公帑」的指責?
作者為維克森林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Thursday, July 28, 2016

「直升機撒錢」的幻想和現實

2016年7月26日
曾國平 經濟3.0
「直升機撒錢」的幻想和現實
聯儲局前主席貝南奇(Ben Bernanke)獲邀到日本訪問,跟首相、央行行長等要人「秘密會面」。消息傳出後日圓下跌,據說有點因果關係:會面離日本銀行下次的政策會議不遠,加上貝南奇曾因2002年一篇有關通縮的演說而獲得helicopter Ben的別名。貝南奇的到訪,也許令投資者憧憬日本銀行將使出「直升機撒錢」(helicopter money)這一招。不過,會面後行長黑田東彥重申不會採用政策,堅決與「直升機撒錢」劃清界線。
行長今年5月反對過「直升機撒錢」,我已在友報寫了兩篇淺白的短文解釋。今次因貝南奇舊事重提,我就趁機追本溯源,詳細解釋「直升機撒錢」跟一般貨幣政策的分別。
貨幣經濟學思想小史
貨幣供應如何影響經濟活動?最初提出這個問題的也許是哲學家休謨(David Hume)。休謨聰明絕頂,文筆清楚,在十八世紀中期寫了好幾篇今天仍值得細讀的經濟文章。他提出一個思想實驗:整個英格蘭的人早上醒來,發現口袋中的錢多了一倍,會有什麼後果?休謨的答案是,短期內人們以為自己富有會多花錢,但最終價格只會上升一倍,增加貨幣供應並無實質的影響。這是後來貨幣數量學說(quantity theory of money)的要旨,休謨幾乎全憑想像就能得出這個重要結論,可見其智力之高。
二百多年後,提出「直升機撒錢」的人不是貝南奇,而是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在1969年,佛利民為他的文章結集寫了一篇長文,比休謨走前一步,從實然(positive,貨幣如何影響經濟活動)分析到應然(normative,理想的貨幣供應是多少)的問題上去。根據一個簡單的模型,佛利民提出他的思想實驗:「試想像有一天一架直升機在這個社區上飛過,從天空散落一千元的鈔票,而鈔票當然會很快給拿個清光。再試想人們都相信這事件只此一次不會重演。」這就是「直升機撒錢」的出處。
諷刺的是,佛利民分析的不是應付經濟危機的方法,而是一個太平盛世下最佳的貨幣政策。更諷刺的是,佛利民文中得出一個著名結論,理想的貨幣供應要使名義利率下降至零。在實質利率為正數的情況下,佛利民主張的是輕微通縮,跟近年日本的情況一樣!這個後來被稱為佛利民規則(Friedman's rule)的結論,背後道理很簡單:央行製造貨幣的成本近乎零,而持有貨幣的代價就是放棄了的名義利率。最有效率的安排是,令持有貨幣的代價和製造貨幣的成本相等,亦即將名義利率等於零。
貨幣和財政政策合二為一
這個「直升機撒錢」的故事,本來是理論上的天馬行空,後來無端走出象牙塔,成了實際的政策建議,主要是拜貝南奇2002年的演說所賜。貝南奇借用佛利民的思想實驗,提出一個對付通縮的有效方法:中央銀行和財政部門合力出招。
貝南奇舉的例子是,減稅加上央行買債,透過減稅增加消費之餘,買債又可抑制隨財政壓力而來的利率上調。貝南奇最近的建議是,日本政府推出永久國債(perpetual bonds)以擴大財政支出,同時央行永久購入這些國債,雙方合作將國債貨幣化(monetizing debt)。這種形式的「直升機撒錢」對實質經濟增長未必有直接影響,但只要雙方有決心一直加碼,通脹終會上升。
貝南奇的「直升機撒錢」跟一般貨幣政策有什麼不同?所謂的公開市場操作,不就是央行透過在市場買賣國債來影響短期利率的嗎?那跟量化寬鬆又有什麼分別?一般貨幣政策是央行獨立行動,而且不會永久購入國債令其消失於無形;量化寬鬆或許會永久買入資產,但買的不只國債,也包括股票企債甚至垃圾資產。關鍵的分別還是在於「直升機撒錢」要跟財政部門合作,共同宣布增加政府支出(或減稅)和買債計劃,並協議出一個清楚的規模和時間表,而非各有各做。
除了法律上和技術上的困難,我認為日本央行堅拒「直升機撒錢」有兩個少人提及的原因。第一,央行處事一般謹慎,如此大膽進取的政策效力難以估計,出招過重的後果不是央行管理層所願意承擔,維持現狀可能是他們為自己前途作出的最佳選擇;第二,通縮威脅對整體經濟不利,但通脹和日圓貶值對某些人也不利。哪些人?有錢有權有地位的階級也。央行增加通脹要面對的政治阻力不容忽視。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領展綠色債券只是贖罪劵?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領展綠色債券只是贖罪劵?
2016年07月27日
香港企業「大反派」領展(823),早前宣布發行總值39億元的綠色債券(green bond,或稱climate bond)。債券年期10年,息率只有2.875%,比上一次2014年發債時的成本更低,但低息仍吸引4倍的超額認購。
債劵之所以為綠色,指的是資金會用於與環保有關的項目上,如改良旗下物業的冷氣、燈光以更慳電等等,別無他途,並有獨立監察。
綠色債券的歷史不長,最早一批在2007年由非牟利的歐洲投資銀行發行,其後加入的有世界銀行、亞洲發展銀行及非洲發展銀行等國際機構,再加上大大小小的地方政府,目的在資助可再生能源等環保項目。
私人企業參與則是近一、兩年的事,較為港人熟悉的例子有本田汽車、蘋果以及早前被Tesla併購的Solar City。仍在起步階段,粗略估計2015年全球發行的綠色債券總值約400億美元(約3,120億港元),只佔整個債券市場的極小部分。領展是香港本地企業本地發行的首例,一眾財金官員為之振奮。
奸角形象深入民心,連特首都要開名批評,領展一舉一動都可以有陰謀論的解釋,好事都會說成壞事。奇怪的,也許是綠色債券的概念陌生,也許是環保的光環太強,傳媒和民間組織似乎未有就領展今次的搞作口誅筆伐。
我且提出兩點質疑。一,是企業的資金有可換性(fungible),各種開支都來自同一條數,若果本來就有支出應付環保需要,如今只要將那筆數算進綠色債券之中就能滿足監管要求。領展在環保上的總支出不一定因綠色債券而增加。
二,跟蘋果等水浸的企業不同,根據領展最近的財務報告,截至3月底企業只有3億元左右的現金。手緊的領展發行綠色債券可能是為了間接資助其收購行動,以環保之名行「霸權」之實。希望領展往後可以行動和數據,反駁這兩點質疑。
領展發行綠色債劵是否有利股東?自消息公布以來,領展的股價稍為跑贏大市。一方面,若企業真的因綠色債券而增加環保開支,開支有社會效益但私人回報未必及得上利息成本,股東受損。
另一方面,企業透過借貸增加公益開支,是向市場發出「借得起使得起」的訊號,以示其財政穩健,對股價有利。當然,若果綠色債券只是虛晃一招,以上的兩個效果就不存在,剩下的就只有綠色債券的公關宣傳效果,債劵其實是贖罪劵,減輕一下領展承受的輿論甚至政治壓力,對股東也是好事。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逢周一、三、五刊出

Tuesday, July 26, 2016

鏈家,你憑甚麼?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鏈家,你憑甚麼?
2016年07月25日
一句「鏈家吃掉中原中國,我一點也不奇怪」,專欄作者金融Loser嚇咗蔡東豪一跳。然而,讀過兩位對鏈家的分析後,我直頭嚇咗兩跳。
我的第一跳,是金融Loser在《am730》上大談「鏈家吃掉中原中國」的一大死因,竟然是施生連Facebook都唔多識玩:「最重要係佢哋老細左暉係IT出身,好強調做好個互聯網,透過個平台進行O2O的經紀服務,並通過大數據,將客戶需要、喜好及問題作出分析配對;加上佢哋唔單止做代理,透過網上平台仲旁及金融及貸款,呢幾方面中原大大落後,特別今日講互聯網+,大陸人走前好多步,老施連Facebook都唔多識玩,你就知距離有幾遠。」
不要誤會,我絕非暗示施生會干預編輯自主。我想說的,是《am730》的專欄作者怎會輕易錯過《C觀點》呢?3年前,施生已公開褒獎過鏈家的優點:「左暉並非只會宣傳的人,他是實幹的。他看到行家只顧成交賺佣,所以他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拓盤與更新盤口的訊息上。他知道單有『真盤源』不夠,還得盤源多、盤源齊,所以他建立盤源的責任制,每一個員工都具體負責一定數目的盤源,並以電腦系統監察員工與業主聯絡的次數、價格與出售條件的變化,帶客看樓的反應等。每一個工序都有監察,做得好的有獎,做得不好的要罰,並且把它與報酬制度結合起來。」之後《中原害怕鏈家嗎?》、《鏈家靠操控,中原靠釋放》、《鏈家借高成本運作,提高門檻排斥競爭》等文章,比較過中原和鏈家的優點缺點,亦分析過鏈家的盈利能力。對鏈家的了解,難道靠玩Facebook玩番嚟?
我的第二跳,是兩位評論員對互聯網經濟的認知。地產代理加互聯網+,大師兄你話有冇得諗?你識玩Facebook,但人哋識發明Facebook。從淘寶到滴滴,內地互聯網公司的成功例子靠的都不是自古以來的創意。淘寶之前,美帝有Amazon;滴滴之前,美帝有Uber。內地互聯網公司的優點是學得快,加上一點點中國特色的保護主義,在龐大的內地市場總會跑出幾隻甚麼「獨角獸」(unicorn的概念當然也是抄老外的)。問題是,美帝有哪家顛覆地產代理業的獨角獸呢?答案是冇。較具規模的房網Zillow或Trulia,只提供網上平台諮詢服務,而有自己經紀獨有服務評分制度的Redfin,增長一直十分有限。
隨着互聯網興起,美國主要航空公司自1995年開始逐步削減旅行社代賣機票的佣金。之後街舖型式的中小型旅行社兵敗如山倒,Travelocity、Orbitz和Expedia等互聯網公司,十多年前已顛覆了美國旅遊代理業。Redfin2004年成立,今天的美國地產代理業仍是RE/MAX和Century 21等傳統地產代理的天下。鏈家能否吃掉中原中國,主要是財技問題,同邊個識玩Facebook無關。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
逢周一、三、五刊出

Sunday, July 24, 2016

中國無厘頭墮入了「流動性陷阱」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中國無厘頭墮入了「流動性陷阱」
2016年07月22日
上星期到京都旅遊,碰巧遇上一個重要節慶,街上滿是旅客。人的確多,但據我有限的觀察,消費並不興旺。例如我想幫襯在米芝蓮榜上有名的餐廳,到酒店找職員幫忙訂位,還以為節慶加上旅遊旺季,有名氣的餐廳可能要早幾星期預訂,誰知餐廳有耐都未fully booked!
日本量化寬鬆經驗豐富,但通脹率仍在正負數之間徘徊。通脹重臨無望,市民和企業都增持現金,日本仍未走出廿年來低息低通脹低增長的困局。
張五常教授的看法,是八十年代日本受政治壓力將日圓大幅升值,經歷過一輪工資、樓價的高速增長,樓市爆破後從此一沉不起。教授認為日本是不為也非不能也,曾經可以靠放寬貨幣政策挽救,但奈何國內權力階級不容日圓大幅貶值,政策就住就住,令人民對央行刺激通脹的信心盡失。
根據傳統凱恩斯學派的分析,日本其實是陷入了「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零利率再壓不下去,印出的銀紙只呆在銀行體系或枕頭底,不能也非不為也,貨幣政策失靈要靠其他方法解決。
中國人民銀行的高級官員近日就公開指內地已陷入企業的「流動性陷阱」,無論人行如何放水,利率不再跌,企業投資也不增加,須有如降低企業賦稅等財政政策配合,才能保持高增長。
內地跟零息有大段距離,通脹率亦維持在2%左右水平,雖然兩者都有下降趨勢,但現在提出「流動性陷阱」實在是九唔搭八。亂套術語不可取之餘,也有三點要留意:一,企業投資講供求,央行不斷放水,企業也要有值得投資的項目,不能只看利率對投資的影響,更要了解投資需求低的其他成因;二,央行透過銀行體系放水,要留意水流到哪裡去(借貸門檻較低的國企?樓市?);三,就當「流動性陷阱」真的發生,走出陷阱的關鍵在央行言而有信,出口術刺激通脹才有效果,但從近年人民幣政策反覆無常的往績看,央行的信譽應已大打折扣。
教科書中的「流動性陷阱」令貨幣政策失靈,但現實中貨幣政策未見效果卻不必是「流動性陷阱」所致。
其實,凱恩斯提出的這個概念,理論上和實證上是否存在爭議至今,未有定論。文采一流的凱恩斯也說過,經濟學者無論對錯都有影響力,甚麼「流動性陷阱」、「中等收入陷阱」,半懂不懂的亂用一通,象牙塔外的人都不知不覺成了「一些已故經濟學者的奴隸」(slaves of some defunct economist)。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hursday, July 21, 2016

博雅教育的前途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博雅教育的前途
2016年07月20日
提起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不少港人都會有很多疑問。一個疑問也許是:「博雅教育是甚麼?」對博雅教育略知一二的又會問:「香港有實行博雅教育的大學嗎?」知道香港有推行博雅教育的大學的人亦會問:「香港的三大都不是實行博雅教育的大學吧?」。
其實,博雅教育在外國(尤其在美國)可謂大行其道,據Forbes最新公布的美國大學排名榜,全美頭十的大學當中,除了哈佛和麻省理工這些香港人熟悉的研究型大學之外,當中有四所是實行博雅教育的大學。
由8月起,我將到美國的維克森林大學(Wake Forest University)任教。有見於此,就讓我在《免費早餐》這裏賣一個免費的植入式廣告:維克森林大學位於美國北卡羅連納州,這間私立並實行博雅教育的大學的歷史可算悠久(成立於1843年),名聲也不俗(在Forbes的排名榜上排名61) ,跟不少博雅大學同樣實行小班教學之餘,教授們亦跟鄰近的北卡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和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在研究上有不少聯繫,可謂教研並重。
回到上述港人對博雅教育的疑問:博雅教育到底是甚麼?本地號稱實行博雅教育的大學的前校長會說博雅教育在執行上有四個「I」:互動(interaction)、課內活動(intra-curricular activities)、跨學科(inter-disciplinary)和國際視野(international exposure)。該校長說的當然沒錯。不過,我還是覺得新僱主的「來佬」高層對博雅教育所給的解釋更為貼地。
早前新僱主的高層來港度假,順道與我一聚,閒談間我問他會怎麼來定義博雅教育,這位父母均是低下階層的新移民這樣跟我說:「我認為技術分兩種,有形的和無形的。我的父親是地盤工人,他從來認識和認同的都是些有形的技術,即如何建屋,如何醫人,如何補牙等,所以他從來都想我當一個建築師、醫生或牙醫。對於我為甚麼會在一所實行博雅教育的大學任教,到現在他還是一頭霧水。不過,當我問他會怎樣選擇醫生或牙醫時,他會說除了醫術之外,他亦會選擇一些可以跟他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的醫生。而我們的學生平均的無形技術要比其他研究型大學的學生要好一點。」
不是說入讀如哈佛等的傳統研究型大學便不能學到如跟人「吹水」這樣的無形技術,不過,實行博雅教育的大學所注重的小班教學和跨學科培訓等四個「I」的確有助學生建立「吹水」及其他各種各樣的無形技術。
既然博雅教育咁好,為何香港的博雅教育似乎不甚成功?是因為我們過分注重如醫生、律師或金融般的有形技術專才?又或是因為我們和主要貿易市場內的客戶及其有錢人都不再重視跟對方暢談古今中外的能力?抑或只是香港現在推行博雅教育的工作做得不好?我沒有答案,更不敢妄下結論。
作者為維克森林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ednesday, July 20, 2016

醫霸之謎

2016年7月19日
徐家健 經濟3.0
醫霸之謎
這邊廂,四個狀元三個想行醫;那邊廂,醫委會前主席批評反對醫改草案的人是出於保護主義。試想,假如香港每個患過盲腸炎的人都不問回報,只為幫助他人而立志行醫,香港還有醫療人手不足的問題嗎?
都是佛利民(Milton Friedman)惹的禍。四十年代,初出道的佛利民曾出版「禁書」分析各行業收入分布,分析到醫生時竟批評美國醫學會以限量牌照令醫霸壟斷發大財。五十年代,另一位芝大經濟學者嘉素(Reuben Kessel)更提出醫業價格分歧的論點。到了八十年代,張五常向我們介紹芝加哥經濟學派時,不免提及老友佛利民與嘉素的經典分析,「醫醫相衞」之說從此在香港知識分子心中植根。
收入與成本並非不相稱
想當年,佛利民比較過美國醫生與牙醫的回報:訓練醫生的成本比訓練牙醫高不到兩成,但醫生的平均收入卻比牙醫高超過三成。不是美國醫學會保護醫生小圈子利益,又如何解釋這個「收入與成本不相稱」的現象呢?當時,佛利民的分析引起醫學會不滿,政治壓力下論文拖了幾年才出版,出版時還要在書後補上一篇持相反意見的評論。
嘉素後來的分析可謂火上加油。嘉素問:美國有這麼多醫生互相競爭,醫霸壟斷及價格分歧怎能維持?嘉素認為,醫生執業需要醫院提供的病房與醫療設備協助,而這些設備的資金主要來自見習醫生的低薪貢獻,美國醫學會只要控制見習醫生的供應及分配,便能有效控制整個醫療行業的價格安排。另外,一連串「醫醫相衞」的行規,例如醫生之間的收費優惠、行家極少互相公開批評、業界禁止個人宣傳等,嘉素認為全都合乎醫霸價格分歧的假設。
不是說世上沒有「醫者父母心」,只是分析商業行為時,把醫學界及地產商等所有行業從業員,一視同仁看待的解釋比較牽強。然而,醫學界有賺錢誘因是一回事,佛利民提出的「收入與成本不相稱」其實一早已被否定。
七十年代,已謝世的舊同事賴廉士(Matt Lindsay)提出以下觀點:醫生的人力投資成本比牙醫高,因此論時薪醫生亦較高;然而時薪愈高,休假的機會成本也就愈高。醫生收入高,其實是時薪高兼工時長的結果,把工時不同的考慮放進行醫的投資回報計算,醫生「收入與成本不相稱」並不成立。
今天,數據顯示美國醫生收入依然高企,全國1%最高收入人士中,超過一成是醫生。可是,只要與其他高收入行業比較,美國醫生的平均收入其實並不突出。
醫療人手還看經濟周期
即使有「醫醫相衞」的行規,也不代表醫生「收入與成本不相稱」。香港有每星期賺一球(一百萬)的星球人名醫,不一定是保護主義造成的。與美國一樣,香港高收入的人不只來自醫學界,名醫賺大錢是全球現象。香港與美國不同之處,可能是美國醫學會有能力影響見習醫生的供應及分配,而港大中大醫學院收生多少卻由教資會話事。
不能控制醫生的供應,香港醫霸實在霸氣有限。今天的公共醫療人手不足,便是與十多年前教資會大幅削減醫科學額有關。據說,當年削減醫科學額的考慮因素包括:香港的人口增長和年齡分布、公私營醫療機構的醫生職位空缺、醫療制度和科技的發展對醫生需求的影響、市民對中西醫的需求趨勢,以及社會上其他方面的人力需求對學額分配的影響。這些考慮都是長遠因素,可是學額大減未夠十年便掉頭大幅回升。原來,醫科學額是順周期的東西,但因訓練需時加上經濟周期有起有落,年輕醫生的供應卻隨時變成逆周期!
醫霸之謎,是醫生供應大增但未來公共醫療人手卻未必過剩,因為教資會的供應與醫管局的需求似乎是各顧各的。幾位狀元真心為幫助他人而行醫是好事,否則捱到畢業時,就業情況可能慘過盲腸炎復發。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Tuesday, July 19, 2016

來自五星星的你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來自五星星的你
2016年07月18日
中學文憑試放榜狀元出爐,傳媒一如以往熱烈追訪,這是西方社會少見的。一些別有用心的本地媒體揶揄新狀元「中立哥」,有五星星冇政治立場,卻是對華夏文化「學而優則仕」的傳統太不了解了。自3年前起寫財經專欄,不時有機會接受訪問的原因,是記者都知道我是甚麼經濟教授。記者朋友不知道的,其實我有多渴望以「狀元」身份接受訪問呢。今天唯有借題發揮,自問自答。
問:「教授,你有機會出國到一級學府芝大升學,並跟多位諾貝爾獎得主學習,必定是因為贏在起跑線?」
答:「幼稚園的事大部分都忘記了,但我清楚記得小學一年級第一次考試我考第一。」
問:「果然是贏在起跑線。之後兩次會考及高考,教授不是高中狀元,至少也是榜眼探花吧?」
答:「我 …… 」
問:「我記得了,當年中大有暫取生制度,會考成績好的學生是可以不用考高考直接升大學的。」
答:「我考過兩次高考,加埋一次會考,三次公開試莫講榜眼探花,我連一個A都未攞過。如果冇記錯,中學最後一次考試我有一科冇考,因此考了個包尾。之後讀出名辛苦的科大,同屆有三個學生一級榮譽畢業,硬要分高下,一個跟其他同學一樣正常三年畢業,一個只讀了兩年,而我用了兩年半,鬥快的話算是考第二吧。」
問:「以一級榮譽成績升讀美國一級學府,事業上也是贏在起跑線啊。」
答:「我是科大第二屆畢業生。當年外地聽過科大品牌的人絕無僅有,這個一級榮譽有幾貨真價實外人根本無從稽考。甚麼贏在起跑線?芝大連我大學一級榮譽也不管,自然對我中學考第尾或小學考第一也一於少理。芝大取錄我,主要是因為有幾位國際知名的經濟教授願意認真為我寫推薦信。要識字更要識人,是中學期間靠日蒲夜蒲學習得來的。」
問:「你的故事十分勵志。最後我要循例問問,梁振英連任你是否支持呢?」
答:「邏輯方面個人立場與民意無關,政治方面我立場鮮明。只係同你唔熟,冇必要對你有問必答。做傳媒的,少理一點無聊之事,多關心廉署最近的人事變動吧。」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Sunday, July 17, 2016

中國特色的知識產權制度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中國特色的知識產權制度
2016年07月15日
蘋果公司(APPLE)在中國的業務最近頻頻失利。繼手機和平板電腦在中國的銷售額大幅倒退之後,上月更被一家寂寂無名的中資公司成功控訴蘋果侵犯其專利。
這家中資公司不但寂寂無名,其業務是甚麼也不甚清楚。該公司的網站已被删除,電話無人接聽,註冊的地址根本並沒有發現該公司的存在跡象。
這家公司現在唯一的「資產」是一個設計專利,一個智能手機外觀的設計專利。這個設計是一個圓角長方形,機身很薄,機身正面上方和背面的左上方各有一個相機鏡頭。這手機外形是否有點似曾相識?是否有點像你手上那部iPhone?沒錯,深圳佰利公司便是以這個類似iPhone 6的設計專利成功起訴蘋果侵權的。
有趣的是,這個設計專利是在iPhone 6正式面世前不久在中國註冊的。究竟是誰偷了誰的設計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蘋果被成功控訴侵犯深圳佰利公司的設計專利之外,New Balance亦被New Barlun成功控訴侵犯其「商標」。外國公司近年在中國的相類遭遇愈來愈多,這是否反映著中國的知識產權制度出現了問題?
其實,外國的月亮不一定特別圓。外國公司以知識產權作為打擊對手的手段早已不是新聞。
早於上世紀五十年代,有一名叫Jerome Lemelson的美國人開始為機器視覺(machine vision)的相關技術申請專利,但Lemelson從來沒有做過應用該技術於工廠自動化檢測上的研發工作;相反,他不斷以各種辦法拖延相關專利的批核。由於專利還沒有被正式批核和登記,故此不易被其他人察覺,這些專利變相是「潛了水」。
最終,在摩托羅拉和福特等大企業開始利用那些技術成功研製商品後,他才把專利申請「浮上水面」,並向那些公司提出侵權訴訟,法庭其後判Lemelson勝訴。最後他總共從侵權官司勝訴中獲得13億美元的賠償!
說過很多次,專利和版權這些知識產權的壟斷一方面可以誘發創新,但同時會引來不少如Lemelson般透過申請潛水艇專利而進行的尋租行為。一個行之有效的知識產權制度其實需要一種自我修復功能,其目的是要盡量減少尋租行為。美國在1995年修改了專利法,把專利權的有效期由申請時開始算起,大大減少了「潛水艇專利」的數目。作為發展中國家,中國的國情當然大有不同,但如果中國要成為創新大國,它的知識產權制度就必須要引入自我修復的功能,以防止深圳佰利和New Barlun等公司的出現及其尋租行為。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Friday, July 15, 2016

如何在香港食好西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如何在香港食好西
2016年07月13日
在香港放假,跟朋友飲飲食食一樂也。不過,要避免中伏,就要解決巨大的訊息問題,要左問右問,又要到網上查資料,更要分清真真假假的各種資訊。最近Openrice網頁就有一宗疑似拒稿事件,引發了一場公關災難,勞煩「開飯仔」在Facebook澄清並無收錢刊登或刪除正評負評。
這個食評網頁是介乎所謂web1.0(用戶被動的獲取資訊)和web2.0(內容由用戶互動提供)之間的東西,有編輯審核食評,並非來者不拒。幾個笑臉喊臉之差,以Openrice今日使用之普及,對生意總會有影響,食店老闆有強烈動機「鼓勵」操控編輯大權的網頁做靚個評分。網頁從無收錢之說,實在有點難以置信兼此地無銀。不過,Openrice這類鱔稿假評的指控,其實早已深入民心,但網頁風行多年依然屹立不倒,打低過不少挑戰者,力保香港食好西必用工具的地位。何解?
我認為單以可信度來說,食評有兩個相反的方向。一方向就是毫無審查也無其他限制,任何用戶都可以隨便寫幾隻字評分,困難是會有大量打手出現,自己讚自己兼踩低對手,降低評分高下的參考價值。
例如評論門檻極低的Amazon就一直受假評論困擾,其偵查假評論的電腦程式難敵收錢專門寫假評論的公司。近幾年Amazon更為此鬧上法庭,控告這些公司和聘用這些公司的供應商。
另一方向,就是模仿米芝蓮聘請匿名專家寫食評,不賣廣告只賣書,缺點是食評更新的速度較慢,不如大眾食評般能捕捉食店最新的變化。
Openrice的定位,是依靠大眾智慧之餘,有審查兼有一定的門檻(如80字的最低要求),雖明顯有收錢的嫌疑,但能夠保持食評一定的參考價值。競爭對手實在很難在兩個方向之間走盞,憑可信度挑戰港人用慣用熟的Openrice。
我只將Openrice當成「飲食黃頁」,食好西還是靠朋友推薦。人人喜好口味不同,從味道的濃淡到對環境要求的高低,以至對個別菜式的偏好,朋友之間會清楚得多,會懂得擇友而問。
除了真假難分,網上食評另一個難解決的問題正是喜好差異。面對一家餐廳數以百計的食評,撰寫人有老有嫩有富有貧,總不能照單全收一視同仁,但又難以挑選出同我最啱咀型的評論。
若有網站能化身成一個識飲識食又了解你的朋友,你話食好西會容易幾多?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逢周一、三、五刊出

Wednesday, July 13, 2016

地產代理不死之謎

2016年7月12日

徐家健 經濟3.0
地產代理不死之謎
從雜誌上看到,本土房屋網站新貴千居Spacious與內地著名地產代理Q房網合作,以後Q房網的香港樓盤資料會上載到千居網站及手機App上。然而,每天經過元朗鳳翔路,眼前還是一個街口幾間地產代理,其中兩舖中原之間更有同屬中原集團的利嘉閣。這邊廂,千居網創辦人許志光不恥主流代理行門口經常掛上俗稱「釣魚盤」的假盤:「我哋得三萬五個盤,但放得上嚟都有得睇,絕無假盤!」那邊廂,施永青點評房屋網站「唔係新嘢」。
這不是兩個平行宇宙,這是一個經濟學難題。十多年前互聯網貿易開始在美國興起,今天Borders和Blockbuster等品牌已成歷史。除了買書租戲,作為消費者,我亦親眼見證過傳統旅行社與股票經紀行如何在美國兵敗如山倒。互聯網年代中間人不易為,網上服務取代傳統經紀似乎是人所共知的事實。曾經,有人以為房屋網站會顛覆美國地產代理業,今天,又有人認為新一代的手機Apps將令大部分美國地產經紀失業,究竟「唔係新嘢」的地產代理,在互聯網年代生命力有多強?
美國房網Redfin的啟示
1964年,四成美國人從報紙搵屋;2014年,四成美國人在網上搵屋。50年前,逾六成美國人透過地產代理買樓;50年後,近九成美國人透過地產代理買樓!2004年創立房屋網站Redfin的Glenn Kelman因此說過:「十年前幾乎無人搵屋先上網,但至今消費者似乎還未有受惠於新科技。」
是的,過去十多年間互聯網技術一日千里,在網上搵樓盤的人不斷上升時,到實際買房屋時消費者卻仍是要找個傳統地產經紀幫手。因此,過去十多年間地產經紀人數並沒有顯著減少,而代理經紀收取的佣金亦沒有下跌。
Redfin未有顛覆美國地產代理業,但Redfin的經營方式倒是有點新意。與其他只為傳統地產代理提供網上平台的地產網站不同,Redfin有自己的經紀團隊,而這些經紀是有基本㡳薪兼員工福利的。Redfin獨特之處,是它會把向賣方收取的部分佣金與買方分享,還會視乎客戶對經紀的服務評分向他們發放奬金。換句話,Redfin的經紀其實不是經紀,他們並非靠賺佣金維生!
原來,美國傳統地產代理業的佣金制度一直被受批評。一般情況,賣方要付房價的6%佣金給買方與賣方的代理平分。為盡快賺取佣金,經紀很多時候寧願及早找到買家而放棄為賣方爭取更高的成交價。Redfin有心顛覆美國地產代理業,奈何其盈利增長卻不及Zillow或Trulia等其他只提供網上平台的地產網站。
房網Tech2.0唔係新嘢?
不能否認,房屋網站有助消費者搵樓,數據由小至大從來都要好好利用。但事實證明,地產經紀提供的服務(包括議價、處理文件、應付各種政府政策等)至少暫時還未能被取代。把網上平台從電腦搬到手機,可以顛覆到什麼?所謂地產Tech2.0提供的軟件分析數據,又幾時可以令地產經紀通通失業呢?
要知道搵樓盤唔同搵的士,你不會無端端在街上有搵樓需求。Uber需要智能手機,但Airbnb沒有智能手機仍大有可為,從這個角度看,智能手機搵樓的確唔係新嘢。Redfin的經驗亦告訴我們,為經紀評分也不是能顛覆行業的新嘢。
買賣樓宇,對香港人來說是一生最多只有幾次經驗的重大投資,在鍵盤按幾個鍵便完成這種投資相信還要一段頗長時間。要完全取代地產經紀,不會在可見的將來發生。在互聯網年代真正的地產代理不死之謎,我認為是地產代理業有否需要繼續以密集式開設地舗建立商譽和爭取市場份額?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Tuesday, July 12, 2016

第一次教經濟學碩士生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第一次教經濟學碩士生
2016年07月11日
剛剛完成六個半星期的碩士課,獻上了我的第一次。
這門在浸會大學開的「貨幣經濟學」,是經濟系「應用經濟學碩士課程」的選修課之一。秋天、春天、夏天一年3個期,同學們修完我的課就畢業了。一班25人,絕大部分來自內地,除了英語能力稍弱,學生資質一點不差,也算用功。
反而我是第一次教經濟學碩士生,有點不知所措。只教本科生的東西嫌太淺,教博士程度的又怕太深,於是花了點時間編寫一套介乎兩者之間的教材。
課程的內容,不少來自我這幾年寫專欄得出的經驗,我稱之為宏觀經濟學最唔離地的三類知識。
一,有用但少人留心的,是簡單的幾條數式,像經常帳和資本帳的關係、政府國債如何隨收支變化、生產總值如何計算等,只要學懂一些加加減減的計算,看新聞時事會覺得一目了然,也會發現坊間不少評論是胡說八道。
二,宏觀經濟學幾十年來的發展,其實都是在預期(expectations)這個概念上打轉,為的就是提出一套完整的理論去解釋預期的形成和改變。
從央行的一言一語到股市的風吹草動,從政府的樓市政策到企業的投資計劃,都受預期的主宰,既要估計往後會發生甚麼事情,又要考慮自己的行動如何影響別人對將來的想法。不過,困難在於預期這東西是看不見的,凡事皆可「馬後炮」以預期去解釋(財經分析的例子多不勝數),單憑數據也難以判斷不同的預期理論誰是誰非。
這個題材重要而有用,要用上一點數學,一般本科生未必受落,但很適合碩士生。
三,大家在傳媒見得多的「科學發現」,將兩組一齊升一齊跌的數字放在一起,是否就代表因果關係?根據過去的股價,能否預測將來的股價?
一個國家的生產總值上升有快有慢,其中那一部分源自經濟周期?處理、解讀宏觀經濟數據,是實際而不難學的技能,但要落手落腳做兼有人從旁指導。
浸會大學這個經濟學碩士課程只辦了短短6年,負責人都很有心,但奈何學校名氣不及三大,收生方面沒有優勢。我的「友情客串」當然不會增加課程的知名度,但經過六個半星期的努力(包括我相當恐懼的早堂!),總算賺到學生的一點口碑吧。
作者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逢周一、三、五刊出

Saturday, July 9, 2016

為何中原的地舖這麼多﹖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為何中原的地舖這麼多﹖
2016年07月08日
一些同事和朋友一直有這個問題。「這麼多」不是指中原的成功(我可不是說中原不成功,現在中原的市佔率超過20%,絕對算成功),同事和朋友所指的,是中原地舖成行成市,有些地方甚至是「梗有兩間喺左近」,我曾經見過50米內的一條大街兩旁有三間中原的地舖,差不多行兩步就到另一間地舖。在他們的眼中,中原地舖的數目似乎是「過多」了。
隨便找一些經濟或地理的理論都會指出,與其在同一條街上開兩間地舖互爭生意,不如分散投資在兩條街,那麼可以接觸到的市場應該會更大。不過,中原(以及另外一兩間大型的地產經紀行)卻似乎反其道而行。
其中一個可能的關鍵是「公盤私客」。以往在香港和外國,地產經紀行業很多時都是「私盤私客」,即是一個經紀接了一個盤,業主的聯絡和價錢底線只有他知道,其他人要做,便一定要跟他合作。相反,中原奉行的是「公盤私客」。
根據施老闆(施永青)所言,就是公司的盤,所有的員工或者這個區裡面的員工共享的。現在有電腦要共享盤源當然較為容易,但其實中原在沒有電腦的時代便已有盤口登記冊。
換句話說,中原可能是比Uber更早發明共享經濟的始祖。
相比「私盤私客」,盤源共享的「公盤私客」的網絡效應更大,這制度下中原更有誘因盡量搜羅同區的所有樓盤。假如同區有100個盤,你(和你的同事)手上共有99個,你跟買家說你手上有一個筍盤也會較有說服力。買家第一時間想起你,賣家也會因此更樂意在你公司放盤。
難怪首先發明「公盤私客」的中原在九十年代初開始,便比其他地產經紀發展要快得多。我最近的親身經歷:太太的物業最近放租,在各大小經紀舖都有放租,結果是經中原介紹的租客比其他地產經紀要多很多。
當然,香港舖租不便宜,加上近年「真.共享」經濟大行其道,這個不斷開地舖的策略會否變得不合時宜?這我沒有確實的答案。我只知道如果有一個地產界的Uber,它必定會先開拓現時幾大地產經紀覆蓋不了的地區,把中小型經紀分散的盤源共享。
現時市場上的確有幾個嘗試共享樓盤的手機app,而它們的確在一些小型地產經紀割據的地區較為多盤。雖然現在施老闆為中原上市忙到一頭煙,但真.共享經濟對中原生意的威脅仍然是不可不察。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逢周一、三、五刊出

Friday, July 8, 2016

區區有飯派的企業社會責任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區區有飯派的企業社會責任
2016年07月06日
說過了,領展(823)與港鐵(066)近年股價一直跑贏大市。傳說中,司長有意解決這兩座「大山」,兩隻股票冇因此下跌;現實裏,特首表明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不應像發展商一般,以追求最大利潤為目標,領展股價再創新高。同為私人企業上市公司,在號稱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的香港,只有發展商才有資格追求最大利潤固然不可思議,更不可思議的,是市場只當現屆政府權力最高的兩位領導是時事評論員,還要是影響力欠奉的那一種。
市場當政府冇到,市民卻不能當市場透明。是的,無形之手不代表提起社會責任所有企業便馬上無影。所謂「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一般指的是企業經營時除了奉公守法,還要兼顧社會和道德責任,例如為弱勢社群提供就業機會及合理工資、減少污染令社會可持續發展等。特首話:「Link Reit has a particula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because it serves the needs of public rental housing tenants.」如此推論,不只住,衣、食、行甚至各種消費,只要在公共屋邨做生意所有店舖,都要負上獨特的企業社會責任?
企業社會責任的概念自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起在西方社會成為議題,當時芝大佛利民認為要以代理人身份替企業管理業務的行政人員兼顧其他社會責任,難免牴觸股東利益,慷他人之慨是為不該。半個世紀過去了,歐美市場投資在企業社會責任的總資產額當今是數以兆計。事後孔明,你情我願的企業社會責任,原來可以合乎經濟效率。
要追求經濟效率與承擔社會責任沒有牴觸,企業至少要符合以下兩大條件之一。其一,即使短期利潤與社會責任有牴觸,長遠利益與社會責任要一致。Doing well by doing good,企業社會責任有助股東防止管理層只顧追求短期利潤而放棄長遠利益。其二,利潤不是股東唯一追求的東西,企業社會責任令管理層更有效地平衡股東對長遠利益與社會責任的追求。我一向認為,只要社會對社會責任為何物有共識,而企業又比政府更有效履行社會責任,透過企業社會責任提升企業形象可以合乎經濟效率。過分著眼短期利潤,長遠惹來政策風險,企業更可能得不償失。
昨晚,有緣訪問深水埗明哥關於被加租逼遷後新店開張的情況,明哥提到他「區區有飯派」的夢想。我忽發奇想,提議明哥找領展合作。今天香港社會,我看不到有甚麼比明哥派飯爭議更少的好人好事。而一直以來,領展其實是有以低於市值租金向社企出租舖位的。向部分有需要的公屋居民派飯,有助減輕領展的「原罪」。再讓兩大政治領袖來個成功爭取,何樂而不為?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Wednesday, July 6, 2016

英國脫歐如走進暗黑迷宮

2016年7月5日
曾國平 經濟3.0
英國脫歐如走進暗黑迷宮
英國脫歐公投結果公布後,有心為學系爭取曝光的系主任立即電郵給我,要我為此事準備幾句意見,以備有傳媒找上門來有「專家之言」擋駕。我並非在英國當地生活,不想猜度社會上所謂「分裂」的情況(忽發奇想:若然結果是留歐派輕微勝出,傳媒可會有同等數量的「分裂」討論?),只敢從資產市場、宏觀數據的反應去作推論。
應付完大學的公關,覺得有兩個觀點值得詳細交代一下。
脫歐一星期後,除了英國一些直接受影響的企業(如以英國為基地的金融業、保險業),環球股市已收復大部分失地,就像事件沒有發生過一樣;同時,英鎊兌美元貶值一成(歐羅則輕微下跌),毫無反彈跡象。
要馬後跑解釋,可將貨幣當成股票一樣的資產, 從現值(present value)的角度看。滙率由兩地現在和未來的利率走勢決定,利率較高的一方幣值較強(有通縮的話情況複雜一點)。
如今英國陷入極不確定的境地,其他央行會暫停收緊貨幣政策之餘,英倫銀行加息的日子更為遙遠,極低息會維持得比其他央行長久,於是英鎊才有此「一次性」的貶值。
至於股票,對利率的反應正好相反,同時又要看企業的盈利能力,一正(低息持續)一負(前景不明)互相抵消之下股票損失因此較輕微。
資產市場未能直接看出來的,是全民被迫「估估下」如何侵蝕經濟。經濟學者Scott Baker、Nicholas Bloom、Stephen Davis多年前提出政策不確定性(policy uncertainty)的觀念,利用傳媒中提及個別政策(例如當年美國吵個不停的債務上限)、經濟去向不明等關鍵字眼,歸納出一個指數,以量度消費者、投資者「估估下」的程度。
英國的有關指數,在公投結果公布前已明顯上升,之後再升一次,至今居高不下,反映的當然是舉國以至整個歐洲都在猜度下一步該怎樣走,真假訊息滿天飛,「今日唔知聽日事」的陰霾籠罩英國。
脫歐變數多影響難預計
根據3人大量的實證研究,政策不確定企業不願投資、聘請員工(見步行步為上),尤其是生意直接受脫歐行動所影響的企業。要驗證3人的理論是否屬實,不用等十年八年,「估估下」的破壞力未來幾季就會在英國投資、生產、就業等宏觀數據反映出來。
脫歐是否所謂的黑天鵝(black swan)?根據原作者泰立(N.N. Taleb)的定義,這是指類似fat tail的現象,極為罕見之餘,機會率和影響力皆難以計算。最致命的是,大部分人的思維方式都傾向相信世事皆遵從常態分布(normal distribution),以為災難出現只有千百年一遇近乎零的機會,混淆了「 仍未見過影響巨大的災難」(absence of evidence)和「災難有生之年都不會出現」(evidence of absence),對黑天鵝事件毫無防備,給殺個措手不及。
在賭場買大細開出圍骰,足球比賽爆大冷,算不算黑天鵝事件?買大細的機會率有數得計,而足球則只有勝負和3個可能,加上兩者的回報派彩皆清清楚楚,並不符合黑天鵝的條件。真正的黑天鵝是馬會電腦出錯給發現利用遭受巨大損失,是球賽遭受恐怖襲擊導致大量傷亡。
至於公投脫歐本身,我認為只算半隻黑天鵝:只有脫歐和留歐兩個可能,視乎你相信民調還是賠率,機會率都有數得計;從反覆的民調可見,五五波也非想像之外的結果。
脫歐之後難以估計的影響才是黑天鵝潛藏的地方。脫歐公投的結果勝負清楚,唔清唔楚的是往後的發展:啟動脫歐機制,英國大選重新分布政治勢力,跟歐盟成員國談判(德法兩國亦要盡力維持區內紀律),加上走出歐洲跟其他國家簽訂貿易協議,每一步都涉及複雜的政治交易,亦往往受民意走向所影響。一打時事評論員、國際關係專家坐埋一齊,也難以預料每一階段的結果為何,更不能預計每一步可帶來的影響是什麼,隨時隨地都會爆出意想不到的災難性發展。
要為英國脫歐作一個比喻,我會形容為走進了一個漆黑一片的迷宮,內裏曲折離奇兼充滿陷阱,每轉一個彎都夠資產市場大上大落。
這個迷宮,一走就要好幾年,行大運完好無缺走出來的機會極微。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uesday, July 5, 2016

Tesla的致命一擊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Tesla的致命一擊
2016年07月04日
自動駕駛終於駕出第一滴血。意外嗎?正如事件公開後,Tesla(NASDAQ:TSLA)承認,這是自動駕駛試行逾1億3,000萬英里後首宗致命意外,相比全美汽車每駕駛9,400萬英里就斷送一條人命安全得多。然而,一向有研究指,人類面對不同風險所作出的反應不太理性,明顯的相關例子有當年911恐襲後,不少穿州過省的乘客棄搭飛機轉自駕,估計因此喪命路上的人數每月增加了超過300。恐襲沒有改變汽車遠比飛機危險的事實,但有些人似乎對「天作孽」比「自作孽」的風險反應來得大。自己醉駕冇有怕,將條命放在陌生人甚至機器手上卻「巧京京」。恐懼之所謂非理性,戲院內觀眾明知是假的恐怖片也看到大呼小叫,股市裏投資者又會輕易被嚇到恐慌性拋售嗎?
有本地傳媒報道車禍消息公布後,TSLA場外股價急挫近3%。傳媒未有再跟進的,是之後TSLA股價很快便不跌反升。致命意外未有對TSLA造成致命一擊,我認為是意料中事。啟動屬半自動駕駛的輔助駕駛功能是司機自己揀的,出意外從來是遲早問題。自動駕駛並非電動車專利,技術上自駕與電動亦不存在重要的互補作用。Tesla選擇比其他車廠走得前,駕出第一滴血在所難免。傳媒反應比市場大,證明有經驗的投資者是嚇大的。真正有可能對TSLA造成致命一擊的,一直另有其人。
兩星期前Tesla宣布有計劃收購SolarCity(NASDAQ:SCTY),消息公布後,巿場即時反應是SCTY升逾15%,而TSLA卻一度跌超過10%。問題一,10%換15%除笨有精?當然不是,因TSLA市值比SCTY高出十倍以上!問題二,馬斯克(Elon Musk)既為兩間公司的大股東,為甚麼是Tesla收購SolarCity,而不是SolarCity收購Tesla?答案除了又是因為蛇難吞象,更是因為這條蛇其實已債台高築。問題三,收購究竟所為何事?馬斯克的官方答案,是合併有利公司提供太陽能電池板、電池組、充電器及電動車等清潔能源一條龍服務。懂合約經濟學的人卻不禁要問:為甚麼兩間公司簡單以長期合約合作解決不了問題?
這才是馬斯克真正要解決的問題。一年間,SCTY股價由60美元急跌至20美元,蒸發三分二的原因,是有州份開始向安裝太陽能板的家庭減付購電價和增收上網費,變相大減太陽能發電補貼,令SolarCity的賺補貼生意非常難做。在內華達州,有傳這政策改變是控制該州電力公司的巴菲特背後發功。同樣的政策風險,其實TSLA亦將可能面對,因為政治影響力比巴菲特更大的Koch brothers數月前已表明準備向電動車的稅務優惠開戰。
政策風險,才有可能對馬斯克的清潔能源王國造成致命一擊。合併可為SolarCity降低舉債成本,但無助改變政策風險。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Monday, July 4, 2016

UChicago Secrets:贏在射波前?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UChicago Secrets:贏在射波前?
2016年06月29日
為呼籲英國留歐,有德國傳媒在脫歐公投日開出以下條件:只要英國決定留歐,下次踢波輸十二碼,德國承諾空龍俾你任射。公投結果顯示,過半英國人對「贏在射波前」不為所動。脫歐之後點睇?就像場波踢咗一半先話球例要重新定過一樣,只能放長雙眼睇。與其討論拆大台危中尋機,不如八卦睇大台萬千熄機。是的,「贏在射波前」是個比「脫歐之後點」更有學術討論價值的議題。
十年前,有人提出踢世界盃的球星多數是年頭出生的「大仔」,此人既非大台編導亦非怪獸港媽,他是我讀芝大時一位老師李維特(Steve Levitt)。當年,李維特在《紐約時報》這樣解釋過「贏在射波前」:
Since youth sports are organized by age bracket, teams inevitably have a cutoff birth date. In the European youth soccer leagues, the cutoff date is Dec. 31. So when a coach is assessing two players in the same age bracket, one who happened to have been born in January and the other in December, the player born in January is likely to be bigger, stronger, more mature. Guess which player the coach is more likely to pick? He may be mistaking maturity for ability, but he is making his selection nonetheless. And once chosen, those January-born players are the ones who, year after year, receive the training, the deliberate practice and the feedback—to say nothing of the accompanying self-esteem—that will turn them into elites.
翻譯成中文,會發覺與港媽Irene的台詞分別不大!贏在射波前,李維特其實在《Freakonomics》早有預告:by the time most people pick up a parenting book, it is far too late. Most of the things that matter were decided long ago — who you are, whom you married, what kind of life you lead. 言下之意,等到起腳射的一刻才想贏太遲了。
認識李維特的人都知道他眼光獨到,但亦有行家對他過於著重「出位」有微言。另一芝大老師赫曼(Jim Heckman)對李維特的不滿,在學校是公開秘密。從早年批判《The Bell Curve 》誇大「贏在射精前」,到近期推動「赫曼方程式」減少「輸在起跑線」,赫曼一直認為幫助弱勢兒童愈早愈好,但要幫得其法。兩年前他在白宮說得清楚:We should not underestimate the role of the parent and the power that comes from providing parents with information, resources and choice.主張為父母提供知識及資源改善子女成長環境,與《Freakonomics》的論調一比,兩位芝大教授不和原因又豈止言論出位。
究竟是「贏在起跑線」還是「贏在射精前」?這不只是《時代雜誌》最具影響力一百人與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間意見不同,更是幾百年來Nature vs. Nuture辯論一直爭拗的。然而,在大台討論區你只會看到「幼稚園唔收你個仔,似乎係因為見到個家長智障」一類的留言,從傳媒追訪的離地闊太口中,你亦只聽到「小朋友最緊要健康快樂成長」一類的風涼話。假如大台編導是電視界的李維特,我更期待電視界赫曼的出現,事關這不只是怪獸家長現象,更是跨代貧窮問題。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
逢周一、三、五刊出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