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9, 2016

來自五星星的你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來自五星星的你
2016年07月18日
中學文憑試放榜狀元出爐,傳媒一如以往熱烈追訪,這是西方社會少見的。一些別有用心的本地媒體揶揄新狀元「中立哥」,有五星星冇政治立場,卻是對華夏文化「學而優則仕」的傳統太不了解了。自3年前起寫財經專欄,不時有機會接受訪問的原因,是記者都知道我是甚麼經濟教授。記者朋友不知道的,其實我有多渴望以「狀元」身份接受訪問呢。今天唯有借題發揮,自問自答。
問:「教授,你有機會出國到一級學府芝大升學,並跟多位諾貝爾獎得主學習,必定是因為贏在起跑線?」
答:「幼稚園的事大部分都忘記了,但我清楚記得小學一年級第一次考試我考第一。」
問:「果然是贏在起跑線。之後兩次會考及高考,教授不是高中狀元,至少也是榜眼探花吧?」
答:「我 …… 」
問:「我記得了,當年中大有暫取生制度,會考成績好的學生是可以不用考高考直接升大學的。」
答:「我考過兩次高考,加埋一次會考,三次公開試莫講榜眼探花,我連一個A都未攞過。如果冇記錯,中學最後一次考試我有一科冇考,因此考了個包尾。之後讀出名辛苦的科大,同屆有三個學生一級榮譽畢業,硬要分高下,一個跟其他同學一樣正常三年畢業,一個只讀了兩年,而我用了兩年半,鬥快的話算是考第二吧。」
問:「以一級榮譽成績升讀美國一級學府,事業上也是贏在起跑線啊。」
答:「我是科大第二屆畢業生。當年外地聽過科大品牌的人絕無僅有,這個一級榮譽有幾貨真價實外人根本無從稽考。甚麼贏在起跑線?芝大連我大學一級榮譽也不管,自然對我中學考第尾或小學考第一也一於少理。芝大取錄我,主要是因為有幾位國際知名的經濟教授願意認真為我寫推薦信。要識字更要識人,是中學期間靠日蒲夜蒲學習得來的。」
問:「你的故事十分勵志。最後我要循例問問,梁振英連任你是否支持呢?」
答:「邏輯方面個人立場與民意無關,政治方面我立場鮮明。只係同你唔熟,冇必要對你有問必答。做傳媒的,少理一點無聊之事,多關心廉署最近的人事變動吧。」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