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0, 2016

醫霸之謎

2016年7月19日
徐家健 經濟3.0
醫霸之謎
這邊廂,四個狀元三個想行醫;那邊廂,醫委會前主席批評反對醫改草案的人是出於保護主義。試想,假如香港每個患過盲腸炎的人都不問回報,只為幫助他人而立志行醫,香港還有醫療人手不足的問題嗎?
都是佛利民(Milton Friedman)惹的禍。四十年代,初出道的佛利民曾出版「禁書」分析各行業收入分布,分析到醫生時竟批評美國醫學會以限量牌照令醫霸壟斷發大財。五十年代,另一位芝大經濟學者嘉素(Reuben Kessel)更提出醫業價格分歧的論點。到了八十年代,張五常向我們介紹芝加哥經濟學派時,不免提及老友佛利民與嘉素的經典分析,「醫醫相衞」之說從此在香港知識分子心中植根。
收入與成本並非不相稱
想當年,佛利民比較過美國醫生與牙醫的回報:訓練醫生的成本比訓練牙醫高不到兩成,但醫生的平均收入卻比牙醫高超過三成。不是美國醫學會保護醫生小圈子利益,又如何解釋這個「收入與成本不相稱」的現象呢?當時,佛利民的分析引起醫學會不滿,政治壓力下論文拖了幾年才出版,出版時還要在書後補上一篇持相反意見的評論。
嘉素後來的分析可謂火上加油。嘉素問:美國有這麼多醫生互相競爭,醫霸壟斷及價格分歧怎能維持?嘉素認為,醫生執業需要醫院提供的病房與醫療設備協助,而這些設備的資金主要來自見習醫生的低薪貢獻,美國醫學會只要控制見習醫生的供應及分配,便能有效控制整個醫療行業的價格安排。另外,一連串「醫醫相衞」的行規,例如醫生之間的收費優惠、行家極少互相公開批評、業界禁止個人宣傳等,嘉素認為全都合乎醫霸價格分歧的假設。
不是說世上沒有「醫者父母心」,只是分析商業行為時,把醫學界及地產商等所有行業從業員,一視同仁看待的解釋比較牽強。然而,醫學界有賺錢誘因是一回事,佛利民提出的「收入與成本不相稱」其實一早已被否定。
七十年代,已謝世的舊同事賴廉士(Matt Lindsay)提出以下觀點:醫生的人力投資成本比牙醫高,因此論時薪醫生亦較高;然而時薪愈高,休假的機會成本也就愈高。醫生收入高,其實是時薪高兼工時長的結果,把工時不同的考慮放進行醫的投資回報計算,醫生「收入與成本不相稱」並不成立。
今天,數據顯示美國醫生收入依然高企,全國1%最高收入人士中,超過一成是醫生。可是,只要與其他高收入行業比較,美國醫生的平均收入其實並不突出。
醫療人手還看經濟周期
即使有「醫醫相衞」的行規,也不代表醫生「收入與成本不相稱」。香港有每星期賺一球(一百萬)的星球人名醫,不一定是保護主義造成的。與美國一樣,香港高收入的人不只來自醫學界,名醫賺大錢是全球現象。香港與美國不同之處,可能是美國醫學會有能力影響見習醫生的供應及分配,而港大中大醫學院收生多少卻由教資會話事。
不能控制醫生的供應,香港醫霸實在霸氣有限。今天的公共醫療人手不足,便是與十多年前教資會大幅削減醫科學額有關。據說,當年削減醫科學額的考慮因素包括:香港的人口增長和年齡分布、公私營醫療機構的醫生職位空缺、醫療制度和科技的發展對醫生需求的影響、市民對中西醫的需求趨勢,以及社會上其他方面的人力需求對學額分配的影響。這些考慮都是長遠因素,可是學額大減未夠十年便掉頭大幅回升。原來,醫科學額是順周期的東西,但因訓練需時加上經濟周期有起有落,年輕醫生的供應卻隨時變成逆周期!
醫霸之謎,是醫生供應大增但未來公共醫療人手卻未必過剩,因為教資會的供應與醫管局的需求似乎是各顧各的。幾位狀元真心為幫助他人而行醫是好事,否則捱到畢業時,就業情況可能慘過盲腸炎復發。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